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weizhizao 2015-7-15 19:24

B 君专栏 | 赢家只有一个

profile

 

第二话:《叮叮 2.0》

line

第一话回顾:如果宁静是最大的奢侈,你愿为它付出多大代价?
丁丁把叮叮卖给了南方最大的科技公司——飞马,湾碧也就赚得了第一桶金…

 

凭借着 2000 万的资金,湾碧与海外一些电子产品商建立了合作关系,当时是国内的第一家。由于当时国内的电子商务还停留在 C2C 的个体商业模式,湾碧作为一个潮流电商平台,在前两年的发展中几乎没有碰到什么竞争,收入扶摇直上,年利润迅速达到了千万级别。

对于一个成立不足三年的公司,这种胜利来得太容易。公司战略的先机由几个顶级脑袋确定,其他的人们不过是打着一份工而已。哪想到浑浑噩噩三年后,平均每个人的收入都翻了一倍。不知不觉,公司上下散发出一种养尊处优的气质,就像将军带兵赢得一场战役后,士兵们也会拿着圣上发的奖金过上几天骄奢淫逸的生活。

一年前加入湾碧的小白,刚从 4S 店开回一辆宝马 3 系,蓝色的德国油漆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亮丽的光辉,每天上班时保安小李都会羡慕地看着小白潇洒地从车里钻出。小白当然能读懂小李羡慕的神色,有时会拍拍他的肩膀说句“早啊,今天天气真好”。上班时他喜欢把车钥匙放在办公桌靠走道的一边,还在放钥匙的那个角落专门铺了一块羊皮垫,车钥匙的宝座仿佛是对另一侧凌乱文件的嘲笑。

另一边,许多叮叮的老员工在整合过程中离开了飞马,新东家为叮叮指派的高管急忙从公司内部抽调了几名老员工补缺。总而言之,叮叮严重水土不服,像是一棵从湖南移植到山西的橘子树,项目的经营状况扶摇直下。

水土不服还只是一方面,市场上智能手机和 LBS 的即时通讯应用开始涌现,叮叮也就沦成了一个仅供“老男孩”寄托情怀的徽章,原本的社交破冰成为了一个鸡肋的功能。叮叮虽然不咋地,飞马的智能手机业务做得相当不错,旗下的一款 IM (即时通讯)应用上线五个月,下载量以每月 25% 的速度暴涨。两边一对比,叮叮对于飞马高层而言,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打包饭菜。

 

division

 

这时 B 君召集了一次临时会议,提议将叮叮买回来。这次会议召集很突然,连第一个看到议程的秘书 Lily 也不明白 B 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现在收回叮叮,做一个升级版,借助湾碧的渠道去推广,销售是其次,更重要的是给外界一个印象:湾碧是有产品的。”

一名董事马上提出反对:“这个产品又没啥科技含量,要来有什么用,让别人看看我们技术有多烂吗?”

“其他人的意见呢?”

虽然是早上,参会的董事操心着刚开盘的股市,根本心不在焉:有的人揉着眼睛,端着手里空白的写字板,仿似在起草一份福泽百年的国家政策,其实在瞄着旁边的炒股软件;上任时间较短的人则是正襟危坐,睁圆了眼睛像是在说“虽然我没开口,但你们的算盘我看得很清楚”。只有首先提出反对的那位正在用眼神寻求着其他人的支持,像是在说“你们要没想法就支持我吧”。

话又说回来,这种隔岸观火的态度也不足为怪。

B 君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提议进行一次非正式的投票。董事会成员们玩着手机,打着哈欠进行了投票。不出意外,9 票反对,1 票赞成。不必说,唯一的赞成票来自丁夕…

 

ending

【背景单曲】《Change The World》 – Eric Clapton

【深夜阅读】Reuge Music Machine 3

mm3-chrome-face_1920_1

lik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2015-7-15 20:28下一篇

New York Times 2.0 时代到来,这次它终于免费了- NYT Now #iOS

2015-7-15 16:41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