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纽约时报》不得不去拥抱他们曾经嗤之以鼻的技术,我觉得好开心。

—— 马克·安德森

大声

2013-05-02 10:23

据 CNN 的报道,科技界评论家 Peter Thiel 和网景创始人、硅谷著名投资人 Marc Andreessen(马克·安德森)近日在 Milken Institute 会议上围绕 Twitter 进行了一系列对话,尽管对 Twitter 的前景看法不一致,但双方均认为,Twitter 可以存活相当长一段时间,甚至比《纽约时报》更长久。

Peter Thiel 认为,Twitter 的商业模式前景很稳定,在未来的十年内,公司的 1000 多名员工都会有事可做。

马克·安德森将 Twitter 比作印刷媒体,他认为这项技术改变了人类的沟通方式。他还提到,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对传统印刷媒体造成了影响,对于《纽约时报》在衰落中的转型他甚至抱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态度。

“今天,看到《纽约时报》不得不拥抱他们曾经嗤之以鼻的技术,我觉得好开心。”

创刊 100 多年的《纽约时报》是美国严肃媒体的典型代表,因良好的公信力和权威性在全球具有相当的影响力。然而,在迅速崛起的新媒体的冲击下,《纽约时报》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报业寒冬”:发行量骤减、受众流失、广告营收下滑……

“付费墙”、Beta620 的实验、大力推广数字版……向数字媒体转型的过程中,痛苦不可避免:纽约时报公司 2013 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 4210 万美元降至 310 万,广告收入从去年同期的 2.16 亿美元降至 1.91 亿。

作为社会化媒体的典型代表,Twitter 被人们习惯性地称为“世界的脉搏”(The Pulse of the Planet),这只蓝色的小鸟一直在众多国际突发性事件中扮演着抢先报道者的角色,而以 Twitter 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正在逐渐改变传统新闻的报道模式。

《纽约时报》和 Twitter 正是两个时代的新闻作业方式的代表,而前者的转型昭示着:新闻不死,载体可变。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