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weizhizao 2016-9-01 09:55

现代高楼里的“新工匠”

导语:真正的工匠精神不只是回到传统,更不是守旧,而是从传统出发,让传统在当代的技术背景下,从当下的审美和生活中,重新赋予其新的价值。

发现生活之美

“挺可惜的,大家都有那样很微小但真实的时刻,我觉得应该被更好的呈现出来。”

说这话的是韩伯啸,vivo 公司一名产品经理。彼时他在地铁车厢,观察旁边女生如何给自己的自拍磨皮美白。“没有毛孔了,连皮肤的肌理都没有了”,他这样形容那张照片:“照片里只是一个漂亮到只有五官的面孔,这个面孔却无法让我产生任何感想。”

韩伯啸认为,每个都有自己最独特的美,他希望能够将每个人的不同展示出来:“只有在真的基础上,美才会有感染力。比如一个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刚练完舞,拍了一张自拍,这时她面颊的红色,额头的汗珠都是真实的有张力的细节,这些细节能让你感动,让你身临其境的感受人物的气息。我们要把这些呈现得更美,而不是直接抹除它们。”

他这样比喻:一个平庸的工匠,手下每一件作品都是一样的,但一个优秀的匠人,却能让每一件作品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他希望能够成为后者。

1

X7 产品经理韩伯啸 

这种对美的理解并不是无所依凭的。作为一家“接地气”的公司,vivo 所有的员工,包括副总甚至老板沈炜,都有过在柜台卖手机的体验。“我们每年都会到卖场站柜,与导购同吃同住,跟他们聊天,亲自向消费者销售一部手机。”直接接触消费者,才能让产品与研发人员更深切地感受到消费者想实现怎样的拍照效果,需要什么样的拍照功能,X7 另一位产品经理胡宇航告诉记者。他刚刚从从成都、南京、西安站柜回来,嗓子因为长时间和消费者说话交谈而变得沙哑。

2

X7 Plus 产品经理胡宇航

站柜之后的调研报告,仅关于自拍的就长达三百五十多页。基于这些观察,他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大多数用户用前置摄像头拍照与用后置拍照的频率其实不相上下,甚至,晚上 21 点以后前置拍照的频率更高,然而分享的数量却很少。

“这说明大家都爱在晚上拍照,却又对这些照片不够满意。的确,夜间自拍不够清晰是一个之前没人能解决的消费痛点。但是现在,vivo X7 做到了。”胡宇航如是说。在中国导演艺术中心的 X7 发布会上,他和韩伯啸一起在蓝色的灯光下为大家介绍了那颗小小的“柔光灯”,当在晚上或者室内等光线不佳的环境下自拍时,它便会自动打开。这颗灯的名字叫做“ Moonlight ”,它如月光一般柔和的光就像魔术师的手一样,拥有把人变美的神奇魔力。

此灯虽小,却是 vivo 产品团队研发理念的凝结。对他们而言,从当下的审美和生活中出发是他们必须坚守的原点,产品研发的初衷是为了更优雅的解决消费者的具体问题。

“没有捷径的路”

核心技术研发部的工程师卜祥玉最初拿到柔光灯的时候,发现这个灯亮度很亮,一点也不“柔”。

“柔”是一个相对感性的形容词,但对于理工科出身的工程师来说,这种感觉是亮度、色温等多种数据综合与协调的结果。“灯光会经过第一层灯罩分散,分散之后又会通过涂层盖板又一次发散,每个步骤中细微的数据差别都会造成完全不一样的灯光效果”卜祥玉解释。除了材料本身,灯光效果还会受到周围光线环境的影响,光线昏暗的室内,酒吧,餐厅,商场,阴天的街道,阳光明媚的树荫下……不同场景下的光源干扰会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但研发团队却要求这颗柔光灯能够在消费者生活中所有场景下都达到最好的补光效果。“让一种灯光在所有场景下都达到最好的补光效果,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卜祥玉告诉记者:“没有其他的捷径可以走,我们只能把所有场景都测试一遍”。灯光参数、灯罩和涂层,会有十几种不同的组合,而每个组合,卜祥玉的团队都要在几十个场景中进行上百次测试和调校。当被问到从头到尾到底测试了多少次,卜祥玉侧着头回想了好一阵,却摇头道:“已经记不清了。”

3

vivo 的研发人员正在模拟生日场景进行拍照测试

卜祥玉的技术研发团队,一直在走这条“没有捷径的路”。由于 vivo 对手机外观以及拍照效果都有很高的要求,手机行业内公用的摄影元件中的内环马达比较大,会使得摄像头突出于机身,没有办法让 vivo 手机在“拍得好”的前提下还“长得好看”。所以他们选择自己重新设计摄影元件。摄影元件的制作周期特别长,甚至比产品开发的时间还要长三个多月,所以必须要早早确定下来。但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这一次新品 X7 的发布,就因为摄像头的制作时间无法缩短,推迟了整整一个月才上市。

