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都是媒体民工,包括我本人,现在也没有事业编制,媒体人政治地位越来越低,收入越来越下降,越来越不受尊重,这批人都一肚子气啊。

——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

大声

2013-09-27 17:07

FT 中文网刊载的《凤凰周刊》路琰采访《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完整文章,主题本来是谈环球时报的崛起、民族主义、国际新闻报道、左右派等。

但胡锡进的这个对话,反映了多少中国媒体人的辛酸:

记者:你怎么看民间声音,尤其是一些媒体声音总是跟政府对立?

胡锡进:原因很多,我只说其一。媒体人在社会上的地位越来越差,以前新闻人处在国家的重要层面,政治地位很高,收入也不错。现在都是媒体民工,包括我本人,现在也没有事业编制,媒体人政治地位越来越低,收入越来越下降,越来越不受尊重,这批人都一肚子气啊。媒体长期这样,一定会站在政府的对立面。记者们没吃没喝,生活很拮据。很多媒体人现在干到 30 多岁都走了,觉得没有前途。很多人做媒体纯粹就一份工作,没有忠诚度,也不下功夫。

媒体在国外是第四权力,工资不高,但地位很高。媒体在国内是新闻民工,干不过 30 岁,30 岁往后要么升职做管理,要么跳槽公关公司,要么去企业,要么转行追随自己的喜好,还有自由撰稿人,还有锒铛入狱的……

新闻民工们,你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题图来自 huanqiu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