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新经济就是不能够完全靠旧的法律法规来管理的,这是一个必然的状态。

—— 李开复

大声

2015-07-07 11:04

重新回到公众视野的李开复近日接受了《金融时报》的采访,其中谈到了像是 Uber 这样新经济形式的互联网服务为何会受到阻挠。李开复的观点很明确:

“整个新经济就是不能够完全靠旧的法律法规来管理的,这是一个必然的状态。”

这其实并不是中国的特例,即使是在发达国家,新经济形式面临的监管压力还有可能更大,比如不久前在法国的打砸 Uber 车辆事件,随即法国宣布禁止 UberPop 服务,并且 Uber 在法国的两位高管也被拘捕待审。

新模式和旧法律之间的矛盾肯定是必然存在的,李开复认为,正是如此,才需要双方的一个松绑和妥协,摸索新法律应该是什么样子,需要研究在全球范畴里,哪些国家的新法规和新想法是可以参考的。

在上一篇的《新的不来,旧的不去》中,我们提到的是亚马逊 CEO Jeff Bezos 说过的一句话:

“互联网正在颠覆每一个媒体行业,如你所知,人们可以抱怨,但是抱怨有用吗?颠覆图书销售的不是亚马逊,而是未来。”

Uber 面临的政策压力不是亚马逊能够比拟的,而且人们的抱怨声也更大,也有用,但是未来的颠覆力量就在那里。

 

题图来自:scscircl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