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平台的所有者认为自己是宇宙的主人,但实际上,他们是维护自己统治地位的奴隶。

—— 索罗斯

大声

01-29 08:09

对于 70 后以及 80 初的人来说,索罗斯这个名字可能是如雷贯耳,这位在 1997 年亚洲金融风暴中进行金融投机的富豪让东南亚多国陷入危机,当时回归没多久的香港也差点儿没挺住。

当世界的目光从华尔街转向硅谷之后,金融大鳄索罗斯的新闻就没那么多了。不过一向对集体主义和威权统治投反对票的索罗斯最近又开炮了,被喷的对象包括 Google、Facebook 这样的科技巨头,以及最近名声大噪的数字加密货币。

像是 Google 和 Facebook 这些公司占据了市场的绝对主导地位之后,就无可避免地背上了“中心化”的原罪,并且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这些科技巨头又必须进一步吸引新用户,挖掘新市场,并努力创造新服务,吸引用户更久的使用时常。

Google 和 Facebook 离国内用户比较远,我们不妨拿微信来做例子说明。

在三四年前,微信用户数还不约等于国内网民数的时候,爱范儿网站上经常会出现对微信的质疑,比如产品越来越臃肿,审美和趣味性不如 Line 等等,不过当微信月活用户到达 10 亿这个量级的时候,这些质疑基本消失了。

这就像有人会说可乐好喝,另外有人觉得可乐不健康一样;当时的微信就是可乐,Line、易信或者米聊是可以取而代之的果汁。不过现在,微信(Google、Facebook)的地位变成了水,变成了一种“互联网基础服务”之后,没人会去讨论水的味道和健康与否,因为大家的生活已经离不开水了。

索罗斯担心的主要原因不是“水”本身,而是“水”有毒。

当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掌握大量数据的公司和威权联盟的时候,奥尔德斯 • 赫胥黎和乔治 • 奥威尔小说描绘的世界恐怕都比不上。

对此,索罗斯抨击说

这些平台(如 Google 和 Facebook)的所有者认为自己是宇宙的主人,但实际上,他们是维护自己统治地位的奴隶。

 

当然索罗斯认为美国垄断公司的主导地位迟早会被打破,反垄断监管和税收将是这些公司的阻碍。

(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图片来自:yahoo

这其中有一个人不得不提,她就是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这位以“反垄断”著称的欧盟专员让硅谷巨头在欧洲吃尽苦头(罚单),Google、Facebook 和亚马逊都收到了她开出的以亿为单位的罚单,苹果也在她手上栽了跟头,正面临着巨大的偷税指控。

正如 BAT 几乎把控了国内的互联网生态以及国内网民的用户习惯,并时不时地把用户当儿子一样,多个像索罗斯这样的人担心并投反对票,未尝不是一种警醒。

另一个警醒则是关于最近走势大起大落的数字加密货币,对此,索罗斯的观点倒是直截了当:

加密货币是一种典型的泡沫,总是建立在一些误解的基础上。它不是一种货币。

 

题图来自:vanityfair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如果能将已经的技术融入现在,解决当下的挑战,那这些从回顾中找到的方法也能和新鲜的科技一样具有颠覆性。

查看全文 —— David Sax,《The Revenge of Analog》作者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