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幸运”这个词,因为它让许多努力都变得廉价。

—— Peter Dinklage

大声

2013-07-19 12:07

人们总是喜欢把一件事想象得比实际情况要浪漫得多。

从许多方面来看,Peter Dinklage 本人的故事是令人惊讶的,作为一个演员经历了多年的失败,然后得到了一个绝佳的角色从而一举成名:他凭借在《权利的游戏》中成功饰演了天生畸形又富有谋略的小恶魔一角荣获了金球奖最佳男配角。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Peter Dinklage 最后总结说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尽管我讨厌这个词。他让许多努力变得廉价。住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公寓,用少得可怜的硬币支付晚餐——我不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幸运。说自己幸运是否定之前的努力,否定自己在布鲁克林那段辛酸的日子。

当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各样家庭出生好、智商高等片面强调“幸运”的论调时,那些古来有之关于勤奋勇敢的传统美德就变得廉价。虽然那些泛滥的鸡汤成功学很讨厌,却没必要由此走入另一个极端。

在 2007 年的 D5 大会上,虽然史蒂夫·乔布斯和比尔·盖茨都在强调自己成功的幸运,但是谁也不能忽视:前者越发清瘦的面庞和后者愈发苍老的面容。

题图来自 Nimbl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耐克和百事这类品牌已经成为新一代艺术的赞助者。

查看全文 —— Samantha Culp,创意制作人

你会发现,让人宅的那些技术发展得都很快,开辟新世界的技术发展得都慢。这很危险,对人类来说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谁也不知道。

查看全文 —— 刘慈欣,科幻作家

有任何人想试图用一个数字把电动车续航概括了,他一定是不专业的,是不懂装懂的。

查看全文 —— 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

我们(联想)是极少数能够统一利用所有智能化要素资产的公司。

查看全文 —— 联想董事长 CEO 杨元庆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