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的梦想之一,是做一条一万块的手机产品线,而且,还可以在市场立足。昨天见了一个合作伙伴,有梦想照进现实的感觉。一台命中需求,同时又简单,极致的手机,为什么不能卖到一万块以上呢?

—— 魅族副总裁李楠

大声

2015-07-31 17:10

刚刚发布了旗下最低端机魅蓝 2 的魅族正在朝着性价比的方向狂奔,一再刷新“千元机”的价格底线,也给对手们带来不小的压力。

对于魅族来说,他们向性价比妥协是现实的考虑,在内部,或许还是想做回曾经那个售价不菲的魅族。魅族副总裁李楠在微博上说

“其实我的梦想之一,是做一条一万块的手机产品线,而且,还可以在市场立足。昨天见了一个合作伙伴,有梦想照进现实的感觉。一台命中需求,同时又简单,极致的手机,为什么不能卖到一万块以上呢?”

随后有读者说,魅族敢出,他就敢买。

售价万元的国产手机,可能又是由于情怀和人民币的汇率发生了较大变化,才让李楠有了新的想法。

面对魅友的期待,李楠说,给我十二个月的时间。说起来,还挺期待这样的万元机的。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