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体验上,Android 手机已经是个很成熟的行业了,所以大家的水准都已经比较高了,在这个基础上你是要百尺竿头再上一层楼,很难拉出 50% 的差距来,15-20% 是有希望的。所以,很可能用户体验的改善,当你只有 15-20% 的时,不足以支撑卖个很昂贵的价格。

—— 罗永浩

大声

2015-01-19 01:21

单从产品的角度来看,锤子手机最近在我们编辑部的评价还不错。而经历了一年的大起大落之后,现在的罗永浩有些大彻大悟的感觉,不断地在公开场合进行自省。

昨日是极客公园主办的 GIF 创新大会第二日,老罗也作为嘉宾出席了这场会议。颇为罕见的,罗永浩谈起了锤子手机在定价方面犯的错误:

“用户体验上,Android 手机已经是个很成熟的行业了,所以大家的水准都已经比较高了,在这个基础上你是要百尺竿头再上一层楼,很难拉出 50% 的差距来,15-20% 是有希望的。所以,很可能用户体验的改善,当你只有 15-20% 的时,不足以支撑卖个很昂贵的价格。”

这是目前公认的第一个趋势,Android 智能机的体验已经比较接近,尤其是像锤子这样没有强大渠道支撑和品牌溢价的厂商,在高出对手一大截的售价下,首款机型的销量和它的名气不成正比,甚至,许多人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在看锤子。

就我们编辑部的整体评价来看,Smartisan OS 算是用过比较省心的 Android 定制,有些细节确实很贴心,而且图标绘制上国内难有厂商超越。不过在硬件上,锤子的表现有功有过,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

所以,很难讲 Smartisan OS 能够支撑起锤子手机的起初高售价,也正如老罗所言,当你只有 15-20% (体验优势)的时,不足以支撑卖个很昂贵的价格。

除了产品自身的溢价限制外,投资人的认知也会影响着企业的战略,小米低价卖手机冲量的策略被认为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路子,事实上,魅族现在也在跟进这个战略,罗永浩说到了投资人和自己的对于价格的想法:

“我们现在有一点点感到犹豫的是,我们现在这轮的投资者,甚至希望我们 2015 年卖的所有硬件产品都不要挣钱了,你多少钱做的就多少钱卖,你只要卖出数量就行了。所以这有让我们感受到现在正在经历一个时代的变革:投钱给你的人希望不挣钱,希望把你量走出来,所以我们也在慎重考虑(调整价格)这件事。”

也就是说,无论是罗永浩对于先前定价的反思,还有投资人的压力,这都可能预示着一个趋势,下一代锤子手机的定价不会那么激进。虽然罗永浩一再强调自己的目标客户群体:

“城市精英,中产阶级里面偏感性、偏文艺,在意生活品质和品位的人。”

这种认知决定了初代锤子手机眼里的对手是三星和苹果,不过正如骑马挥剑冲向风车的堂吉诃德一样,这种假想敌并不成立。那么现在的疑问是,锤子接下来会不会直接再次和小米魅族一加这些厂商短兵相接?毕竟去年 T1 降价近千元对销量的提振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一个醒悟过来的老罗,更带来一款或多款更便宜的锤子手机吗?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