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成万豪的高空咖啡店,做的不仅是虚荣心生意

商业

11-09 19:22

加班间隙看到朋友圈「晒」高层酒店度假照片,不用太羡慕,朋友们可能没出国度假,也没去酒店,可能只是去了一趟「伪装酒店」的高空咖啡店。

▲该咖啡店的推荐. 图片来自:小红书

伪装成万豪的咖啡店

一家怎样的咖啡店才能伪装成大阪万豪酒店?

其实只需要一个身处高层的大落地窗,超五星酒店标配床褥,再配一身酒店浴袍。

根据南都报道,这个名为 pétales 的「高空咖啡店」位于高层写字楼,占地不足一百平米,供拍照的大床外,还有一些相当常见的拍照布景,如出现得非常别扭的浴缸,玫瑰色小餐桌等,它的前身为一家花艺店。

▲ 咖啡店的实际店面. 图片来自:搜狐

仔细看这个高空咖啡店在网络上的走红路线,「宣传」推广的不是这个「布景」有多真,而是强调「本店造假」。第一批社交网络晒图的客人,他们晒出并不是「某某酒店」住店体验,而是直接表明自己身在这家假网红店,通过小花费就拍摄了这些「仿酒店」」照片。

 这个推广套路,真是反其道而行,通过打假来突出「仿真」。

摄影 KOL 去体验这类拍照店,与美妆博主寻找体验「护肤品平价替代」 的套路差不多。他们带着「打假」和「猎奇」的目的前去探路,新鲜、有争议的地点容易吸引大众眼球,他们的粉丝可能正是这类店的目标群体。

这个出动到大床来「仿」酒店的咖啡店,目标群体明显是拥有强烈「晒图」欲望的社交媒体用户。

▲实际拍摄场景. 图片来自:搜狐

以这家网红咖啡店「模仿」的大阪万豪酒店为例,超五星酒店高层房每晚费用约 2000 元人民币。这家「酒店风」咖啡店的宣传口号为人均消费 88 元。

根据消费者反馈,在走红初期,这个花费为咖啡店的甜品饮品的花费,而目前由于「吧台整改」,该店不提供甜食,只能拍照,消费为 50 元/位。

因为到店的客人不少,客人消费餐饮后需要「等位拍照」,因为核心景点——高层落地窗为背景的大床,只有一张,要拍「万豪酒店照」要排队。在如此简陋硬件和繁杂软件之下,真想用 50 元获得超五星级酒店体验真是想太多了。

▲ 大众点评

从小红书、大众点评、口碑等平台的评价来看,目前这家网红点「人山人海」,拍照过程可能会被几十双眼睛盯着,更不用考虑每天「接待」这么多客人的大床和酒店浴袍的卫生情况了。

这样的服务显然只能吸引一次性消费。一个配床的落地窗,各种角度,各个光线条件,来来去去也只能拍出风格类似的照片,显然不能持续满足客人们的晒图需求。

更不用说职业博主们的推广需求。一个正常的网红,不可能总是穿着浴袍躺在窗边大床、别扭的浴缸上做产品推广,这样的「网红人设」显得精神不正常。

东拼西凑制造「拍照地」

说起「假布景」景点,相信有点年纪的朋友会回忆起著名「假布景聚集地」——深圳世界之窗。

那时交通不便利,旅行的选择没有那么多。到深圳世界之窗,体验一下国内著名景点的微缩版,已经是不错的旅行「打卡」选择。没想到多年后,世界之窗过气了,微缩版「纪念碑谷」却流行起来。

▲西班牙 La Muralla Roja. 图片来自:Travelpop

西班牙 La Muralla Roja 红墙因为造型像游戏《纪念碑谷》中的画面,被称为「现实版纪念碑谷」,成为了著名景点。世界各地开始仿建相似的粉红色建筑,打造各式各样的「纪念碑谷」。

因为小红书达人们的发掘和推荐,还在建的广州纪念碑谷也开始走红。

位于科腾工业园的「广州版」纪念碑谷,建筑造型自然是仿西班牙原版红墙并参考游戏画面。为了让客人拍出外国感,还添加了其他网红元素,如,伦敦红色巴士、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的灯柱等。

