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远必诛」这句话是怎么来的?

weizhizao

2015-09-03 19:04

没想到周三请假的 B 君竟然投稿来了。今天写的不是 B 君专栏,他要给我们讲一个故事:

profile

既然是胜利日,今天讲一个关于胜利的故事。

汉朝有个陈姓贫苦人家,夫妇俩都没有谋生的活计,以乞讨为生。一天,妇人发现自己身体有点异常,花三个铜板请郎中一看,有喜了!夫妇咬紧了牙笑了,他们知道即将到来的,除了一个生命,还有更艰苦的生活。他们给孩子起名一个“汤”字,希望他长大后,家里能天天喝上汤,最好是肉汤。

家境虽贫,夫妇俩还是挤出了几个铜板,请老师傅做了一支胎毛笔。笔上刻下了一个“陈汤”字,妈妈拿着笔抱着孩子说:“儿子啊,爸妈能给你的就这些了。”说罢留下两行泪。

陈汤很争气,自幼从捡来的破书上练字,竟练出一手好字和好文章。凭借着三寸不烂之笔,又在长安为自己谋取了个小官职。当上官之后,陈汤结交上了些显贵的朋友。其中一个名叫张勃的公子哥赏识他的才华,还把他举荐给了朝廷。

这个当口,陈汤父去世了。他一心期盼着朝廷的诏书,狠下心没回家奔丧。结果这不孝之举传到了朝廷中,不但陈汤自己滚进了监狱,还连累好友陈勃遭到谴责,削减食邑二百户

不孝归不孝,陈汤的才华也是确实了得。脚上还戴着镣铐,又有人大力举荐他,让他从囚徒再次成为了朝廷命官。他深知自己仕途的开端已经蒙上了灰色,便剑走偏锋,向圣上请命出使西域。

西域,在今天让人联想起“风光”,在汉朝让人想起的是骁勇善战,扰乱边疆的匈奴。

陈汤没有心思游山玩水,前往西域的路上,他登高望远、观察地形,像是如临大敌的将军。后来朝廷看陈汤这小子表现还不错,就给了他一个西域都护府副校尉的官,俸禄二千石。与陈汤一起出使西域的,还有骑都尉甘延寿,俸禄同样为二千石。他们俩,就是当时汉朝在西域的最高军事指挥官。

相比于陈汤,甘延寿的出身要显赫得多,他出身名门,少年时就善骑射,被选拔到御林军中。他很有力气,投石块、举重物一般人都赶不上他;轻功也很好,据说飞檐走壁莫奇怪去去就来。

有趣的是,甘延寿跟陈汤一样,都是因为才华出众被举荐为官,后来又跟陈汤一样因故入狱。出狱后再次为官,跟陈汤这对难兄难弟一起走上了西使之旅。

西域这时候也不太平,一方面匈奴正在内乱,五个单于(部落头子)争夺王位。其中有两个部落头子,呼韩邪单于、郅支单于都把儿子送到汉朝为质,差不多是在说:“我儿子都在你这了,相信我,不会捣乱的。”

呼韩邪深深了解汉朝的强大,为了表示诚意,亲自千里迢迢跑去拜见汉元帝称臣。呼韩邪的外交动作让郅支单于心生醋意。郅支单于心想:“好你个皇帝老儿,跟呼韩邪这么亲热,我儿子不是儿子吗?”

然而对于素来彪悍的战斗民族,入质显然只是表面功夫,并卵。呼韩邪还没回家,郅支单于就兴兵征伐了如今吉尔吉斯斯坦一带的三个小国,还对护送呼韩邪归国的汉朝使臣百般刁难。没面子也没办法,“这么大老远,唉”,汉元帝叹了口气也就作罢了。

郅支单于越来越嚣张,后来向汉元帝要求带儿子回国,元帝作为大国首领也没有跟郅支单于多废话,还象征性地派使者护送归国。谁知道,护送的使者这一去,竟被郅支单于杀了。

“王八蛋!臭不要脸!”汉元帝狠狠摔下了手中的奏折。

另一边,郅支单于也自知这回稍微嚣张了点,虽然汉朝军队无法长途奔袭,但跟汉王关系更亲密的呼韩邪就不一定喽。况且探子来报,呼韩邪近年日渐强大,哪天突然发难也是够我受的。于是郅支单于逃到了附近的康居国,跟康居国国王互娶对方的女儿,结下了不清不楚的翁婿关系。

