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weizhizao 2015-5-07 14:56

贺志强:让联想手机登珠峰

大公司,即使是年营收超过 1000 亿美元的超级大公司,若与潮流错失,也会顷刻之间,灰飞烟灭。比如柯达,比如诺基亚。很多时候,判断一家国际化公司是否健康,关键指标或许恰恰是不太为人所知的——他们对未来的投入。

手机之于联想,就是如此。它既是一家企业“投资未来”的经典案例,本身的生存与发展,又是中国手机发展史的一部分。从历史演进的角度看,联想既成为全球 PC 份额第一,又能在移动互联时代仍然居于第一企业集团,手机于它,意义非凡;非此,它将和联想曾经那些的竞争者一样,浪潮过后,沦为二流甚至三流企业,“泯然于众人”。

一家 PC 企业,何以对手机有兴趣?贺志强特意去找了之前的文件,他的发现连自己也觉意外。1999 年,他接任联想研究院院长,就写了一个计划书,展望研究院未来研究的方向与课题——在这里面,他明确提出了——Internet Phone(网络电话)。

2001 年,联想集团实施多元化战略,手机是第一个确定的业务群组;三年后,多元化战略被弃,除了自己起家的 PC 以及手机,联想其他项目悉数出售。手机业务,在联想集团,有两个坚定不移的支持者,一个是杨元庆,另一个是贺志强。

战略既定,联想手机飞速发展。2005 年 10 月,联想手机一度在国产手机里做到第一,在中国市场所有手机里,也排到第四名。但是同年,国家放开手机牌照,同时台湾 MTK(联发科)芯片也日益成熟,并启动了一种“交钥匙”方案,手机的门槛降低。山寨手机随即泛滥。中国手机厂商,由 17 家迅速涨到 70 家,再涨到 170 家。形势比人强,联想这样的国产品牌,刚刚还是第一的位置,转眼就陷入亏损。

此时恰逢联想并购 IBM 之际,行业两个叠加的变化趋势,正在发生着。联想的技术权威贺志强告诉我:对于 PC 而言,2006 年是个区隔点,其标志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此前的 30 年时间,比如所谓信息化、PC 标准化种种,其实 IT 产业是作为一个生产工具来支持企业的生产效率的。

这些进步都是技术在驱动,它的服务目标非常清楚,为企业提高效率。但经过 2006 年这个区隔点之后,IT 产业变得消费化。它的未来不再仅仅是提高企业效率,而主要目标是吸引消费者。两个叠加的趋势,一是全球消费 PC 数量大幅增长,开始在份额上超过企业 PC;二是以苹果为代表,3G 业务开始爆发。

联想研究院高级总监田日辉,也向我回忆他们当时对未来技术趋势的三个判断:

一、个人计算中心将从台式转到移动笔记本,最后会演绎成手持设备;

二、个人数据的价值会逐渐增加,而设备本身的价值会降低,这个就是后来云服务最根本的那个用户端的需求;

三、基于上述两个判断,未来会出现这样的手持设备,既有通信功能,还有个人计算功能,即“全功能”。

贺志强迅速得出结论:智能手机的时代就要来临,联想必须进入这一领域。2006 年,Beacon(灯塔)立项,联想研究院投入了大约三分之一的研究者参与研发。这是一个折叠式设计,合上是一个电话,打开有键盘,是可以作为移动手持 PC 的多功能设备。算是联想最早的智能手机项目,由此启动。世界另一端,差不多同时,乔布斯也启动了 iPhone 的研发。

Beacon 刚一立项,一个大机会悄然来临。北京获得奥运会举办权,稍后又决定跨越珠峰传递奥运火炬。针对珠峰的火炬传递,按惯例,新华社得等到登顶队员从珠峰上下来,带回相机,然后才能发出图片。而珠峰跨越却是电视直播,电视既有直播,通讯社还迟至三四个小时后才发出图片,如何竞争?

