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特斯拉首席小白鼠

人物

11-07 10:33

伊隆 · 马斯克,比你想的还要激进。

作为特斯拉 CEO,马斯克经常一边自己坐在 Model S 上,一边召开电话会议。车辆的驾驶交给 Autopilot,也就是那个时不时会出次意外的自动驾驶系统。

他这么做不仅仅是想节约时间,而是在「以身试法」。The Information 在最新的报道里,披露了马斯克的新身份:特斯拉 Autopilot 的首席小白鼠。

马斯克亲自披挂上阵测试 Autopilot。他开着工程版的 Model S,装着开发者版的 Autopilot 软件,还用了特斯拉员工都不敢轻易尝试的激进驾驶模式设置……

特斯拉很多 bug,都是这位 CEO 找出来的。

有很多人质疑 Autopilot,马斯克自己也知道这件事。实际上,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推出后不到一年,就经历了它的第一起致命交通事故。

在内部的全员大会上,马斯克激昂陈词:与其等十年后把 Autopilot 打磨得成熟完美了再发布出来,不如现在就去防止事故、拯救生命。如果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就不肯对世界做出这些贡献,是懦夫的行为。

「我们不会去做舒服的事。我们要做正确的事。」

首席小白鼠马斯克

作为首席小白鼠,马斯克开的特斯拉 Model S 并不是普通消费者能买到的版本,而是汽车里的「工程机」。

他车上安装的 Autopilot,是尚未发布的开发者版,其中各种参数配置还可以自行调整。于是,就有了马斯克设置出来的特殊版本,我们姑且叫它「马斯克特调激进版 Autopilot」吧。

激进在哪?

还记得今年 6 月马斯克在 Twitter 上发出的那张「疯狂麦克斯模式」照片吗?说不定就是他测试中的工作照。当时调侃的更激进的「洛杉矶高速公路模式」,也可能是小白鼠马斯克的日常。

但是,它是个还不那么成熟的软件,还不太会像人类老司机一样随机应变。

按照特斯拉员工的说法,马斯克特调激进版 Autopilot 可能会让司机陷入「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见到的境地」。

这个版本就像一个不那么规矩的人类司机一样,比如说,会和前车保持比较短的距离,在变换车道时也不会留出太多空间。

虽说有时会遇到麻烦,但激进的测试风格也带来了非常明显的好处:Autopilot 的不少大 bug,都是马斯克发现的。

开着车、找着 bug,同时开着电话会议,似乎已经成了马斯克的日常。

马斯克现在在试用什么功能呢?

大胆猜测一下,他前些天在 Twitter 上说的「高级召唤」(advanced Summon)功能应该是其中之一,也就是按着特斯拉 App 里的 summon 按钮,让车像个宠物一样跟着你。

也可能还有其他的马斯克特调脑洞,就不是我们能猜到的了。

除了马斯克之外,Autopilot 团队成员们也会同样是自己的小白鼠,但是,没有谁会设置得像他们老板那么激进。

马斯克为 Autopilot 制定的目标也非常激进,他一直公开表示特斯拉正在开发城市道路自动驾驶功能,一年左右就能实现。

不过 The Information 采访的知情人士说,普遍城市道路的自动驾驶可能还需要好些年,不过明年也会有一些小进展,比如在驶出高速后遇到红绿灯和停止标志时自己刹车、自动右转等等。

决战就看 Autopilot

外媒 The Information 评价说,马斯克亲自测试特斯拉的软件,也反映出 Autopilot 对特斯拉真的很重要。

这早有端倪,在马斯克 2016 年写下的第二个「十年计划」中,他给自己立下 4 个 flag,其中「发布完全自动驾驶技术」就位列其中。

这四个目标分别是:

  • 将个人太阳能产品集成化
  • 将产品线覆盖主要的地面运输系统
  • 发布完全自动驾驶技术
  • 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共享出行

今年,Autopilot 开始快速迭代。马斯克 6 月表示,Autopilot 的可靠与性能在未来 6 到 12 个月内将呈指数增长。V9.0 版本发布时说「即将推出」的 Navigate on Autopilot,也在 10 月底实现了,搞定了高速的上导航、变道、自动找出口。

此前,马斯克甚至建议,未来的机器人出租车(robotaxi)服务也可以使用 Autopilot 系统。

看好 Autopilot 的不仅有马斯克,一些分析师也认为,特斯拉决战自动驾驶全球大战的制胜利器就是 Autopilot,可能让特斯拉股价反弹的也是 Autopilot。

最近两个季度财报发布后,马斯克还会让 Autopilot 团队的三位领导一起参加电话会议,向华尔街解释这项技术目前的进展,回答分析师们的问题。要知道,一家正常公司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通常只有 CEO、CFO、COO 和一位投资者关系经理。

Autopilot 团队探秘

在 Autopilot 背后,有一个神秘而庞大的团队。

根据 The Information 披露的信息,特拉斯内部拥有 200 多人在为 Autopilot 而努力,其中包括一位鲜为人知的马斯克家族成员。

这是一个如同马斯克一样激进的团队,致力于尽快把实验室研究带入现实世界,出于安全原因,一个正常的公司往往不敢这么干。

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应这种氛围。

2014 年中,Autopilot 项目成立以来,团队高层已经多次变换。上一位 Autopilot 的负责人是大名鼎鼎的凯勒(Jim Keller),今年春天他离职加入了英特尔。

凯勒离开后,特斯拉挖来 Snap 高管鲍尔斯(Stuart Bowers)与卡尔帕西(Andrej Karpathy)一起,共同负责 Autopilot 的业务发展。

尽管上述两人都向马斯克汇报,工位离得很近,但热情开朗的鲍尔斯被认为更像是 Autopilot 的首席运营官,他要确保所有的软件团队能按时交付更新。在他手下有大约 100 名员工,从事地图、质量控制、模拟和固件等业务。

安静的卡尔帕西带领一个 35 人的扁平团队,他们利用机器学习技术,让特斯拉电动车能通过摄像头和其他车载传感器识别物体。正是这个团队,让马斯克能彻底甩开之前的合作伙伴 Mobileye,不用每辆车都非给对方授权费。

另一位直接向马斯克汇报的高管班农(Peter Bannon)也在帮助特斯拉实现不被合作伙伴控制的愿望。班农的团队正在研发一种新的 AI 芯片,目的是为 Autopilot 提供更为强大的计算力,进而摆脱对英伟达芯片的依赖。

而且班农还有研发雷达传感器的计划。目前,他的团队大约有 70 名员工。

尽管在上面三个团队里,卡尔帕西的视觉团队人最少,但可能最受马斯克关注。两年前,他的堂弟詹姆斯(James Musk)作为自动驾驶的软件工程师,加入这个团队,并参与了训练神经网络、处理传感器数据等工作。

卡尔帕西还有几员大将。

其中包括本硕毕业于浙江大学的 Guangzhi Cao,他此前供职于苹果公司负责 iPhone 摄像头的研发,现在负责特斯拉的车载摄像头。

最后放一张图,来看看特斯拉的高管体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 ),作者为夏乙、安妮、问耕,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