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 Twitter 上越火,便越有可能遭受不愉快。所以 Twitter 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核心价值用户同时也是体验感最差的那批人。而这时他们并不总会抱怨,而是选择离开。

—— Reddit 前任 CEO 黄易山

大声

2016-09-30 10:03

曾经在 Facebook 和 Reddit 工作过的黄易山前不久在美国知乎 Quora 上回答了一个问题。问题是这样的:Twitter 要怎样做才能重获增长并激活那些海量不活跃用户?

在黄易山的回答中,他指出了 Twitter 当前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网络暴民”,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喷子”。由于 Twitter 的开放性,它并不能像微信朋友圈那样隔绝这些喷子,最终的结果是,名气最大的那帮人面向的受众也最大,被喷的概率也就越高。

在黄易山回答问题的几乎同一时间,井柏然的微博下面引来了大量“网络暴民”的谩骂和诅咒,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井柏然和乔任梁同期在“加油,好男儿”出道。并且井柏然目前发展较好,而乔任梁则因为抑郁自杀。粉丝表达哀思固然没有错,但是将哀思迁怒于他人,诅咒他人去死就是赤裸裸的网络暴力。

即便明星有被暴露在聚光灯下的职业属性,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需要忍受这些无端的网络暴力。于是,在接受了一大波谩骂诅咒之后,井柏然发了一条“微博再见”的图片(题图所示)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看起来是弃用微博了。

黄易山在 Quora 回答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在 Twitter 上越火,便越有可能遭受不愉快。所以 Twitter 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核心价值用户同时也是体验感最差的那批人。这时他们并不总会抱怨,而是选择离开。”

既然大 V 名气越大,体验越差,那么谁的体验最好呢?可能是那些谩骂的人吧。有这样的一群人,在乔任梁生前骂乔任梁,乔任梁离世后发微博悼念,转身组团又去其他人微博下面替乔任梁抱不平诅咒别人,分别享受了骂人的快感,自我构建的道德优越感和声势浩大的群体认同感。

只有快感和罪恶滔天。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

(语音营销)已不是从前的有趣实验,而是为未来准备的一项投资。这一切都是为了在未来五年里,保证自己的品牌能在用户进行语音搜索时依旧有影响力。

查看全文 —— Abbey Klaassen,360i 广告公司纽约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