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大声 2012-10-08 19:40

“ 我并不想针对你今天的产品评论文章表示不满,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说一下我的一些看法。”

这是莫博士在《The Steve Jobs I Knew》一文中悼念乔布斯时描述的乔布斯与其交流的方法。完全不同于对待员工或合作伙伴时的那种暴戾脾气。

莫博士说自己基本上不同意乔布斯对其评论文章的指摘,不过与乔布斯频密的交流中,他认为乔布斯的强势所代表的是“乐观主义”(optimism)和“确定态度”(certainty):

从我同乔布斯进行过的大量对话中看,我认为乔布斯的强势语气,所代表的是一种乐观主义和确定态度,无论对于苹果还是整体的数字革命都是如此。即使他在谈论很难说服唱片公司允许苹果销售数字歌曲、竞争对手如何极力扩张等过程中,他的语调中一直包含着耐心和长远目标等想法。当然,这也很可能是因为我是记者身份的缘故,但无论如何,他的这些看法让我感到吃惊。

也是由于记者的身份,莫博士“不幸”无法感受到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而这种力场,在乔布斯早年带领 Macintosh 的时候表现的尤其明显,在晚年面对癌症的时候同样如此顽固。

所谓“现实扭曲力场”,根据《苹果往事》一书的释义,它是指:

结合口若悬河的表述、过人的意志、扭曲事实以达到目标的迫切愿望,所形成的视听混淆能力。如果某个讲法没有说服力,他就巧妙地换个方式,有时会突然以你的观点自居,否认他曾经的不同想法,让你乱了阵脚。

在早期 Macintosh 团队,他曾经希望在 1982 年就上市 Macintosh 电脑,不过最终拖至 1983 年,1984 年才正式发布。关于“窃取别人想法”,《苹果往事》回忆一个小细节:赫茨菲尔德与伯勒尔实现在苹果 II 上使用小型的图形界面,这是一项伟大成果,最终被乔布斯霸占,这件事情为日后两人自立门户埋下祸根。

晚年乔布斯面临癌症的时候,乔布斯对病症也施展起了现实扭曲力场。2003 年 10 月乔布斯的胰脏被发现有肿瘤,医生要求切除,他却排斥手术。凭着自己的主观意愿进行治疗:摄入大量胡萝卜和果汁,进行针刺疗法,尝试各种草药,请灵媒,洗肠水疗等。顽固坚持 9 个月无果后,乔布斯的肿瘤终至变成癌症。

莫博士在文章中回忆了他与乔布斯交流细节。

不过,与其说是莫博士因为记者身份而获得乔布斯尊重,不如说是因为其学识与乔布斯进行“精神交流”而得到乔布斯平视和尊敬。要知道乔布斯对记者的态度,在 1982 年莫里茨的《小王国》出版之后急转直下,可谓恶劣。何以才能赢得乔布斯的尊重?《乔布斯传》中有一段记述:

如果你很自信而且你是正确的,如果乔布斯审视你一番后认为你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就会很尊重你。多年来,无论是在他的私人生活还是职业生涯中,他的核心圈子里集中的都是真正的强者,而不是谄媚者。

莫博士回忆乔布斯 1997 年刚刚回归苹果就开始给他打电话,他感觉乔布斯这是在向他示好,希望他给困境中的苹果多说“好话”。“通常是星期天晚上打电话,持续了四、五个周末”。但实际上打电话的内容不限于向莫博士示好,因为他们每次都会交谈约 90 分钟。“乔布斯的思路天马行空,他一会儿谈论即将来临的数字革命,一会儿又转向说起苹果当前产品如何‘恶俗’,其中包括苹果产品的外观颜色、棱角、曲面以及按钮看上去是如何‘不顺眼’”。

或许正是这几次持续 90 分钟的电话,将乔布斯与莫博士的关系由“公司 CEO 与记者”变成了“朋友与朋友”。享受这一待遇的,人数非常有限——去年 10 月 16 日晚间举行的乔布斯小型追思会上,只有百余人受邀

 

莫博士《The Steve Jobs I Knew》一文腾讯科技全文翻译,链接见此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美国军方对顶尖人工智能技术有着强烈的需求,而研究这些技术最厉害的人,很大一部分在 Google。

查看全文 —— Alphabet 董事会成员埃里克 · 施密特

以前我们面对成吨成吨的零钱,看着是钱,实际上费钱。

查看全文 —— 江西九江公交集团负责人

创新是微软永恒的话题。

查看全文 —— 微软中国 CTO 韦青

小鹏汽车想做什么?我们肯定不太想只做一个新能源汽车;我们也不想只做成一个中国的厂商;我们也不想做成一个仅仅是以销售为主的厂商。

查看全文 —— 何小鹏

事实上,如果要打造一项能够连接全世界人群的服务,就会有很多人无力支付。拥有一个广告支持的模式是唯一理性的模式,它能支持构建这项服务,让人与人之间建立联系。

查看全文 —— Facebook CEO 马克 · 扎克伯格

椅子的暗喻

2012-10-09 15:58下一篇

在路上

2012-10-05 18:47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