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架波音 777 退役了,它将会在这里和一架 787 安度余生

生活

2018-09-25 21:46

9 月 17 日,波音与国泰航空共同宣布,全球首架波音 777 客机正式结束 18 年的服务生涯。

作为全球首款采用复合材料制造、首款采用 CAD 绘制技术设计的商用客机,这架标榜着波音当时最高技术的商用飞行器,将会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皮马航空航天博物馆安度余生。

▲ 全球首架波音 777-200 飞机,机尾编号为 B-HNL. 图片来自:Planespotters

全球最高效宽体客机的传奇故事

从国泰退役的这台波音 777 注册号为「B-HNL」,型号 777-200(简称:772),可以说是波音 777 家族的「元老」机型了。

而在喷上国泰航空的涂装前,这架波音 772 其实是波音公司的测试样机,主要用于性能测试和展示。

▲ 首架波音 777 客机试飞,摄于 1994 年. 图片来自:Medium

80 年代,波音已经通过「巨无霸」747 和 767 占据了全球中、远程客机市场。但在这两款机型之间,波音认为他们需要一款载客量比 767 更多、比 747 更高效的机型去填充 300~400 人载客市场的空隙。因此在 1986 年,双发双通道的 767-X 开发计划便立项启动了。

▲ 波音民航客机体积对比(777-200ER 介乎于 767-300 和 747-400 之间)

起初 767-X 计划只是单纯地对 767 的机体和机翼放大,提升载客量和航程,主要目标是和麦道公司的 MD-11 竞争。然而好景不长,彼岸的空中客车公司也开始通过 A330、A340 两款飞机来抢占波音的中远程市场,这令 767-X 计划一时陷入了两难境地,也让计划成为了波音的一场豪赌——

没有能拿得出手的竞争力,航空公司也对它不感兴趣。

▲ 波音 777-200 开始被定为于 A 型市场,之后型号开始往 B 型市场靠拢. 图片来自:波音

在对 767-X 计划重新定位后,1989 年,波音重新开展 767-X 机型的研发,并在一年后公布 777 项目。在新方案里,波音将当时最新的航电系统、动力系统、机体设计和机舱布局,结合 Working Together 项目的八家航司的意见后,波音的工程师根据航司的需求进行了多项针对性开发。

比如可以选用通用电气专门为 777 家族开发的 GE90 引擎(全球最大民航引擎),也可以选用普惠 PW4000、劳斯莱斯的 Trent 800。

▲ 被 GE90-115B「吹」起的沙石. 图片来自:通用电气

起初波音对法国达索公司开发的 CATIA(Computer-aided Three-dimensional Interactive Application)3D 系统并没有太大信心。毕竟在此之前,飞机设计主要是通过图纸绘制,电脑在那时仍然是个新东西,更别说是用来设计数百上千个精密飞航零件了。

▲ 设计师使用 CATIA  设计波音 777(摄于 1990 年). 图片来自:波音

不过在经过数十次的成功测试后,波音最终还是决定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采用 CATIA 来完成 777 的整机设计。因此在电脑的精密支持下,777 成为了首款没有用于测试设计的原型机机型,且在不久后的 1994 年完成了首次展示飞行。

而这架代表着波音公司顶尖技术成果的样机,编号 WA001,也就是这次从国泰退役的 B-HNL。

严格来讲,B-HNL 不是国泰接收的首架波音 777 客机。毕竟这架飞机在首飞后一直被波音用于一系列的非破坏性测试,以及后续 200ER、300 等机型的项目开发。直到 2000 年才正式交付国泰航空(国泰为 777 八家启动航司之一)。在此之前,美联航的 777-200 已投入运营,国泰也已经在西雅图接收了在 200 型基础上增大的 777-300。

但作为全球最高效的民航客机之一,无论是对波音还是国泰而言,B-HNL 都有着重大意义。

▲ 交付国泰航空的波音 777-300 型飞机. 图片来自:crewroom

退役后的民航飞机会去哪?

