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中国,已非吴下阿蒙,难道不需要为这个人类最崇高的理想做点贡献?难道我们只是在游戏机,在房地产,在互联网上赚点好处,就心满意足?

—— 著名数学家丘成桐

大声

2016-09-11 13:58

这是科学史上少有的诺贝尔奖和菲尔茨奖获得者级别的争论:中国要不要花费 200 亿美元建立高能物理研究所需要的超级对撞机?

持支持观点的是著名数学家、菲尔茨奖获得者、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持反对观点的是首位华人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

这场争论双方虽然观点相左,但都是和而不同,摆事实讲道理,围绕的问题本身进行争论。

杨振宁的观点浓缩一下大概是这样的:

  1. 建超级对撞机花费巨大,一则会挤压生命科学,凝聚态物理,天文物理等其它领域的经费,二则中国还有急待解决的环保问题,教育问题,医药健康问题,应当把钱花在刀刃上。
  2. 建超级对撞机不仅花费巨大,而且用超级对撞机来找到超对称粒子,只是一部分高能物理学家的一个猜想,甚至是基于猜想的猜想;另外,现在建超级对撞机在三五十年内对人类不会产生实质好处。并且,人类还有其它的方式去研究高等物理。

支持建超级对撞机的丘成桐观点也很明确:

这(建超级对撞机)会引起西方科学阵营的迁徙,远远超过单独建一所世界一流大学的效果。

据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介绍,在大型强子对撞机所在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有来自 20 多个成员国的 3000 多名工作人员,每年还有来自 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 1 万多名合作科学家及访问学者。那里汇集了全球粒子物理研究领域的高端人才,每年产生 1000 多篇博士论文。

W020111214544814745662

(2012 年,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宣布发现希格斯粒子)

丘成桐预计,项目建成后,至少会有五六千名各国一流科学家为做实验举家迁往中国,且长期居住,这会对中国基础科研产生深远影响。

他认为,几千个智慧的头脑汇聚于此,会 “自动” 产生很多重要的、超越物理领域的技术和学问。正如我们生活离不开的万维网就诞生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

这样的争论并不是没有先例,比如硅谷投资人 Peter Thiel 曾经说过

“我们需要能够飞的汽车,但是你却给我 140 个字符?”

140 个字符指代的再清楚不过,是 Twitter、Facebook 以及微博这样的社交网络,而会飞的汽车则是指前沿的科研项目。

作为人类登月的第二人,当年随着阿波罗号踏上月球表面的 Buzz Aldrin 对于现在人类探索抱有不满的态度他说

“你允诺我殖民火星,我却得到 Facebook!”

同样的,丘成桐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今日的中国,已非吴下阿蒙,难道不需要为这个人类最崇高的理想做点贡献?难道我们只是在游戏机,在房地产,在互联网上赚点好处,就心满意足?”

在国际互联网势力的版图中,中国已经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极,但是在前沿科研领域,尤其是高能物理研究领域,其实中国建树不多。

在杨振宁的回应中,他也提到了这一点:

中国建立高能所到今天已有三十多年。如何评价这三十多年的成就?今天世界重要高能物理学家中,中国占有率不到百分之一、二。

 

题图系欧洲核子研究中心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