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年,有关基本收入的讨论比之前整个人类历史上出现的还多。

—— “基本收入地球网络” 创始人菲利普 · 范帕里伊斯

大声

2017-01-24 16:44

首先,先说明一下“基本收入(Universal Income)”的概念:所谓基本收入,是指政府应该无条件发钱给所有人——不管是穷是富,不管就业失业。每个人都能领到固定的生活费。

其次,如果看题目的话,“政府给每个人发钱”这种未来看起来挺好的,但是细想一层的话,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2016 年有两件看起来没什么联系的大事:AlphaGo 战胜李世石,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

如果非要说这两件事有什么内在联系的话,那就是“就业焦虑”。科技进步总是会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消灭一批工作岗位,从前是蒸汽机,内燃机和电脑,如今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被认为会消灭更多的工作岗位。

在过去,人们失去一个工作之后,可以再去学习新技能,走上另外的工作岗位。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岗位门槛更高,技能习得更难。俗话说的,隔行如隔山,之前的山尚可逾越,但往后的山就不一定了。

简言之,技术进步消灭岗位越发迅猛,留给人类适应的时间越发少了。特朗普的许多竞选主张,包括把工作岗位留在美国等等,都是在逆这种潮流而行。

当机器和人工智能比人类更适合工作的时候,这部分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又找不到适合工作的人该何去何从?如果这个群体数量不多的话,社会保障机构会发生作用。如果这个群体数量够多呢?

resimdenemesi1

盯着世界地图看一下,我们会发现,西欧和北欧最有可能实现全民基本收入,这里生产力发达,社会福利完善。同时,这里也是全民基本收入思潮的勃兴之地。

瑞士在去年进行了一场公投,就“政府向每个成年人每月发放 2500 瑞士法郎(合 2560 美元)的基本收入”进行全民表决,这项激进的提议最后获得了 23% 的赞成票。

法国前教育部长伯努瓦 · 阿蒙准备竞选总统,他承诺将逐步引入无条件的全民津贴。他认为,适量定期发放有保障的收入能够使人们不再担心未来,可以把更多时间留给家庭、需要帮助的人以及自己。

而支持全民基本收入思潮的组织“基本收入地球网络” 创始人菲利普 · 范帕里伊斯回顾过去的一年,说:

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年,有关基本收入的讨论比之前整个人类历史上出现的还多。

如果是把研究样本放在瑞士或者法国的话,不需要劳动就能安稳生活确实是一种理想国的形态,毕竟此前这里的民众就面临着较小的生活压力。但是放眼全球,瑞士或者法国的理想国畅想,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科幻小说《北京折叠》中的样子,人群被严格分类,阶级完全固化,而多数底层阶级的工作是垃圾分类工,本来这个工作可以被技术解决掉,顶层阶级保留它的原因是,如果没有了垃圾分类的工作,那底层阶级做什么?

连垃圾分类的工作都是施舍的。

本质上,全民基本收入和《北京折叠》中的垃圾分类工作是一个性质。如果说《北京折叠》尚有一丝温情存在的话,那么电影《雪国列车》中的样子就更残酷了,代表最底层阶级的末节车厢人类,每天得到的只是能够维持他们生存的食物。对了,食物的原材料是蟑螂。

触及问题核心的问题来了,全民基本收入的另一层概念是,如果你的增值需求想要被满足,那么你就得付出相应有价值的劳动。现实是,领取全民基本收入中的许多人,要么从事的是无价值劳动,要么被剥夺了真正的劳动权。

 

题图系《雪国列车》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