由于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B-HNL 在结束 18 年的飞行生涯后并没有像国泰最后一架 747-400 那样在「飞机坟场」里结束光荣一生,而是被波音和国泰捐给了皮马航空航天博物馆安度余生。

美国南加州的维克多维尔机场、莫哈维机场、亚利桑那州的戴维斯蒙山空军基地、皮纳尔县机场都是著名的「飞机坟场」。这些机场都位于干燥的沙漠地带,以防止飞机被湿气腐蚀。

▲ 图片来自:Airliners

机场内临时停靠着各国退役的民航客机、美军退役战斗机,同时我们也能看到国内的上海航空、南方航空、四川航空涂装的各种机型。他们将可能会被转让给私人或机构、为其他尚未退役的老机提供备件、被完全拆解报废。

看到国内航司的飞机,满满都是熟悉的感觉……

▲ 天合联盟涂装南航波音 777-200 型飞机,注册号 B-2056,2015 年退役,机龄 17.7 年。(图源:Airport-Data)

▲上海航空标准涂装波音 757-200 型飞机,注册号 B-2834,2016 年退役,机龄 22.2 年。(图源:Airport-Data)

▲ 南方航空波音 777-200ER 型飞机,注册号 B-2058,2017 年退役,机龄 19 年,主要执飞南航越太平洋航线。自此,南航全部 777-200ER 机型全部退役。(图源:Olav Groening)

在飞机坟场里的飞机有部分是完整的,也有一部分会被拆卸成零件备用。比如南航的这台 B-2058 ,舱门和引擎都被拆走了。同样被拆卸的还有更早退役的 B-2055(国内第一架 777-200ER 型客机)。

被拆走的部件可能被用于尚未退役的客机或「客改货」航班里,这也是航司处理退役飞机和老飞机的方法之一。

▲ 被拆解部分零件后的 B-2058,图源:Stu Carr

由于这些沙漠机场存放着上千架大家伙,因此当我们从空中俯视机场时,能看到下面这番壮观景象:

▲ 整齐排列的联邦快递货机

▲ 从各家航司退役的飞机,你能认出来吗?

著名的戴维斯蒙山空军基地存放着 4000 多架美军退役飞机,但由于这里属于军事管理区,因此游客仅能参观,不能随意拍照。如果想要拍照留念,基地旁边的皮马航空航天博物馆是个不错的参观地。

▲ 俯拍戴维斯机场. 图片来自:Flexport

和前面的「飞机坟场」不同,皮马航空航天博物馆除了是存放极具纪念价值的退役飞机以外,还是图森市的一个航天科学景点。

如果说维克多维尔和戴维斯机场是飞机的「坟墓」,那么皮马就是飞机的「星光老人之家」。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博物馆之一,皮马航空航天博物馆由自愿者运营,里面存放着从各地捐赠的上百架极具纪念价值的飞机。比如当年被美军定义为秘密项目的 SR-71 黑鸟侦察机、亲历二战风云的 B-24 轰炸机,以及美国首架「空军一号」总统专机 VC-137B。

▲ SR-71 黑鸟侦察机. 图片来自:Pima air

▲  前「空军一号」总统专机 VC-137B,曾服务于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和尼克松总统(图源:Pima air)

当然,除了军机以外,我们还能在博物馆里见到不少退役,由航司和制造商捐赠的民航客机:

▲ 由波音 377 基础改装而成的「彩虹鱼」运输机,垂直尾翼为 NASA 标识(图源:Pima air)

▲ NASM(美国航空航天博物馆)捐赠给皮马博物馆的美联航波音 727 客机,注册编号为 N7004U,为波音首架交付商用的 727 客机。(图源:Pima air)

▲ 注册号为 B-2921 的波音 737-300 型飞机,缔属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该机服役于 1993 年,在经历 19 年的飞行生涯后,于 2012 年正式退役。(图源:CHRISTELER STEPHANE

和前面几款旧飞机不同的是,我们竟然也能在博物馆里看到前些年才面世的波音 787。

实际上,这架编号 ZA002 的波音 787-8 是当时试飞机组的其中一架,该样机于 2009 年首飞,2015 年被波音捐赠给皮马博物馆。机上的 ANA 涂装为纪念首架 787-8 交付商用的航司日本全日空。

▲ 图片来自:Ipernity

据悉,从国泰航空退役的 B-HNL 将会停泊在这架 787 样机和南航 737 之间,在两款兄弟机型的陪伴下度过接下来的「退休」生活。

无论是具有纪念价值的 B-HNL,还是在沙漠机场里静待安排的数以万计的退役飞机,他们都曾受到过欢迎、见证过历史、翱翔于天空。在无数次承载和风雨下,他们都完成了每次任务,让无数乘客安全到达目的地,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

▲ 图片来自:Airlinerwatch

这就是一架飞机的使命和一生,在时间的大轮下,他们将会在沙漠中再续传奇。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