后来,跋扈惯了的郅支单于,又不知怎地突然发狠杀了自己的老婆,康居国的公主,还残忍把尸体切成多块。

division

狂妄的郅支单于不知道,正在路途上的陈汤,已经打起了他的主意。一方面这家伙穷凶极恶,在西域霸道一方,汉元帝不爽他已久。若是他强大起来,说不定哪天还会打起汉地的主意。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原因是,除掉这块隐患将是多大的军功啊!每每想到这里,陈汤就无法入眠。他总是会拿着那只胎毛笔,站在西域的星空下的帐中看着地图沉思。

他要干掉郅支单于这个边疆的老虎,要成就千古的军功!

想法成熟后,陈汤请甘延寿喝酒,把国事利害和攻伐策略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这个王八羔子郅支单于,迟早要欺负到我们头上,必须干掉他!汉朝大军虽然无法长途奔袭,但是郅支单于恰好是这么想的,以为我们拿他没办法,肯定也没有防范我们进攻。你看,边疆屯田的官兵不少啊,我们命令乌孙国出兵,集合成一股力量,一举歼灭郅支单于,这是旷世奇功啊!”

甘延寿深以为然,说:“好,我们这就禀报圣上,等他同意我们就动手!”陈汤却不以为然,尝试说服甘延寿先斩后奏:“这几千里来回多耽误事?非常的情况要有非常的做法,我们先干了再说!”甘延寿不同意,坚持要先上书奏请皇上批示。

正准备上奏出兵讨伐,甘延寿却病倒了。那天晚上,陈汤在军帐中拿着胎毛笔,不知在写些什么东西。

这时圣上似是与出使西域的俩人心有灵犀,传来一道圣旨:“动用一切的力量,干掉郅支单于!”不用说,这道圣旨出自陈汤的手臂,甘延寿没想到,他竟然胆大如此!甘延寿慌了神,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说:“大胆!你可知道这是诛九族之罪?”陈汤不以为然:“万一成功了呢?”甘延寿还想说些什么,陈汤已经拔出了剑,怒斥道:“大家已经集合了,你小子想阻挠军心吗?

甘延寿不说话,陈汤叹了口气,对他说:“你身体不适没关系,行军的事我先安排,你就安心休养吧。”甘延寿舔了舔发白的嘴唇,艰难地点了点头。这一刻,出使西域正式变成了出兵西域。

接下来,陈汤迅速集结了汉军、胡军共 4 万人,大军分为六个军阵向郅支单于进发。郅支单于城外,只见城头上彩旗飘展,数百名披甲兵士登高守备,有的还在向汉军招手挑逗。陈汤心想“哼,看你能嚣张多久!”遂令弓手放箭。本来郅支单于还想逃跑,没想到乌孙国也跟着来了,说不定这一跑就要栽在自己曾经欺凌过的邻国手中。

军师这时说:“汉军远道而来,不能久攻,坚守一段时间他们就打不动了。”

第二天,陈汤命令将士四面齐用火攻,又击鼓助威,汉军冒着烟火突破外围的木栅,并且趁机冲进土城。郅支单于身边只有男女数百人及一些吏士,毫无抵御能力。汉兵勇猛击杀,将郅支单于刺死。

军候杜勋割下郅支单于单于的首级,又从狱中解救出两名汉朝的使者,从宫中搜出已故使者谷吉所带的文书信件。入城将士搜捕敌军,诛杀了郅支单于的妻妾、太子以及得封的王公等共一千五百一十八人,生擒官吏一百四十五人。另外俘虏敌兵一千余人,都交给了参与打击郅支单于的小国军队。

尘埃落定后,陈汤坐在军帐里,又拿起了那只胎毛笔,写下了那封著名的奏折。前半段自然是套话,简略说了下事情经过,夸夸圣上英明,最后的一句话却是响彻中国史的强音。随着这句话一起送到皇上眼前的,自然还有郅支单于的人头,那句话说的是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注:本文根据《陈汤传》演义而成,若有考究不实,敬请呵呵。

banner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