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进步之道。互联互通实际上不应只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榨取另一家公司的价值。

—— 拉里·佩奇

大声

2013-05-16 20:35

很难想象,作为全球最著名科技公司的 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会在全世界瞩目的开发者大会上,如此“不得体”地控诉自己的竞争对手。在公关界看来,这种控诉一般是弱者的表现。

不过这也恰恰说明这位因声带受损而归隐一年的科技巨子,回归本我,去芜存真,希冀以 Google 公司创立之初一样,以技术之力推进世界科技发展,而不是商业。他的另一率真行为,则是在 10 余分钟演讲后,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回答现场人员的提问。考虑到这一行为伴随的风险因素,拉里·佩奇可谓创世界 CEO 之先例。

与其他 CEO 在类似场合的圆滑处理不同,佩奇在批评对手时点出了名字。他控诉“微软利用了我们”,与其“苦苦缠斗”拖慢了创新步伐,同时控诉甲骨文“金钱对于他们更重要”。对于前者,Google 寻求在技术方面互联互通,而微软并不开放,而且可能使用了小伎俩。比如佩奇所举例的 IM 工具方面的合作,本周二微软 Outlook.com 宣布整合 Google Talk 服务,但相对于微软对于旗下 Skype 的豪放,微软对 Google 简直是在挤牙膏。对于后者,甲骨文一直寻求从 Google 如日中天的 Android 业务获得巨额赔偿,原因是 Android 底层技术与甲骨文的 Java 技术纠葛不清。

Google 与微软的恩怨早已有之,比如 Facebook 寻找拓展广告业务时,正是微软成功地阻挠了 Google 渗透到 Facebook 社交网络;同时也是微软通过与雅虎的技术交互合作,扩大了 Bing 的市场份额。前者导致 Larry Page 多年之后尝尽苦果,倾全力建设自有 Google+ 社交网络才有所改善;后者使 Bing 成为 Google 之外唯一搜索工具选择,在美国的市场份额达到 Google 一半。

佩奇显然不只是向现场的 6000 多名开发者呼吁,他更是向更广泛的人群呼吁:

我们应当建设前所未有的伟大事物。行事消极和负面并非进步之道。最重要的不是零和游戏。外面有大把机会。

但是,熟稔经商之道的微软们会同意佩奇打造“理想国”的建议吗?还是只是在另一场觥筹交错的商业领袖酒会上,嘲笑这个有点傻有点天真的技术宅?

 

题图来自 CNE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连接热爱,发现创新价值的科技媒体,传播有价值的发声文本。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我自己觉得 5G 时代,可能手机不是主要的 5G 流量应用的设备,大家更多会回到像笔记本电脑更加消耗流量的产品和设备上面去,将来大家看视频,尤其是比较长时间的视频,更加会喜欢比较大的屏幕。

查看全文 ——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我用照片记录孩子的痴迷创造了一个归档噩梦,现存文件量已超过单人可认真回顾处理的量,我不禁自问,拍那么多照片的意义何在?

查看全文 —— Farhad Manjoo,评论员

一样产品的价值,不在于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体现在要你放弃它的成本值。

查看全文 —— Sean Cash,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