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 50 亿的亚马逊第 2 总部最终敲定,为何引发全美关注?

公司

2018-11-15 14:55

亚马逊 HQ2(第二总部)敲定:纽约和北弗吉尼亚。

1 年之前,亚马逊为第二总部的选址城市开出了一张巨额支票:50000 亚马逊新员工招募计划,50 亿大楼建设费用,该城市将拥有科技巨头总部所在地的光环。而城市的成本则是只需数十亿美元的税收优惠和对主办城市的潜在改善。

▲ 位于纽约皇后区的长岛市滨水区,位于东河沿岸。预计亚马逊将在附近找到部分扩建项目。

一时间,全美轰动。如果形容其为一场「全美选秀」,那么基本情况如下:

  • 选美目标:选出一个最佳的亚马逊新总部。
  • 参与选手:20 个州,238 个城市。
  • 海选时间:14 个月。
  • 奖金:50 亿美元,50000 就业机会以及未来无限可能。
  • 冠军:纽约州长岛市(Long Island)和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水晶城(Cristal City)。

▲ 长岛市位于纽约最繁华的地段

  • 奖金分配:纽约州长岛市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水晶城均各自获得 25000 个平均年薪超 15 万美元的工作岗位。纳什维尔将成立卓越运营中心,创造 5000 多个就业机会。
  • 政府奖励:未来十年长岛市将对亚马逊提供超 15 亿美元的基于表现奖励;获得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水晶城的 5.73 亿美元基于表现的投资奖励。
  • 戏剧性:原本只想选一个城市,结果出现了第 2 总部分拆;多了一个「卓越运营中心」。
  • 最终结果:亚马逊在美国三个海滨城市都拥有重要据点。

▲ 经济中心纽约到政治中心华盛顿航班只需 1 小时,与弗吉尼亚阿灵顿水晶城正好落座在白宫的两旁

这次事件极具研究价值,因为有太多未知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深究,比如亚马逊为何搬迁?为何是这两个城市「中奖」?科技企业与政治的敏感关系如何等等,当然,还有极具争议的亚马逊 CEO 贝佐斯本人在这次事件中的角色。雷锋网为你一一解读。

亚马逊走出西雅图原因:影响当地房价

实际上,众多猜测都有,抑或是与城市长官主张不同,抑或是亚马逊想靠近华盛顿缓和监管,抑或是纽约等城市更具吸引力。但根本上,西雅图的城市发展已经于亚马逊的发展出现了某种「脱节」。

雷锋网了解到,从更广泛的地铁区域来看,西雅图、纽约和华盛顿地区的中位数房屋成本约为 40 万至 45 万美元,而三个地区的每个房屋每月租金仅为 1900 至 2200 美元。

  • 购房价格来看,阿灵顿(弗吉尼亚水晶城附近)的 664000 美元,西雅图市的 740000 美元,长岛的 846000 美元。
  • 租房价格上看,长岛市每月约 3100 美元的租金远高于西雅图和阿灵顿(两者均约 2100 美元)。

▲ 西雅图、华盛顿、纽约三地房价对比

亚马逊此前表示,其西雅图总部已经注入了 380 亿美元,超出了公司在建筑物上用于区域经济的费用。西雅图当地的政府人员并没有对这些数字提出异议,但他们也一直在努力跟上亚马逊惊人的增长及其对公共交通、学校、公路网、公园和公用事业的要求。据悉,亚马逊现有员工 45000 多人、占用大楼 40 多幢、办公面积 1000 万平方英尺。

▲ 亚马逊在西雅图的占地面积

可以看出,这家科技巨头在西雅图拥有约 400 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另外还有 600 万平方英尺的租用空间。

尽管亚马逊为员工购买公交卡,并正在建设一条专用的自行车道,确保 55% 的员工可以步行上班,但是亚马逊业务增长实在是太强劲了,西雅图已经成为美国房价最昂贵的地方之一,迫使低收入居民搬到遥远的郊区。2015 年,西雅图周边的金县首度出现了无家可归的群体。

