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取决于具体情况,但是我们绝对开放的……我一直认为,Google 是面向每一个人的,包括中国。

——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大声

2016-06-02 11:08

追逐下一个 10 亿的市场是 Google 未来战略的重点,然而拥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可能并不属于这个 10 亿市场。

在 Recode 大会上接受莫森博格的采访时,Google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dai Pichai)提到, Google 在中国仍然有包括广告业务的团队,但 Google 搜索业务无法使用。

从我个人来说,我在意 Google 能够服务于世界的每个角落,我一直认为,Google 是面向每一个用户的,包括中国,我们也希望服务于中国用户。

关于为此需要与中国政府方面的谈判,Pichai 给了一句语焉不详的回答:

这取决于具体情况,但是我们是绝对开放的……

爱范儿(微信号:ifanr)去年从 Google 内部获悉,Google 计划将部分服务落地中国市场,打造相对完整的一套服务体验,包括 Play 应用商店、Play 游戏、地图和翻译,但不包括 Google 搜索。

此外,由于必须接受中国政府的审查,中国区 Google 账号体系是独立于 Google 的,也就是说,你现有的 Gmail 邮箱无法登录中国区 Google 账户。

我们猜测,政策审批可能不是 Google 回归中国进程中的最大阻力,而在于 Google 内部面对巨大商业机会与意识形态和审查机制之间的纠结。

How Google Works 一书中就记录了此前公司管理层的争论——

Google 内部不少人对于发展中国业务抱有不同意见,但“商业上的考量以及想要改变中国信息流通现状的愿望,都是我们的天平倒向进入中国市场一端。时任 Google CEO 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向认为打入中国市场不仅是个英明的商业决策,从道德价值观而言也是正确的选择,虽然谢尔盖对此一直持有不同意见,但拉里一直与埃里克所见略同。”

也许这就是皮查伊口中的“具体情况”。

题图来自:Recod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

那些潜在的犯人,其实也和一般人一样,容易受到干扰。要阻止犯罪,就让他们找点儿其它事干吧。

查看全文 —— Alan Burdick,《Why Time Flies: A Mostly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等书籍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