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很容易,但是要从破坏中赚到钱却很困难,打车公司最能体现这一命题。

——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 Aswath Damodaran

大声

2016-08-19 10:11

估值 625 亿美元的 Uber,已经成为未上市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专门从事股票估值研究的阿斯沃思·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教授给市场泼了一盆冷水,她认为 Uber 的估值已经比标普 500 指数中的企业高出 80%。估值最高只有 280 亿。

破坏很容易,但是要从破坏中赚到钱却很困难,打车公司最能体现这一命题。

-1x-1

达莫达兰认为 Uber 在第一阶段打赢了与出租车公司的战役,代价是庞大的资本开支,但如今进入到“成人礼”阶段,企业的重点会从增长转移到盈利,而中国市场的退出、庞大的运营开支以及大公司的竞争风险,让 Uber 可能遭遇利润障碍。

独角兽估值走低,Dropbox 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曾经拒掉乔布斯九位数收购提议的网盘,因为一个基础互联网服务的美好蓝图,估值一度冲到了 100 亿美元,然而烧钱速度太快,迟迟无法盈利,先后被投资公司降低估值。

“非上市公司的估值说白了只是艺术,不是科学。就是风投和 CEO 的博弈而已。”科斯拉风投公司的风险投资家 Keith Rabois 此前这样吐槽充满泡沫的估值。他提到,不少企业家在背地里与投资者达成交易,比如向投资者许诺一定的资金收益之类的融资条款,但实际上这会让估值更低。

Uber 的早期投资者 Bill Gurley 曾在一篇谈硅谷独角兽的文章里提到,不要再想着通过融钱继续扩张了,哪怕降低估值、缩减开支,也要先把公司的盈利情况经营起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