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想死,因此需要有一个产品线去弥补之前出现的问题。

—— 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萧木

大声

2016-11-08 12:22

在一家天生骄傲的公司眼里,其实不愿意相信妥协的规则。此前在坚果手机上说到这个词,锤子前 CTO 钱晨就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不喜欢妥协,只有折中(compromise)。

在昨天 TechCrunch 论坛上,锤子的产品总监朱萧木从软件设计师的角度讲述了 M1 手机背后的故事。时隔一年,锤子内部第一次在自己的产品上用上了“妥协”这个词。

朱萧木介绍,在发布 M1 之前,锤子内部给这款产品的打分偏低,主要原因是对工业设计不太满意。令他们颇感意外的是,手机发布之后居然是这家公司反响最好的手机。

尽管目前还没有 M1 相关的销售数据,但从社交网络的反馈上看,舆论对于这部手机在硬件配置上的全面提升和软件交互上的新尝试多有褒扬,而争议多来自平庸的设计和做工。

M1 和 T 系列相比,工艺设计有一些妥协,这也是为什么是‘M’而不是‘T’,M1 主打的是性能和配置。

朱萧木表示,作为一家小企业,想要实现产品大批量生产,设计必然要有一些妥协。

我们不想死,因此需要有一个产品线去弥补之前出现的问题。

认清现实不难,难的是能认清自己,而且公开认清自己。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也坦承手机正面设计雷同 iPhone 的“无奈”,尤其是作为一家设计驱动的公司,面临这种情况更是尴尬。

在会后的媒体采访上,今年 5 月走马上任的硬件负责人吴德周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劝服罗永浩的:

我就跟他说,要么你保留“乌纱帽”,不像 iPhone 但大家会骂你丑,而且不买;要么你改掉“乌纱帽”,虽然像 iPhone 被人骂,但是你能卖得动。

吴德周相信的是,作为一个商业产品,不过分挑战主流审美比像不像 iPhone 更重要。罗永浩的改变让人吃惊,吴德周这样评价今天的罗永浩:

他也在不断自我完善,比以前更加务实,更加尊重商业规则。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