小鹏汽车想做什么?我们肯定不太想只做一个新能源汽车;我们也不想只做成一个中国的厂商;我们也不想做成一个仅仅是以销售为主的厂商。

—— 何小鹏

大声

2018-04-11 16:05

4 月 8 日下午,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公示消息称,法拉第未来关联企业「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以 3.641 亿元的价格拿下广州南沙区约 601 亩的制造业用地。然而贾跃亭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也令很多人对这宗土地交易背后真正的目的产生了疑惑。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当天在朋友圈中发言表态:

今天竟然不少人问我对此事的看法...我想说的是:今天中国真心想做创新+实业的是肯定比不过做金融+地产的,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要有耐心。

那么,从 UC 离开全身心投入小鹏汽车后,何小鹏的长远目标是什么?在广州一场小规模媒体沟通会上,何小鹏向董车会(微信搜索:董车会)解释了小鹏汽车的长远愿景:

小鹏汽车想做什么?我们肯定不太想只做一个新能源汽车;我们也不想只做成一个中国的厂商;我们也不想做成一个仅仅是以销售为主的厂商。

……

明天的汽车一定会从汽油汽车向新能源汽车转换,后天的汽车一定还会有一个引擎,这就是数据类引擎,不光是电动引擎。因为数据的引擎会推动整个车有巨大的变化,这是我在第一次创业时的感受。

何小鹏还给小鹏汽车设定了一个阶段性目标:2021 年,达到公司组织体系建设的基础完整,公司销量要达到在单车上的生死线,公司的品牌、市场销售服务体系能够做到比较全国化。

而在创业阶段,小鹏汽车的期望则是通过大量的研发从头设计一款汽车的数据引擎,在电动引擎的基础上把自动驾驶、互联网、颜值、产品品质、性价比、综合续航能力做好。想要证明小鹏汽车的技术实力,自动驾驶(辅助驾驶)是最有说服力的一部分,何小鹏直接将其称之为「中国化的自动驾驶」:

我采访挺多人,我说谁有用过你们的自动泊车,我有很多朋友开很好的车,都说没有。这代表什么?这个功能有没有?有。能不能用?基本不能用。中国的自动泊车,为什么别人都不去做?原来很多的公司说它在汽车领域做研发,但不是做底层的研发,都是做集成式的研发,买了A、B、C供应商的东西,把部件放在一起,就说有自动泊车。海外做得好一点,但是他们的自动泊车不会考虑中国人。

……

中国化的自动驾驶加上中国智能汽车、中国化的互联网加上标准化的科技,这是我们新企业的很大进步。

去年 12 月 4 日,何小鹏就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附近首次展示了小鹏汽车的自动泊车功能。视频中何小鹏驾驶的是一台小鹏汽车 1.0 极客版,由海马汽车代工生产,仅交付给小鹏汽车员工驾驶。此时的小鹏汽车已经具备了无人操控状态下的自动侧方位泊车能力。后来,小鹏汽车多次公开宣传其自动泊车和召唤功能。

小鹏汽车自动泊车功能演示

著名机器学习专家谷俊丽的加入以及自动泊车公开演示在网络上的传播,显然给小鹏汽车的辅助驾驶功能带来了极高的关注度。小鹏汽车 CMO 熊青云认为:

我们非常有信心,我们的自动泊车水平,就是智能的水平能够秒杀老司机,这个能力很强,这个给我们带来科技信心。

光有研发实力还不足以支撑一款量产车的消费者信心,质量是影响消费者决策更重要的因素,因为大多数消费者其实并不太关心企业研发能力,他们更看重的是车企能将怎样一款汽车送到自己手上,所以与海马汽车的合作关系也不禁让人非常在意小鹏汽车的品控。

熊青云向我们透露了小鹏汽车 G3 量产方面的最新进展:

G3 跟 1.0 相比,很多方面都有提升。比如说造型、外在的、内在的,外饰、内饰都有提升。比如说供应商有很大的提升,有 25%、30% 的供应商都提升了。

1.0 是我们 2014、2015 年完成的,那时候刚刚成立,我们还很小。有一些国际的优秀供应商对我们这个企业没有这么大的兴趣,所以很难合作。但是现在,实际上我们找的都是国际国内一流的供应商,所以供应商又有很大的提升,对品质有很大的帮助。

刚才小鹏跟大家说了海马工厂,我们的 1.0 是在海马现有的工厂上做的,我们的 G3 会在海马的三工厂来做。三工厂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从设备、建厂、小鹏汽车注入的人员、管理、品控等等都不一样,后期我们也会发布一些信息。他们的制造能力、品控能力都不一样。

(小鹏汽车 G3)

言语中展现的自信让小鹏汽车有更强的意向与消费者接触。在本月底即将开始的一轮盲订中,小鹏汽车的目标是在信息不对称的状态下考验消费者究竟有没有信心进行预订。何小鹏解释称他们实际上是最想借盲订获得有价值的用户群,通过这些用户分析将来的销售体系、品牌体系怎么做。

盲订和电商行业早已出现的「众筹」有一定相似之处,区别在于盲订的用户已经可以看到汽车实体,但具体性能参数尚未公开,而众筹的消费者只能早早知道参数,等到发货的一刻才能接触实体商品。

作为新造车运动里少有的广州籍创业公司,小鹏汽车与总部所在地广州的关系也颇为引人注目。在去年的《财富》全球论坛中,广州市工信委副巡视员李丹戎就曾在发布上说到:「广州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需求也非常迫切,创新是广州建设‘制造强市’的重要推动力。没有创新,广州制造业就没有未来」,突出了广州市对于制造业发展的关注。

然而有关广州汽车产业的未来前景,何小鹏也有自己的一些顾虑。

中国只有两家国有汽车企业,我觉得不错,其中就包括广汽。但是我觉得广州还远远没有到开始拥抱下一个汽车时代,我甚至觉得机会很小。这个说的有点过分,因为要看跟谁比?广州的确在最近的一年里面,有一些整车厂,有一些汽车公司落户广州,但是从规模来看,如果想在这个时代里面获得一个很大的蛋糕,这些都不够,还差的很远。

我当时做 UC 的时候,我当时做了一个错误的坚持,就是坚持认为广州是可以把自己的互联网人培养起来,后来发现只靠广州是不行的。我做互联网的时候发现了,如果广州硬坚持,不跟北京一起联动是不行的。

自从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引爆了创业车企第一波大热潮,消费者对新造车运动的认可早已摆脱曾经的「PPT 造车」。但正如何小鹏所言,「创业企业,所有动作都是不确定性的,确定性的企业就不叫创业企业」,发布了量产车不代表能顺利量产,也不代表可以满足消费者的预期,更不意味着企业能够长久经营下去。

从夏珩时代过渡到何小鹏时代,小鹏汽车的行事风格与发展成绩都出现了明显的变化,而未来能否从「首款量产车下线」跨越到「批量交付」,小鹏汽车还需要在自己认定的路径下不受竞争对手干扰地持续努力。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无人机、汽车,探讨商业模式和科技产品与社会的结合。工作邮箱:michael@ifanr.com

那些认为苹果急切需要寻找「next big thing」的人,全都想反了。

查看全文 —— Steven Sinofsky,微软前 Windows 事业部总裁

(开放式公室)不是用来提高生产力或协作效率的,而是用来表现该公司正在做有趣的事情。

查看全文 —— Calvin Newport

产品简单,才是 Netflix 的秘密武器。

查看全文 —— Shira Ovide,《彭博社》评论员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