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里面大部分公司都是上市完股东套现走人,能够继续干活给投资人回报的公司真不多。但为什么还那么多股民还是要买股票?因为有亚马逊的千倍神话,有腾讯的 600 倍神话,很多人还是希望自己能买到这样股票。

—— 蔡文胜

大声

03-05 15:13

复牌之后连续多个跌停的乐视网在在前不久有一日居然股价涨到快涨停,不过即便如此,那些在乐视股价高位时候听信贾跃亭生态化反的忽悠的股民依旧是血本无归。

这些梦想着被贾跃亭带领到发家致富财务自由的股民,被称之为“韭菜”。

韭菜的特点是,被割过一茬之后,能够迅速长出来,供人持续收割。而且在割韭菜这件事情上,很多韭菜,以为自己是收割的镰刀,是装韭菜的篮子,而在被收割之前不会意识到自己才是韭菜。

当国内股市的主板和创业板已经成为成熟韭菜田之后,又有一块肥沃的韭菜田正在开垦中,那就是区块链。

按照技术无罪理论,其实区块链这种技术其实和人工智能一样,看是用在什么人手上,比如华为说他们的人工智能技术能让手机更流畅,拍照更明艳,OPPO 表示他们的人工智能技术可以让自拍更能迷惑直男们,腾讯的人工智能技术还希望让《王者荣耀》里挂机的玩家表现得和没挂机一样...

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等特点确实有创新意义,当然这种创新意义需要时间和实践来证明,从短期来看,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都集中在 ICO(首次代币发行),自比特币开端,到以太坊技术的出现,打着区块链旗号发行代币的成本前所未有的低。

比如说一个名叫“美链”的区块链代币项目,一共发了 70 亿代币,发行价是 0.0923 美元,随后大涨,一度飙涨至 80 美元,后来降低至 4 美元。在这个代币发行之初,任何人都可以零门槛地领取 18 个币,但是,和已经得到部分承认,有一定流通价值,某些地方能够买车买房买可乐的比特币不一样,美链发的币几乎没有流通价值,往后也看不到有流通价值的趋势。

正是这种发币门槛低,涨跌幅度大的特性,使得“美链”这种项目非常适合割韭菜。

贾跃亭辛辛苦苦配置生态化反的配方,要做各种复杂的关联交易、实体虚拟经济都要搞,最终名声和信誉尽毁,怕是要成为以后商学院教科书上的反面案例,虽然高位套现一大笔,还坑了孙宏斌一把,不过个中辛劳和代价,远比区块链发币项目多。

说到空手套白狼,就不得不提一个名为“秀币”的项目,其创始人胡震生自称是 360 旗下花椒直播前 CEO,项目得到李笑来等名人的背书,结果呢,代码库里只有一行“Hello World”,周鸿祎也公开表示,胡震生压根不是什么花椒直播前 CEO,不要把花椒直播扯进去。

发明比特币的中本聪,和发明以太坊的 Vitalik Buterin 都是经天纬地的英才,不过相比于这二人,占据了炒币大军中绝大多数的华人们显得投机心理更重许多。李笑来薛蛮子徐小平和蔡文胜这四位投资人,再加上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成为目前力挺区块链代币的中流砥柱。另一方面,包括经纬创投的张颖,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则认为,国内区块链代币项目实在是骗子横行。朱啸虎说:

骗子横行的地方要想出淤泥而不染是很难的,只能敬而远之。

 

人在做,天在看,历史不会忘记,希望各位不要因为收割韭菜赚带血的钱而留名青史!

面对朱啸虎指责的“割韭菜”说法,陈伟星的回应是:

这雕爷和朱啸虎一个德行,干一点点事拼命宣传做网红,不也为了赚点钱?曾有过啥理想?特别是朱啸虎,一点点投资就把自己捧成天使投资天才,不为了给自己的项目割后期投资者韭菜?然后去上市割大妈韭菜!

 

朱啸虎拼了命的吹 ofo,然后偷偷的卖给阿里,每投一个项目,再忽悠两句让别的 vc 接盘不一样的道理吗?

 

现在的资本市场估值都一个问题,估值的模型越来越脆弱,非常受名人效应影响,最终都是大妈割韭菜,而且门槛制度,而股票出了交易更无其他作用,更是叫关门打狗的个韭菜。

 

我实话实说,也是在传统股权投资中割过很多韭菜的人,打车的股票何尝不是?我去年也投出过超过 7 家超级独家兽,投个早期,然后组织一堆 VC 一起跟后期,几个月一轮迅速上独角兽行列。这传统股权投资的割韭菜方法有比币圈高级吗?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泡沫,有全球的股市高吗?

如果说陈伟星说自己在股权投资中割韭菜的经验的话,那么同样在为区块链 ICO 发币摇旗呐喊的蔡文胜则是分享了自己在股票投资中割韭菜的感想:

只要是成功投资人,都是有参与成功的 IPO,也就是参与割韭菜,因为大部分的 IPO 上市以后都是再也回不到 IPO 价格的。股市里面大部分公司都是上市完股东套现走人,能够继续干活给投资人回报的公司真不多。但为什么还那么多股民还是要买股票?因为有亚马逊的千倍神话,有腾讯的 600 倍神话,很多人还是希望自己能买到这样股票。

面对朱啸虎的指责。陈伟星和蔡文胜的回答颇有些类似于当年人民网那句“权钱交易全世界普遍存在,发达国家也难逃腐败阴霾”。朱啸虎说这几个人割韭菜,这几个人说“你也不一样割韭菜?”

只需要一个“也”字,文字的张力尽显。

不管是和蔡文胜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美链,还是薛蛮子自己在做的区块链项目,无不是一边 ICO 发币,一边再鼓吹区块链的革命性意义。以至于区块链看起来可以革了互联网的命,于是乎,一夜之间,又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古典互联网”。

(薛蛮子)

“古典互联网” 说法出自名为三点钟区块链的群,指的是一切未用区块链技术的互联网。在他们看来,互联网 +、人工智能、云计算、3D 打印、无人驾驶等等,都是落后的,古典的。

李薛徐蔡等人,都在“赋予”区块链非凡的社会意义,宣称这是生产关系的变革,人类甚至将由此开启新篇章。然后呢,他们就开始发币割韭菜,实际上,区块链的应用极其广泛,金融物流都有用武之地。

在科技互联网几乎瓜分了中国互联网版图的 BAT 近来都或多或少的对区块链和 ICO 发币说了一些看法,其中马化腾的发言可以作为理性的代表:

区块链是一项蛮创新的技术,但怎么用好又是一个问题。

现在大家所有人都在盯着数字货币,我觉得先解决这个问题区块链才能继续发展。

如果大家都可以用区块链技术随便发行数字币,那会引发很多监管的问题。

传统股市股权投资这种“慢工割细韭”的模式显然已经满足不了李薛徐蔡等人,区块链的技术,再加上包装区块链的艺术,这样催熟的速生韭菜,割得才痛快。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