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三星是必然会失败的,我当了三星五年的忠实用户,最后发现没有一款手机是我身份的象征。当任正非把 Mate 7 手机送给我的时候,我觉得这不光是身份的象征,这是民族产业的骄傲。

—— 俞敏洪

大声

2015-04-23 11:01

我一直认为,把手机作为人群划分的依据是一个很奇怪的逻辑,当作身份的象征亦是如此。

不过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显然有另外的想法,在近日“全球创新论坛 2015 年会:创新驱动未来”上,俞敏洪谈到了手机与身份契合的问题:

“我认为三星是必然会失败的,我当了三星五年的忠实用户,最后发现没有一款手机是我身份的象征。当任正非把 Mate 7 手机送给我的时候,我觉得这不光是身份的象征,这是民族产业的骄傲。”

虽然从科技爱好者的眼中看,这句话在谈三星和华为的定位,但是俞敏洪的本意是每个人都需要给自己贴上一个身份标签,尤其是一个“有社会地位的成功男人”标签。

他谈到了一个老梗:说 50 年代的女人喜欢工人,60 年代是喜欢军人,70 年代是喜欢读书人,80 人喜欢诗人,90 年代是喜欢富人,证明这个世界上女人是多变的,男人是专一的,而男人自始至终只喜欢漂亮的女人。不过俞敏洪的认知是,这更说明女人比男人有更深层次的专注,工人、诗人、军人、富人这些在当时都是成功身份,而女人只追求有社会地位的成功男人。

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他还拿马云开起了玩笑:

“马云为什么能找到女朋友,难道是因为他长得难看,当然不是,是因为我没有在大学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身份的人。你不给自己打上身份的标签,你就不可能引起别人的关注。”

大学时期并不伟岸的形象可能是俞敏洪内心的一道坎,所以会对身份这件事看得如此之重。

回到开头的话,在俞敏洪这样的年纪,经历了上世纪八十年大学的人,可能会对华为的宣传标签更为认同:

  • Mate 7:爵士人生
  • P7:君子如兰
  • P8:似水流年

与其说俞敏洪是在说手机与身份的契合,不如说是理念和审美上的契合,或者是站队的问题。如果要想彰显身份,为什么不去买 Vertu,或者是选取英国那些特别定制的镀金镶钻服务呢?

 

题图来自:站酷海洛创意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