根据联邦住房及城市发展部公布的最新数据,2017 年,金县的无家可归者约有 11,643 人,仅次于纽约市和洛杉矶县。那一数字包含了住在庇护所等设施的人们,以及在户外露宿的人们。

▲ 金县无家可归人口总数高居全国第三(数据来源:联邦住房及城市发展部,图片来源:《西雅图时报》)

金县居无定所的无家可归者数量亦是全国第三,这其中包含了住在车内、帐篷内及地方街道上的人们。2017 年,县内有 5485 人居无定所,比去年激增了 21%。

上述数字强调了贯穿整个西海岸的无家可归问题的严重性。2018 年 9 月,贝佐斯宣布将捐出 20 亿私人资金用于支持在美国解决无家可归群体问题的团体,并在服务欠缺的社区建立更多幼儿园。而在参议员伯尼 · 桑德斯对工人待遇进行持续数月的批评之后,亚马逊也宣布将所有员工的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 15 美元。

不过,最低工资标准不太可能对该公司在北弗吉尼亚州的招聘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此前亚马逊表示,其设施将主要雇用白领工人,平均年薪超过 10 万美元。

当然,并不是西雅图及其附近区域有此担忧,就连华盛顿也必须追赶经济发展角度。

华盛顿政府委员会估计,即便没有亚马逊,到 2025 年,该地区也需要增加 235000 套住房,以跟上预期的就业增长步伐。根据 Urban Institute 最近的一项分析,亚马逊的到来可能会将目标推高至 267000 以上。目前,到 2026 年,它将增加约 170000 套楼盘。

各界褒贬不一:有人觉得是「骗局」,有人为亚马逊辩护

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选址活动,有人提出质疑:亚马逊选个第二总部真的需要历时 13 个月,从足足 238 个城市中去筛选吗?而最后得出的结论竟是纽约和弗吉尼亚这两个城市(前者是美国经济中心,后者是美国文化中心),这不是很荒唐吗?他们认为这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追根究底是亚马逊想争取更多的城市优惠政策。

但也有人为亚马逊辩护。由于难以在一个地区找到 50000 名合格的工人,其中许多是计算机工程师,因此分拆对亚马逊有意义。划分项目还可以缓解由于公司增长对住房、交通网络和学校的压力。

另一种说法是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等公司被纽约、洛杉矶、西雅图和华盛顿等城市所吸引,因为这些城市已经对文化、公园、大学和交通等资产进行了变革性的公共投资。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美国众多城市宁愿付出数百亿美元资金,也要争夺这个机会?

据资料显示,每年美国各州、各城市会花费高达 900 亿美元的税收减免和现金补助,以敦促企业在各州之间迁移。这不仅仅是联邦政府在住房、教育或基础设施上的花费,而且由于城市和州不能印钞票或者存在大量赤字,这些交易会从地方政府所支付的一切资源中获取稀缺资源,例如学校、道路、警察和监狱。

有人做过统计,在过去 10 年中,波音公司、耐克、英特尔,荷兰皇家壳牌、特斯拉、日产、福特和通用汽车各自获得了价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补贴方案,要么将公司总部迁至美国境内,要么经常将总部保持在原地。据报道,此前新泽西州和马里兰州为亚马逊 HQ2 提供了 70 亿美元的补贴——这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多的政府资金「馈赠」(尽管均化为了泡影)。

令人尴尬的是,亚马逊与各城市签署的保密条款,实际上给予了亚马逊浏览大量关于城市的信息,同时阻止公民知道该城市当选的官员正在做些什么来吸引价值 8600 亿美元的亚马逊。

此前,有人觉得华盛顿会成为第二总部所在地,主要猜测依据在于从一开始贝佐斯就在该地区有着强有力的个人关系,特别是他去年在该市 Kalorama 社区购买的 2300 万美元豪宅以及他对华盛顿邮报的所有权。当然也有人指出,亚马逊希望能够在华盛顿附近向联邦政府求助,或者是因为人们越来越担心监管机构可能会对该公司采取反垄断诉讼,或者因为政府已成为亚马逊的关键客户。毕竟,硬件条件上,华盛顿也满足的。

