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进入到 Rovio 故事的下一个阶段,我们应该重拾艰难时期创业者的“根”,成为一个比 Pekka 留下的 Rovio 更灵活的组织。

—— Rovio 主席 Kaj Hed

大声

2015-12-11 10:00

2009 年和2010 年的时候,诺基亚手机在 Android 和 iPhone 的冲击下式微,而伴随着 App Store 风靡全球的游戏《愤怒的小鸟》则开始取代诺基亚成为芬兰的文化新符号。

对于《愤怒的小鸟》开发商 Rovio 来说,那是一段荣耀的日子,《愤怒的小鸟》在全球各主要市场都霸占下载榜榜首,Rovio 甚至放出豪言,要把“愤怒的小鸟”打造为“迪斯尼 2.0”,与之配套的主题公园和相关电影都有规划。

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来得容易的东西,去得也容易。在经历了首款游戏的火爆之后,Rovio 虽然极力依靠原 IP 推出《愤怒的小鸟》的续作和特别版,甚至在中国区邀请当红偶像明星造势,但最终都难以达到最初的高度。为了摆脱这种困境,Rovio 更换了多任 CEO。现任 CEO Pekka Rantala 刚接任 CEO 没多久,现在已宣布将于年末离职。

在 Rovio 发生这一切时,其主席表示:

当我们进入到 Rovio 故事的下一个阶段,我们应该重拾艰难时期创业者的“根”,成为一个比 Pekka 留下的 Rovio 更灵活的组织。

让 Rovio 光芒散去如此之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竞争环境比当初更加激烈是一大原因,但决定性原因还是在于自身。有了当初的成功,Rovio 的包袱远比当初创业时重,正是所谓的“船大难掉头”。当其主席意识到这一点,并加以改革,一个重新灵活的 Rovio ,其前景仍然可期。

而即将上映的《愤怒的小鸟》大电影或许是一个新的开端。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