面对无法回避的跨界竞争,新华社提出自己的创意,即要在珠峰顶上,在人类的最高峰上发回图片。

当时刚刚萌芽的移动互联网,为新华社这一设想的实现提供了可能。于是新华社找到多家通讯公司,经过反复比较测试,他们最后选择正在研制的联想 Beacon 手机,作为自己的拍照以及无线传输手机。

作为一种外力,新华社的需求,又刺激了联想更迅速地进入智能手机领域。那段时期,联想正处在痛苦的整合之中,手机以及智能手机,不在 PC 主业之内,未来有无生存机会,确实堪忧。

Beacon 手机对联想的研发能力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新华社的传输要求,只是智能手机众多功能中的一小部分而已。珠峰项目的联想负责人杜晓黎告诉我,挑战来自两方面,一是电池:普通的锂电池,在珠峰那样的海拔与高寒地带,最多只能用半小时。后来联想寻找定制电池,能够在零下 40 摄氏度的实验室状态下,连续使用 14~16 个小时。

​除了电池,第二个挑战是接口,即传输手机与尼康相机的接口,这个问题稍后也迅速得到解决。最后形成的结构是三件套:外接电池、传输手机与尼康接口。登顶队员从出发开始,就打开手机开关,拍完照,手机自动接收传输。

Beacon 项目上马时,韦卫是它的领导人。可是,这个项目经历了三任项目经理,都没有把技术原型做出来,贺志强要求韦卫“下海”,自己来做项目经理,必须啃下来。韦卫跟我讲起当时这款想象中代表未来的智能手机时,仍然不紧不慢,它的技术难度主要在于:

第一,在手机上做 Wi-Fi 比较困难。当时适应 Wi-Fi 的芯片供应商,提供的基本上都是笔记本的,手机上怎样把功耗降下来,是很大的挑战;第二,在手机上怎么设计射频还有天线系统;第三,当时的操作系统仍然还是基于 Windows 来做,但联想希望增加的许多创新性功能,微软不给改。后来,联想选择 Linux,在这上面改。

在技术上实现这款智能手机,芯片的问题,是最早碰上的。可是,硬啃下来后,发现真正的问题并不在此,田日辉说:

当时手机的操作系统是塞班与 Windows CE,塞班被诺基亚控制,而且其扩展性非常差。在它的平台上开发替代 PC 功能,比如上网、浏览器,包括游戏非常弱,这个平台基本不支持。而 Windows CE 由微软完全控制,按他们一贯的思维,所有的事情都由自己做,其他创新不予支持。

联想要做,必须另开新面,做自己的操作系统。

好在 2007 年年底,Beacon 终于跑通了。奥运火炬上珠峰也在紧张筹划中,这时联想才发现,真正的压力,与技术无涉。

时光流走,记忆仍在,当时的海外奥运火炬传递受到了很多阻扰,也诞生了很多英雄人物。而这一次奥运火炬登珠峰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有不和谐因子存在,他们想要制造事端,破坏这个项目。

新华社奥运火炬登顶珠峰报道组负责人、摄影记者刘宇在他的奥运日记里记录:

以下四项被列为绝密内容:1. 队员的组成;2. 火炬手的姓名;3. 登山线路;4. 气象资料

即使如此,未来登顶,后方新华社与前方队员,还是需要联络,而保密要求如此严苛,必须找到应对之策。为此,新华社珠峰成员临时制作了一套暗语。

刘宇记录这套暗语:大本营/纳木错、海拔 5800 米/拉错、海拔 6500 米/羊湖、海拔 7028 米/神湖、海拔 7790 米/措那湖、海拔 8300 米/巴松湖、顶峰/青海湖、海事卫星/中巴、火炬/领队、拍照/挂挡、传照片/休息、手机/小车、相机/大车、充电/加油、信号/天气……彼此联络的短信或者对话里,比如“领队到了羊湖”,其实表达的是“火炬到达 6500 米”。这套暗语的排列组合,非圈内人,绝无可能知晓其意。

后来,在火炬登顶之前,其实已有一队中国人马先期越过山巅,保卫登顶的火炬队员。只是,它更不为人所知。

2008 年 5 月 8 日,上午 9 时 11 分,罗布占堆在珠峰上点燃了奥运火炬。仅隔 5 分钟,新华社就向全世界播发了反映这一情景的首张现场图片……

Beacon 手机不辱使命,但这不足以使它摆脱被放弃的命运。是年年底,不仅没能获得继续投入研发的资金,联想移动还面临被出售的命运。甚至联想研究院也不被 CEO 阿梅里奥看好,因为不创造当期利润。对于老贺、韦卫,以及杨元庆这些对未来有深切思考与理解的联想人,其痛如何?比如老贺,“即使是佛祖,他也会发怒吧!”

对联想手机,这是另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了。

tushu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2015-5-07 15:14下一篇

2015-5-07 13:5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