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质上来说,当你做这个手势(微信摇一摇)的动作,是很色情的。当一个东西的体验很符合人的最本性的触动的话,那么用户就会很喜欢。

—— 张小龙

大声

2015-05-18 17:58

张小龙和马云、李彦宏不一样,后两位经常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以青年导师的形象示人。张小龙更具有程序员或者产品经理的气质,而他的教育背景,或许也影响了他的产品思路。

张小龙母校华中科技大学是一所典型的工科院校,人称“和尚学校”,女生资源极其紧缺,这也是隔壁武汉大学经常取笑的一点。因而,勾搭异性,成了这个阳气很足的学校的一项特殊技能,摇一摇功能的设计初衷,也有这样深层次的背景在里面。

GQ 智族》在一篇介绍华科男的文章里提到了张小龙在母校的一次分享,讲到了摇一摇这个功能:

“从本质上来说,当你做这个手势的动作,是很色情的。当一个东西的体验很符合人的最本性的触动的话,那么用户就会很喜欢。”

在摇一摇原本的设计中,那朵小红花其实并不存在,最早的设计中,“摇一摇” 的打开界面原来是维纳斯或者大卫雕像,对的,就是分别展现女性曲线美和男性阳刚美充满暗示的那两尊雕像。

张小龙毫不避讳地认同并推广了弗洛伊德的哲学观点:性动力是人行动的最常见的动机。

说到这里,张小龙又回想起来多年前的大学生活:

“你们也知道华中科技大学的男女比例,比如我们班当时 33 个人只有 3 个女生,我们班今年聚会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女生到现在都不认识我。”

题图系《爱情与灵药》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

未来的无线耳机,很可能会让你放下智能手机。

查看全文 —— Gints Kliman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