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后面是几个帮派,我们最怕是这样的,一抓就死;所以有时候捏在手上不是说我们不开放,是开放了之后乱套了,外面无法无天。

—— 马化腾

大声

2013-11-16 15:24

这是马化腾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三小时演讲内容的一小部分,谈及腾讯(微信)的开放步伐时如此表达自己的顾虑:

你们传来传去那些东西全部是有专业人士运营的,你很感动的东西都有人运营。他为什么写着让你去转?他知道怎么样打动你,讲讲家庭、讲讲教育、讲讲企业思路。最近心情不好,会有人专门去写。有什么东西最打动你,20 个人你们去分头想,一天写 20 个,然后我们筛选哪个最好,结果就放这个出去,都会有公司来运营。后面跟所谓的营销公司、营销专家,最后多少粉丝之后可以卖的。这个东西只是钱。应该是有这些产业,所以你稍微不慎就会落入这种圈套,最后正常的用户没用上,钱已经花掉了。其实后面是几个帮派,我们最怕是这样的,一抓就死;所以有时候捏在手上不是说我们不开放,是开放了之后乱套了,外面无法无天。

至于腾讯(微信)能开放到什么程度,马化腾表示“慢慢摸索”。原文也是大实话:

这个时候是我们摸着石头过河,现在要表态开放我没准备好。我觉得冒然开放的话大家都把这个东西搞乱了,因为所有人说要开放的时候,做完了怎么办?有没有想到有千千万万像你这样的公司都提同样的要求我怎么办?如果只优待你的话,或者头两三个,其实也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所以我们有时候还要长远来看。我们两难,一是内部的人有时候不该他做的他抢,我们要适当解决;第二是开放出去之后,也可能有不公平,这个是挺为难的,但是我觉得慢慢摸索,一步步去做。

在这三个小时演讲中,还有非常多猛料,且是未加工的口头发言,原汁原味,强烈建议阅读原文。此处只作部分“一句话摘录”:

  1. 小马哥炒 Facebook 股票,没看透商业模式,25 美元卖掉了。
  2. 马化腾坦言,微信如果不是诞生于腾讯内部,“现在根本挡不住”。
  3.  微信往上追溯,是源于马化腾想做黑莓手机那种主动推送的“移动邮件”。
  4. 马化腾已经从穿戴式设备热潮中冷静下来,因为他觉得别人在监视他;另外他觉得对着穿戴设备说话“很傻”。
  5. 腾讯早期没有投资 Instagram,是因为一开始看不懂,结果等到估值 8 亿美元才进入。
  6. 陈坤开了公众帐号后,广研团队想承揽明星公众帐号的运营,马化腾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妥协为划好红线后再做尝试。
  7. 腾讯市值能够突破千亿美元,一是移动游戏业务起步,另一个原因,是《千亿美金下的反思》这篇文章被泄露。
  8. 小马哥称赞了小米和 Tesla 的互联网玩法,并夸赞搜房、58 同城、美团在垂直行业扎得深,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做颠覆和改良。
  9. 微信的生死关头只有一两个月,当时腾讯的核心高管天天泡在上面,一项一项改产品。
  10. 微信刚刚推出来时,QQ 无线接到中国移动数据部电话,被告知“谁做都可以,腾讯做就不行”,否则要被惩罚,“不结算”。
  11. 腾讯投资了“韩国微信”Kakao Talk,后者在面对运营商的干扰时与微信遭遇一致,马化腾将此评价为“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本能反应”。

 

原文在这里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