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 Twitter 上越火,便越有可能遭受不愉快。所以 Twitter 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核心价值用户同时也是体验感最差的那批人。而这时他们并不总会抱怨,而是选择离开。

—— Reddit 前任 CEO 黄易山

大声

2016-09-30 10:03

曾经在 Facebook 和 Reddit 工作过的黄易山前不久在美国知乎 Quora 上回答了一个问题。问题是这样的:Twitter 要怎样做才能重获增长并激活那些海量不活跃用户?

在黄易山的回答中,他指出了 Twitter 当前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网络暴民”,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喷子”。由于 Twitter 的开放性,它并不能像微信朋友圈那样隔绝这些喷子,最终的结果是,名气最大的那帮人面向的受众也最大,被喷的概率也就越高。

在黄易山回答问题的几乎同一时间,井柏然的微博下面引来了大量“网络暴民”的谩骂和诅咒,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井柏然和乔任梁同期在“加油,好男儿”出道。并且井柏然目前发展较好,而乔任梁则因为抑郁自杀。粉丝表达哀思固然没有错,但是将哀思迁怒于他人,诅咒他人去死就是赤裸裸的网络暴力。

即便明星有被暴露在聚光灯下的职业属性,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需要忍受这些无端的网络暴力。于是,在接受了一大波谩骂诅咒之后,井柏然发了一条“微博再见”的图片(题图所示)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看起来是弃用微博了。

黄易山在 Quora 回答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在 Twitter 上越火,便越有可能遭受不愉快。所以 Twitter 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核心价值用户同时也是体验感最差的那批人。这时他们并不总会抱怨,而是选择离开。”

既然大 V 名气越大,体验越差,那么谁的体验最好呢?可能是那些谩骂的人吧。有这样的一群人,在乔任梁生前骂乔任梁,乔任梁离世后发微博悼念,转身组团又去其他人微博下面替乔任梁抱不平诅咒别人,分别享受了骂人的快感,自我构建的道德优越感和声势浩大的群体认同感。

只有快感和罪恶滔天。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

那些潜在的犯人,其实也和一般人一样,容易受到干扰。要阻止犯罪,就让他们找点儿其它事干吧。

查看全文 —— Alan Burdick,《Why Time Flies: A Mostly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等书籍作者

一旦你听到了他们的故事,向他们提出那个神奇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这样想的?”,这个世界就变得更开明了一点。

查看全文 —— Dylan Marron,作者 & 表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