  • 位于人口超过百万的大都会区
  • 稳定、友好的商业环境
  • 距离人口中心不超过 30 英里
  • 距国际机场不超过 45 分钟车程
  • 1 至 3 英里内可达主要高速公路 / 主干道
  • 公共交通便利
  • 办公空间可在未来扩充至 800 万平方英尺

▲ 图为亚马逊开出的「硬件条件」

根据此前亚马逊对 HQ2 的选址标准清单,华盛顿地区自然符合亚马逊所要求的许多标准,其中包括大量有才能的工人、强大的公共交通系统和便捷的机场通道。当然,现在猜测也没用了,华盛顿就是落选了。

一家大型公司可以振兴市区,成为城市的吸引力吗?

《纽约时报》此前的文章这样写到:创新神话曾经一度出现在硅谷郊区车库或办公园区的后面。科技产业不是在大城市的街道上孵化,而是在新泽西州默里山(美国科学家最集中地区)和加利福尼亚州硅谷(科技企业林立)等昏昏欲睡的小村庄里孵化。

可以说很形象了。

雷锋网 (公众号:雷锋网) 觉得,在眼下的中国来看,的确会如此。阿里巴巴与杭州、华为腾讯与深圳等都在实打实地印证着这句话。在美国,这种现象依旧在上演。

威斯康星州和制造业巨头富士康

几年前,威斯康星州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以超过 30 亿美元的补贴计划吸引了富士康(雷锋网注:同样数量资金,可以给威斯康星州的每个家庭大约 1700 美元)。富士康表示,它将建立一个大型制造工厂,创造约 13000 个工作岗位。现在,富士康似乎正在建设一个规模小得多的工厂,投资额只有初始承诺的四分之一,而且大部分装配工作可能由机器人完成。与此同时,威斯康星州补贴的预期价值增长到 40 多亿美元。

堪萨斯州、密苏里州与 AMC 娱乐公司

美国的堪萨斯州和密苏里州一共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在同一地铁区域内跨越国家线路来回「拖拽」公司。几年前,堪萨斯州向 AMC 娱乐公司提供了数千万美元的补贴,而密苏里州通过另一个激励计划让 AMC 从堪萨斯州搬掉了 Applebee 的总部,最后这两个州以 5 亿美元私了。

纽约市与谷歌、Twitter

亚马逊实际上如果来到纽约,也并不孤单。谷歌和 Facebook 已经在这里设立了总部(没有国家补贴)。谷歌计划将纽约市的员工人数增加 1 倍,达到近 20000 人(刚刚罢工的也主要是这部分群体),而 Twitter 的第二大办公室就位于纽约曼哈顿(它最大的是在旧金山市中心)。

这样的联姻在世界各地无数的城市正在上演…

城市生活是围绕社会契约建立的

有趣的是,商业分析师兼亚马逊专家斯科特 · 加洛韦(Scott Galloway)发布了一个有趣但真实的图片,显示贝佐斯的住宅与公司现有和未来总部之间的距离。我们权当一个戏剧性的因素来理解即可。

▲ 贝佐斯在三个城市的家到公司的距离

「城市生活是围绕社会契约建立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兼建筑公司 PAU 的创始人 Vishaan Chakrabarti 说,像纽约这样的超级巨星城市的经济价值创造助长了公司和城市都希望融入的「反馈循环」。

什么是「反馈循环」?对于初学者来说,这意味着城市和州现在更有理由将资金投入到哈德逊河下的地铁、公交和新隧道,并为连接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停滞不前的 BQX 有轨电车项目提供支持,所有这些都将为亚马逊服务。

反过来,主导电商的亚马逊(尤其是图书)可以预先在当地学校课程中做出自利的承诺,在教育上优先帮助本城市。

亚马逊可以从纽约的增长中获利,就像纽约可以从亚马逊的存在中获利一样。这实际上不仅仅是亚马逊的技术在发挥作用,而是涉及到很多政治经济文化问题。

这就是现代大城市的运作方式——也许我们看不懂,但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本文来自雷锋网,作者为王刚,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如需转载请至雷锋网官网申请授权。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