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共享经济的风靡并没有对凯悦造成多大影响,更加重要的反而是我们从中学习到当今的旅行者希望得到真实的体验与互动。

—— 凯悦 CEO 马赫澜(Mark S. Hoplamazian)

大声

2016-09-27 09:08

如果把 Airbnb 当作一家酒店集团的话,那么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酒店集团,其 255 亿美元的估值超过了希尔顿 227 亿美元和万豪 187 亿美元的市值。更何况它在全球的 190 个国家里面拥有超过 150 万间房源,这个数字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相较之下,希尔顿和万豪的房间数量都还不到 70 万。

更能说明 Airbnb 发展趋势的是用户在它上面的预订天数,2014 年的时候,Airbnb 上的预定天数为 3700 万,今天的数字预计会达到 1.29 亿次。同时,希尔顿集团的员工数是 16 万,而 Airbnb 的员工数是 1600。听起来又是一个柯达和 Instagram 的故事。

正如 Uber 对出租车市场造成了巨大冲击那样,很多人也在预言,Airbnb 会让酒店行业面临着灰色的未来。目前来看,Airbnb 和传统酒店没有出什么大矛盾,出租车司机可能会把路堵住抗议,但是酒店从业人员会更绅士一些,他们不会去 Airbnb 屋主那里堵门。

AirbnbOpen

对于凯悦酒店集团这样的企业来说,它们和 Airbnb 之间的竞争要比预想的小很多,更多的原因是豪华酒店集团的定位和 Airbnb 相差较大,传说中的“降维打击”没有完成。

这并不是说 Airbnb 对豪华酒店没有影响,凯悦酒店集团全球 CEO 马赫澜(Mark S. Hoplamazian)说:

“目前,共享经济的风靡并没有对凯悦造成多大影响,更加重要的反而是我们从中学习到当今的旅行者希望得到真实的体验与互动。”

另一方面,马赫澜又认为科技不应该是冷冰冰的,而应该有“人情味”在里面,他认为:

“科技永远无法替代目光的交流。”

 

题图来自:universityparent

配图来自:bobedr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