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进入到 Rovio 故事的下一个阶段,我们应该重拾艰难时期创业者的“根”,成为一个比 Pekka 留下的 Rovio 更灵活的组织。

—— Rovio 主席 Kaj Hed

大声

2015-12-11 10:00

2009 年和2010 年的时候,诺基亚手机在 Android 和 iPhone 的冲击下式微,而伴随着 App Store 风靡全球的游戏《愤怒的小鸟》则开始取代诺基亚成为芬兰的文化新符号。

对于《愤怒的小鸟》开发商 Rovio 来说,那是一段荣耀的日子,《愤怒的小鸟》在全球各主要市场都霸占下载榜榜首,Rovio 甚至放出豪言,要把“愤怒的小鸟”打造为“迪斯尼 2.0”,与之配套的主题公园和相关电影都有规划。

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来得容易的东西,去得也容易。在经历了首款游戏的火爆之后,Rovio 虽然极力依靠原 IP 推出《愤怒的小鸟》的续作和特别版,甚至在中国区邀请当红偶像明星造势,但最终都难以达到最初的高度。为了摆脱这种困境,Rovio 更换了多任 CEO。现任 CEO Pekka Rantala 刚接任 CEO 没多久,现在已宣布将于年末离职。

在 Rovio 发生这一切时,其主席表示:

当我们进入到 Rovio 故事的下一个阶段,我们应该重拾艰难时期创业者的“根”,成为一个比 Pekka 留下的 Rovio 更灵活的组织。

让 Rovio 光芒散去如此之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竞争环境比当初更加激烈是一大原因,但决定性原因还是在于自身。有了当初的成功,Rovio 的包袱远比当初创业时重,正是所谓的“船大难掉头”。当其主席意识到这一点,并加以改革,一个重新灵活的 Rovio ,其前景仍然可期。

而即将上映的《愤怒的小鸟》大电影或许是一个新的开端。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