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创始人的工作极为繁重;你永远都无法真正停止工作,你不能敷衍家人,也不能敷衍你的初创公司,结果只能委屈自己。

—— Hearsay Socia CEO 史宗玮

大声

2015-11-27 11:39

妻子生孩子,丈夫享有陪产假是再常见不过的企业福利,不过这个事情发生在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身上就成了新闻。作为市值以千亿美元单位计算的上市公司 CEO,扎克伯格此刻的形象又高大起来:事业有成,顾家负责。

陪产假这样平常的事情到了扎克伯格身上变成大事件,一则是他本人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是新闻,二则在人们的认知之中,硅谷这帮人只会研究创业鼓捣新东西新模式。热播美剧《硅谷》中,我们根本看不到家庭的元素,主角 N 人组也都是光棍一条,爱情的戏份少得可怜。

或许这是一种误解,以扎克伯格为代表的天才青年创业潮已经持续了数年,这些人也开始到了应该结婚生子的年龄,是的,我知道“到了年龄该结婚生子”这种观念已经成为了互联网上的政治不正确,不过从统计学上讲,这是有道理的。

所以在硅谷的特殊情况下,事业和家庭成了难以调和的矛盾,就正如我们偶尔可以看到一些硅谷 CEO 分享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平衡之道那样,这从侧面说明了二者兼顾的确很难。硅谷创业公司 Hearsay Socia 的 CEO 史宗玮刚刚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她说

“科技公司创始人的工作极为繁重;你永远都无法真正停止工作,你不能敷衍家人,也不能敷衍你的初创公司,结果只能委屈自己。”

在 Facebook,一般员工享有 4 个月的带薪产假,而扎克伯格自己给自己开的陪产假是 2 周,这何尝不是一种“委屈自己”。

创业公司的成长路径要求决定了他们需要摒弃朝九晚五的模式,实行更快更严苛的节奏,而那一波从大学就开始创业的硅谷年轻人成长起来,开始结婚生子的时候,这种节奏就被打乱了。

别的行业或许还好,但是到了年轻人比例更高,女性比例更低的硅谷,问题就来了。我相信几个斯坦福大男孩组建的创业公司在很长的时间内都不会想到去制定一个产假制度。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