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开发者令 Google Glass 处境尴尬

公司

2013-07-18 11:39

“本质上,我在做一个不受 Google 控制的 Glass 系统。” Stephen Balaban 对 NPR 记者 Steve Henn 说

镜框镜头将削弱隐私,这是人们对 Google Glass 的最大担忧。Google 曾更改 Glass 设置来缓解公众恐慌,比如拍照必须说出语音或者触碰太阳穴。但崇尚自由主义的黑客们让 Google 的努力化为徒劳。

Stephen Balaban 宣布第一款 Google Glass 面部识别应用,遭到 Google 的强硬拒绝。Michael DiGiovanni 随后宣布眨眼拍照应用 Winky 的诞生

更多挑战 Google 条款的应用让 Google Glass 处境尴尬。一个试图构建全新生态系统的可穿戴设备在销售前就已经吓退很多人,隐私问题愈发严重。

类似 Google Glass 和民用无人机暴露了过去想象不到的法律空缺,关于隐私与伦理的辩论和对话正在发生。类似困扰亟待政府破题。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阅读、思考、自我反省,相信坚持可以改变人生。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