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电竞)选手的收入已经是十倍以上增长,他们不需要退役去直播,这就是生态逐渐成熟的过程。

—— WE 俱乐部联合创始人周豪

大声

2016-08-23 12:18

如果没有直播的存在,电竞行业可能没有如今这么火热。如果没有电竞的存在,直播被引爆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除了影视歌明星之外,电竞主播可以说是直播行业中身价最高的群体。年初有新闻称,虎牙直播签约电竞主播 Miss 韩懿莹花费近亿,转会费 3000 万;另外签约身价在千万级别的主播也大有人在。如果消息属实,那么说明国内已经有了一批身价堪比足球运动员的电竞主播了。

通过录制视频进行导流,淘宝卖肉松饼,卖键盘鼠标在前直播时代被认为是电竞选手退役后常规的出路。在直播兴起之后,许多退役选手又投入到了直播大军当中去。

由电竞创业企业玩加赛事主办的首届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峰会(TEC)在前两日闭幕,其中的一个议题就是:如何看待直播对电竞的影响?直播一旦不烧钱了,电竞会不会被毁掉?

国内老牌的 WE 电竞俱乐部联合创始人,伐木累创始人周豪说:

“这两年选手的收入已经是十倍以上增长,他们不需要退役去直播,这就是生态逐渐成熟的过程。”

之前爱范儿(微信公众号:ifanr)在采访中国电竞第一人,钛度科技创始人 Sky 李晓峰的时候,也问及了他在退役之后的转型之路,录过视频,做过直播,还开过淘宝店的他最终还是关掉了自己的淘宝店,即便这可以给他带来不错的收入:

“由于各种原因,淘宝店上不能给到消费者上很优质的东西。电竞选手转型创业做设备,我确实是第一个,这条路难度非常之大。”

在《腾讯比 Facebook 更会赚钱,但两家公司天花板不同》一文中,尹生指出,腾讯的商业本质上是一种基于游戏、社交网络等少数高耗时性的虚拟业务的自营 B2C 电商。实际上,电竞游戏的直播,是这种商业模式中的一环,直播在占领用户时间的能力上并不比游戏本身差多少。

在电子竞技行业峰会上,聚力传媒副总裁王浩说:

“直播的发展已经是大势所趋也是发展方向,它如果带来整个流量的增长、用户的增加,带来用户在线的时长,这个钱烧的就是值的。”

rdn

王思聪旗下香蕉计划高管曹笛则拿 NBA 做了对比:

“如果担心直播资本会对电竞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这是错的。就像传统电视转播对 NBA 的价值一样,直播一定为这个行业创造更大的媒体价值。”

事实上,之前 Sky 李晓峰也拿 NBA 做了例子,讲述一个健康的运动行业是怎样的:

“你看 NBA 最顶级的球星就那么些,基本上占据了媒体报道的大部分,但是那些你叫不上名字的,其实收入也不错呀。”

那么,一个健康的电竞行业应该是怎样的呢?通过这些业内一线从业人员的言论可以总结出一二。

吃青春饭的电竞选手在退役前,整体都有不错的收入,不必像早年的选手那样睡网吧吃泡面;退役后能够各种出路,不需要必须走直播和淘宝店的独木桥,反而能去创业,能转行到其他行业,或者在电竞这个行业中继续转型到幕后。

在里约奥运会期间,电竞界奖金最高的赛事 TI6 则在西雅图进行,来自中国的 Wings 战队夺得奖金额高达 910 万美元的冠军,而他们夺冠的新闻则出现在央视上。电竞热度持续高涨,越来越多的人发出电竞申奥的呼声,让电竞成为奥运会的项目,虽然希望不大,但这件事的一个意义在于驱动电竞行业更规范化和标准化。

TI6 能奥运光芒下在主流媒体发声,高额奖金刺激战队和选手走上科学训练和管理,直播火热让电竞到达更多受众,更多受众驱动电竞相关的软硬件市场增长,玩加赛事这样的初创企业能串起行业举办峰会,这些今年发生的事情其实反映了一个现实,即便电竞行业没有如同 NBA 那样的成熟和影响力,但至少行业内的大小厂商们已经意识到,那是一个值得效仿的健康模式。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