▲ 广州纪念碑谷. 图片来自:小红书

就是这样一个东拼西凑的「景点」,目前收费为手机拍摄会员价 150 元/小时,非会员 200 元/小时,影视拍摄则达到了行业价 800 元/小时。从小红书的关注度和反馈来看,这个影视基地还相当受欢迎,不少消费者愿意多人拼单支付一小时的费用拍「到此一游」照。

模仿、微缩其他景点之外,网红店还流行起复古,自我「创造」风格。春丽吃饭公司,亚洲吃面公司可以说是这类「拍照店」的典范。

参见同类店铺,广州琶洲琶堤的 MateMate,门外亮着「娱乐场所」的霓虹灯,室内布置着《世界爱猪病协会》主题,调侃各类主义的标语,摆着不能玩的电子游戏机,以及被干稻草包围的破浴缸。

▲MateMate

这种风格难以定义,假复古,也算不上工业风。自以为有风格,实际放弃了创造,把猎奇的元素拼凑一下,制造几个不常见的空间,供喜好新鲜的年轻人拍照。

这些店既不提供果腹的美食,也非要进行任何有深度的话题讨论。既不务实,也非理想。但正是这种容易被诟病的开店风格,让春丽吃饭公司走红,在半年左右,客流量超过五万,全国各地出现了三十多家「山寨店」。

▲MateMate

这些「山寨店」正「千店一面」地复制着,虽然已经不能抢得网红热潮的头啖汤,但也不愿意落后。开店这回事,也如 90 后的职场,是「每日一新」的比赛,商家们为了生计,忙着转场。

可惜消费者的胃口永远不会被满足,厮杀进入白热化后,网红店必然要抛弃相似的面孔,没有不可复制的竞争力,可会面临淘汰。

布景店实际上是一种新型摄影棚

美味的食物被好看的食物打败,舒服的环境被怪异的布景打败。这种趋势慢慢改变了商家们的开店思维,直接「制造」适合晒图的场景吸引客流量。「伪装酒店」的高空咖啡店、广州纪念碑谷、春丽吃饭公司,正是这种思维发展到极致的表现,也被批评为消费虚荣心的生意。

穿着浴袍在某家咖啡店被围观着拍照,接着在社交网络晒出,配文自己身处某家豪华酒店,这种做法确实有点别扭。但任何消费观都不是凭空产生,有其复杂的时代原因。

虚荣心、晒图欲望只是导致这个消费倾向的一部分成因,其背后是越来越完整的网红经济产业链,布景店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新型摄影棚。

▲SoHo 社区顶层公寓.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从网红商业化的角度,网红们寻找适合植入产品的场所,商家也寻找网络媒介渠道,是线下商店与网络媒介的资源置换合作。

满足双方条件的「完美公寓」应运而生。这个完美的公寓位于纽约曼哈顿 SoHo 社区顶层,装潢时尚、漂亮,不仅有堆满抱枕的大床,还有玫瑰金色调的客厅,视野开阔的顶楼,风格完全满足千禧一代社交用户的审美。

与深圳的高空咖啡店要营造的度假感不同,这家公寓显然是要伪装 instagram 网红们的家。「入住」这家公寓,网红既能维持时尚「人设」,推广的产品也能较好地「出镜」。

▲ 公寓内拍摄的产品植入照.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最核心最商业化的是,这类拍照场景实际是广告,公寓里所有家具都是某知名品牌的「植入」。网红在晒产品的同时,这些家具也会作为背景出镜,获得同样的推广效果。

不要以为虚荣就是社交账号「晒图」的全部原因,背后有其复杂的经济关系。「晒图店」实际上在为越来越丰富的商业推广提供舞台。

社交网络「晒图」功能鼓励人们分享,鼓励虚荣心膨胀,催生出了拍照网红店。而网红经济发展起来后,也会反过来,利用人们的社交分享欲做更大的生意。

▲ 公寓内所有家具都是植入广告.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如果认为「伪装住酒店」的社交分享太过虚荣,不妨也认真审视下自身的社交和消费态度。

是否被社交应用诱导着不断晒图,刷朋友的动态停不下手。在这个所有物件都在说「我很好,快买我」的消费浪潮下,是否有足够的定力,不被社交网络上的各种营销信息迷惑,作出没有意义的花费。

题图来源:搜狐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