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富裕了,高房价赶走了艺术家和音乐家,而他们是硅谷精神的代表。现在来硅谷工作的人们更看重高薪和稳定。

—— 《硅谷百年史》作者斯加鲁菲

大声

2016-11-02 08:55

《硅谷百年史》作者斯加鲁菲说,权力在华盛顿,金钱在纽约。

于是,追求自由的人来到了加州。那些穿着 T 恤短裤,不同于华尔街和白宫西装革履精英模样的那群人来到了硅谷。那些有名望的教授们愿意留在哈佛耶鲁,而有疯狂想法的人则来到了斯坦福。

是的,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硅谷。

后来的七八十年的硅谷,面临着日本芯片制造商的凌厉攻势,结果苹果和软件行业崛起。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但 Google、Facebook 又站了出来。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硅谷还是欣欣向荣。

in-the-heart-of-silicon-valley

看起来硅谷还是充满了年轻的气息,生命力异常顽强。不过在斯加鲁菲说,硅谷已经变了:

“湾区富裕了,高房价赶走了艺术家和音乐家,而他们是硅谷精神的代表。现在来硅谷工作的人们更看重高薪和稳定。”

 

在他看来,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硅谷就变了,投资人越来越基于要求变现。以往的硅谷对暂时不赚钱的生意很宽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初创公司总是着急于卖掉公司变现,其中包括 YouTube、Instagram 这样的公司。到 Google 这边,他们每年要收购五六十家小公司。

Google 和 Facebook 在初创期不是没有收购邀约,也正是它们拒绝了收购,才能成长到如今的体量。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