按手机行业的营销步调,这高考刚刚结束的一个月正是手机销售的“黄金期”,可想而知,这一个月的推迟上市会造成多少损失。

“但公司从来不会拿这些给我们制造压力”,说到这里,卜祥玉感慨:“如果由于突发状况无法赶上既定上市期,公司宁可承担损失延后上市,也决不允许达不到期望值的产品流入市场。”这是 vivo 一贯的原则。然而每到这种情况,研发团队却会给自己巨大的压力:“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因为这证明我们的工作还不够好。”

这段时间里,研发部办公室的灯经常到凌晨两三点还亮着。在最后的攻坚阶段,各个部门的工程师们甚至自愿被“关”在实验室里连续熬了一个礼拜,连吃饭都是由其它部门的小伙伴送过去。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并没有让卜祥玉感到艰辛:“都是刚毕业就在一起工作的伙伴,这么多年在一个团队,大家都养成了一样的习惯”卜祥玉鼻梁上厚厚的镜片也无法阻挡他眼睛里闪烁的光芒:“那时的我们像一股麻绳,拧着劲,就要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从他的眼神中,我仿佛看见了《瓦尔登湖》中柯洛城里那名做手杖的匠人的影子——“材料纯粹,他的艺术纯粹,结果怎能不神奇?”

纯粹意味着专注。专注于产品本身,对技术及细节精心雕琢,这是保障极致品质的必然选择,也是这群工程师门的研发艺术。

4

vivo 的光学实验室

“火眼金睛”是怎么炼成的

在卜祥玉的技术研发团队里,还有一位大神级工程师严思志,因为用肉眼就可以辨别色温,他总是被叫做“火眼金睛”。在他浓密的眉毛下面,的确有一双深邃黝黑的眼睛。

这双眼睛从两年前的“阿波罗计划”起就开始研究拍照。

vivo 的“阿波罗计划”是以 Xshot 为起点开启的重点研发手机拍照的计划。就像美国著名的登月计划一样,这个计划调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公司专门为这个项目成立了新的部门与研发小组,甚至将工程师们打包送到美国,与高通公司的工程师在同一个工作室进行了长达数月的研发沟通,严思志就是其中之一。

那时候,vivo 的研究重点还在 Hi – Fi ,拍照方面的技术基础在行业中并不拔尖,但他们希望做出行业里最好的拍照手机。严思志说,为了攻克难题,他在美国的那段时间,白天要和高通公司的工程师解决技术问题,晚上又要和中国的同事对照调整参数,这样几乎一整天都在工作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半月。这样集中全部资源的研发努力最终使 Xshot 成为当时市场中手机拍照技术最顶尖的产品之一,创造了数个行业第一,得到许多发烧友的热捧。对于 80% 都是从“阿波罗计划”才开始研究拍照的工程师们来说,这无疑是一场艰难而令人欣慰的胜利。

那短短数月的研发周期,最后竟然为 vivo 积累了如此多的拍照技术,如今回想起来,严思志也觉得实在不可思议。

“如今研发部的同事们对单反的调校、PS 、摄影都非常了解,甚至有人成了摄影大神,业余还会街拍。”卜祥玉对记者说,因为研究拍照,他的审美水平也大大提高,就连他的妻子也喜欢带着他逛街,请他提出色彩搭配等方面的建议。而严思志也由以前的“周末宅男”变成了如今一到周末就出去拍照摄影甚至观察专业摄影棚的“摄影专家”。

这群“新”工匠对待生活的态度已经不能简单用“热爱”来形容,他们对研发的热情,几乎到了“哪怕我一生中不再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也要把它做得十全十美”的极致地步。

5

卜祥玉与严思志进行拍照参数调试

从索尼的工业设计到老罗的情怀,“工匠精神”似乎是手机行业永恒的命题。vivo 也提出过自己对“工匠精神”的看法:“真正的工匠精神不只是回到传统,更不是守旧,而是从传统出发,让传统在当代的技术背景下,从当下的审美和生活中,重新赋予其新的价值。”

这群来自 vivo 的研发人员虽然在现代高楼里办公,但是却有着传统工匠的坚持、专注与敬业,同时又赋予了这份匠人精神新的含义。他们体现的新时代的匠人精神,融合了对新技术、新思维、新生活方式的审美与思考,是现代意义上的专注、专业与创新的结合体。他们在生活的洞察上进行创新,在技术的沿革中寻求挑战,在手机拍照领域追求着最极致的美感。

这份匠人精神,可能会令他们更慢、更难,但是他们乐于如此,也必须如此,也将一直如此。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0文章总数
最近:

#发售提醒# AdPlus2016 "早鸟票" , 手慢无!

2016-9-05 17:26下一篇

空调、Wi-Fi、西瓜,如何让幸福的信号条永远满格?

2016-8-30 17:37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