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大声 2016-11-08 12:22

“ 我们不想死,因此需要有一个产品线去弥补之前出现的问题。”

大声出处:

—— 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萧木

在一家天生骄傲的公司眼里,其实不愿意相信妥协的规则。此前在坚果手机上说到这个词,锤子前 CTO 钱晨就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不喜欢妥协,只有折中(compromise)。

在昨天 TechCrunch 论坛上,锤子的产品总监朱萧木从软件设计师的角度讲述了 M1 手机背后的故事。时隔一年,锤子内部第一次在自己的产品上用上了“妥协”这个词。

朱萧木介绍,在发布 M1 之前,锤子内部给这款产品的打分偏低,主要原因是对工业设计不太满意。令他们颇感意外的是,手机发布之后居然是这家公司反响最好的手机。

尽管目前还没有 M1 相关的销售数据,但从社交网络的反馈上看,舆论对于这部手机在硬件配置上的全面提升和软件交互上的新尝试多有褒扬,而争议多来自平庸的设计和做工。

M1 和 T 系列相比,工艺设计有一些妥协,这也是为什么是‘M’而不是‘T’,M1 主打的是性能和配置。

朱萧木表示,作为一家小企业,想要实现产品大批量生产,设计必然要有一些妥协。

我们不想死,因此需要有一个产品线去弥补之前出现的问题。

认清现实不难,难的是能认清自己,而且公开认清自己。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也坦承手机正面设计雷同 iPhone 的“无奈”,尤其是作为一家设计驱动的公司,面临这种情况更是尴尬。

在会后的媒体采访上,今年 5 月走马上任的硬件负责人吴德周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劝服罗永浩的:

我就跟他说,要么你保留“乌纱帽”,不像 iPhone 但大家会骂你丑,而且不买;要么你改掉“乌纱帽”,虽然像 iPhone 被人骂,但是你能卖得动。

吴德周相信的是,作为一个商业产品,不过分挑战主流审美比像不像 iPhone 更重要。罗永浩的改变让人吃惊,吴德周这样评价今天的罗永浩:

他也在不断自我完善,比以前更加务实,更加尊重商业规则。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苹果在中国无法击败我们,这是因为他们依然存在短板。他们有时候可能过于倔强,并做出了许多好东西,比如操作系统,但我们在其他方面超越了他们。

查看全文 —— 段永平

很明显,年轻消费者主要通过移动设备跟我们互动。因此,数字化业务是阿迪达斯的关键,你们不会再看到任何电视广告了。

查看全文 —— 阿迪达斯 CEO Kasper Rorsted

搜集的数据多一点,营销价值就会提升很多。大数据时代,没人知道哪些数据会成为重点,足够多的数据才是重点。

查看全文 —— 匿名业内人士

从这个角度看,或许可以说科技就是下一门生物学。

查看全文 —— 杜克大学地质学家彼得 · 哈夫

我可以向埃隆 · 马斯克学习。特斯拉具有强大的象征意义,因为它是第一个让人们相信,完全围绕电动汽车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公司。我们不打算创造中国的特斯拉。

查看全文 —— 长城华冠科技公司创始人陆群

工作要被机器人抢走后,天上掉钱的时代要来了?

2016-11-09 10:01下一篇

为什么网络没怎么改变电影院?

2016-11-07 15:48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