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大声 2016-9-30 10:03

“ 你在 Twitter 上越火,便越有可能遭受不愉快。所以 Twitter 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核心价值用户同时也是体验感最差的那批人。而这时他们并不总会抱怨,而是选择离开。”

曾经在 Facebook 和 Reddit 工作过的黄易山前不久在美国知乎 Quora 上回答了一个问题。问题是这样的:Twitter 要怎样做才能重获增长并激活那些海量不活跃用户?

在黄易山的回答中,他指出了 Twitter 当前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网络暴民”,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喷子”。由于 Twitter 的开放性,它并不能像微信朋友圈那样隔绝这些喷子,最终的结果是,名气最大的那帮人面向的受众也最大,被喷的概率也就越高。

在黄易山回答问题的几乎同一时间,井柏然的微博下面引来了大量“网络暴民”的谩骂和诅咒,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井柏然和乔任梁同期在“加油,好男儿”出道。并且井柏然目前发展较好,而乔任梁则因为抑郁自杀。粉丝表达哀思固然没有错,但是将哀思迁怒于他人,诅咒他人去死就是赤裸裸的网络暴力。

即便明星有被暴露在聚光灯下的职业属性,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需要忍受这些无端的网络暴力。于是,在接受了一大波谩骂诅咒之后,井柏然发了一条“微博再见”的图片(题图所示)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看起来是弃用微博了。

黄易山在 Quora 回答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在 Twitter 上越火,便越有可能遭受不愉快。所以 Twitter 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核心价值用户同时也是体验感最差的那批人。这时他们并不总会抱怨,而是选择离开。”

既然大 V 名气越大,体验越差,那么谁的体验最好呢?可能是那些谩骂的人吧。有这样的一群人,在乔任梁生前骂乔任梁,乔任梁离世后发微博悼念,转身组团又去其他人微博下面替乔任梁抱不平诅咒别人,分别享受了骂人的快感,自我构建的道德优越感和声势浩大的群体认同感。

只有快感和罪恶滔天。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你应该根本意识不到它(可穿戴设备)的存在。可以想象一下那种在医院注射的植入皮下的设备。此外,这个设备还必须帮你解决眼下比较关心的问题。比如你很担心患上糖尿病、或者中风、或者痴呆症、或者其他严重病症,可穿戴设备必须能解决这些问题。

查看全文 —— 彭特兰

可以这么说,目前的技术并没有成熟到能够打造出优质的 AR 眼镜。我们所面对的巨大挑战包括(AR 眼镜)所需要的显示技术以及如何在你眼前投射出足够多的东西等等。此外,(AR 眼镜所需的)视场以及屏幕的质量,也都远远没有达到要求。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他们反倒是会讨论锤子科技到底如何定义全面屏,和现在流行的 18:9 的屏到底算不算全面屏,以及指出国王身上没穿衣服的孩子如果是国王的友商,他到底应该算耿直 boy 还是心机 boy 等等...

查看全文 —— 罗永浩

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程。这不仅仅是因为现在懂编程的人存在巨大缺口……技术的本质正在日益水平化,而不是垂直化。很多人认为,技术像其他事物一样,是一种垂直化技能。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虽然(摩拜和 ofo)两家公司占据了 95% 的市场份额,但依旧会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运营,想盈利两家合并才有可能。至于是谁成为最后的最大赢家时,这对资本来说并不重要。

查看全文 —— ofo 投资人朱啸虎

科技行业的“中年危机”

2016-10-02 09:00下一篇

微信刷阅读量行业地震,自媒体圈子有多少猫腻?

2016-9-29 15:58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