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传统媒体塑造川普的形象多么恶劣,无论媒体指责川普竞选方针多么可笑,他总能有两个最大的媒体平台 Twitter 和 Facebook 可以不受限制的自由发挥,没有人可以关闭他的麦克风,打断他的发言,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是两个受众最多的平台,远远超过任何一家媒体的受众规模。

—— 郑峻

大声

2016-11-15 23:59

特朗普(又译为“川普”)战胜希拉里当选下任美国总统,这种出人意料的历史性事件足以发散出万千个思考角度,比如在总统竞选中越来越重要的社交网络。

颇为讽刺的是,硅谷作为深蓝区,把大多数的选票都投给了希拉里,然而,硅谷孵化出来的社交网络却成为特朗普宣传自己拉选票的主阵地。

相比于希拉里,特朗普无疑在社交网络上玩得更好,但是,在主流媒体界,特朗普是个极不受待见的人物。除了 Fox News 等极少数媒体旗帜鲜明地支持特朗普,美国的大部分主流媒体都或多或少地支持希拉里。同样是负面,川普的狡猾避税和争议言论的新闻位置总是高于希拉里的邮件门和政治献金丑闻。

但是在社交网络上就是另外一个样子,新浪驻硅谷记者郑峻撰写的这篇《把川普送上总统宝座的正是来自硅谷的社交媒体》文章提到:

无论传统媒体塑造川普的形象多么恶劣,无论媒体指责川普竞选方针多么可笑,他总能有两个最大的媒体平台 Twitter 和 Facebook 可以不受限制的自由发挥,没有人可以关闭他的麦克风,打断他的发言,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是两个受众最多的平台,远远超过任何一家媒体的受众规模。

传统主流媒体眼里的特朗普的形象是“一个性别歧视者、种族主义者和玩弄女性者,这是一个恶魔和小丑般的人物”,但是到了社交网络上,特朗普就如鱼得水了。

twitter-1

(特朗普 Twitter 主页)

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特朗普的粉丝数(获赞数)领先希拉里不少:分别是 1500 万对 1100 万, 1470 万对 948 万。

更关键的是,相比于希拉里的政治精英范儿,特朗普在社交网络简直就是个政治网红,他善于打造网民喜闻乐见的出格言论和行为。在社交网络上,嬉笑怒骂取得的效果远远要比正儿八经好很多。

在传统主流媒体观点的对比下,特朗普在社交网络上的形象已经趋向于“和传统精英及既得利益者做对的斗士”。现在的情况是,人们的信任体系已经转变: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正在脱离一个垂直信任体系(在这个体系里我们信任那些看起来比自己权威的人),转向一个水平信任体系(在这个体系里我们听取同类人的建议)。

这种信任体系的转变表现就包括:主流媒体的公信度面临崩溃,Facebook 和 Twitter 取而代之。

在特朗普获胜之后,美国的主流媒体就开始责难 Facebook 了,《财富》、《纽约杂志》、纽约大学新闻系教授 Jay Rosen 等等媒体和专家纷纷指责 Facebook 上的虚假消息对特朗普获胜有帮助。

即便扎克伯格表示,这个锅他和 Facebook 不背,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希拉里玩社交网络的段位离特朗普还差得很远。

 

题图来自:elnacional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