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新巴别塔:从圈子到知识分层,我们正在变得更加单向度

商业

2018-12-04 10:09

互联网世界里,最不缺乏的就是「圈子」。

因为相同的特质活跃于一个社群,为了共同的爱豆聚集于一个超话——如今,「与相似的人连接」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

互联网产品深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法则,创造出一个个「顺应」人性的细分空间。从小组,到话题板块,再到社区——小圈子中,沉迷于同质性的我们如鱼得水。

当构筑信息舒适圈成为社交网络的基石,越来越多的内容屏障将人们隔离,形成一个个看似脆弱、但鲜被打破的圈层,让身处其中的用户感受到「我们」和「他们」的划分。

如今,这种「圈层意识」正一点点从互联网产品设计的逻辑外溢,愈发深刻地影响人们界定物我、认识世界的思维方式。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深入观察互联网中的圈层现象,和大家一起探索不同的逻辑和话语体系是否正在构筑新的数字巴别塔。

「5G 都来了,怎么人们都在说 IG 牛 X」?

代沟本身是人类历史上最不新鲜的话题,每一代都嘲笑着上一代的刻板,忧虑着下一代的垮掉。

可是互联网原住民们的成长和崛起为代沟添加了新的维度。

在线下,如今的 00 后和学生时期的 X 时代,Y 时代有着相似的活力和相似的叛逆,不同在于,00 后创造出了和线下语境完全不同的线上文化:

在 QQ 上找网友叫 cqy(处 Q 友),换成贴吧则变成了 cby(处吧友),去 QQ 空间点赞评论叫 nss(暖说说)…… 全媒派往期文章《进击的 00 后与社交的无限种可能:我们都一样》曾提到,对于高度依赖线上互动的 00 后来说,他们社交暗语中的很大一部分,就是用来定义社交关系本身的。

而当 00 后黑话与 00 后饭圈相遇,则产生了一套圈外人需要注释才能读懂的话语体系。

于是,哪怕是年龄差最小的 90 后,也被排斥于 00 后自得其乐的圈层之外。在千禧年后诞生的这批年轻人眼里,代表「上个世纪」的 80 后、90 后就像面容严肃的古董。毕竟,90 后当年拿着非智能手机,为超级女声用短信投票的经历如今听来也确实像是博物馆里尘封的历史。

如此的互联网话语代沟,当然不只是 00 后的专利。就比如为了杨超越而氪金的虎扑直男们,最开始去微博拉票、打榜唯有两眼一抹黑;而曾见证过蓝洁瑛眼波流转的人们,大多是不知道 IG 夺冠到底有何意义。

在现实中,nss 的 00 后可能关掉空间后移步微信向 90 后请教备考经验,杨超越粉和王菊粉可能合租一居,为蓝洁瑛惋惜者和疯狂为 IG 打 call 者可能每天走进同一个会议室——生活中,他们相处起来平静如常,但在互联网世界,截然不同的标签将他们分割,形成一个个界限分明的圈子。

在这种「圈子」最初是中立性的,人们因为共同点而聚集在不同的兴趣小组,其间,并没有围墙高筑、深沟相隔。

而当人们逐渐追求更细致的属性吻合时,圈子的准入门槛就会随之提高。内部越是生态成熟、越是自成体系,旁人越会感到自己是个局外人。

之后,圈子的门槛一步步「升级」成了壁垒,各家互不侵犯时一切风平浪静,但一旦出现挑战壁垒的行为——无论是王凯白宇蔡徐坤,还是梅格妮和虎扑直男,只要有人充当了砸缸的司马光,一场战斗就往往在所难免。

这时,一切早已不再是和平的圈地自萌。最初的「代沟」也许微不足道,但经过互联网世界的发酵后,圈子的界线处,唯有高耸的铁壁铜墙。

高筑的圈层壁垒

和有相似属性的人聚集,本身是人类自古的天性。社交网络的存在则是加强了人类的这种趋向,在内容分发、功能设计上不断地强化「圈子」的概念,从而提供顺应天性的「舒适感」。

当人们的获取信息的方式越来越无法摆脱算法的相似推荐时,就会被无形的力量拉入一个固定的「圈子」:

热爱电竞者,会「以为」全世界都在讨论英雄联盟决赛;执着于偶练者,看到满屏的推送会不断强化「爱豆是宇宙流量王」的观念;而每天以育儿为己业的年轻妈妈们,几乎不管点开什么类型的 APP,看到的都是和育儿有关的新闻、问答和直播课,更别提页面周围推送的全是奶粉或早教的广告。

曾经,人们购买的报纸包含着多样的版面,你急着翻出娱乐版的同时,眼睛也会瞄到深度调查报道的大标题。在那个「回音室」尚不牢固的年代里,你会不由自主地接触着不同质的信息。

随着「个性化」成为席卷几乎所有互联网产品的核心理念,算法帮用户过滤掉了越来越多的「信息杂质」。人们如愿以偿地获取到了高纯度的信息,但某种程度上却成为了被包裹在过滤泡中的信息巨婴,局限在高度狭窄的资讯空间中。

这些互联网产品不仅给人们投喂最符合个人偏好的信息,还尽力将人们拉进最具有同质性的环境中。当你与一群相似的人连接时,相似的内容会不断为你提供思维认知上的舒适感,越是舒适,你越被牢牢地黏在这个平台中,欲罢而不能。

为了让用户不「逃离」这些精心构筑的圈子,社交内容产品往往会使出各种心机小手段。比如,用排行榜激励各个「圈子」,让身处其中的人们随时感到一种自家即将被赶超的危机感,从而更加死心塌地地留在圈子里发光发热。

再比如,内容的提供者逐渐向细分领域深耕,这不仅增强了人们对内的认可感,还培养了一种差别意识,让人们感到,「我们」和「他们」是不同的:

聚焦在怀旧向 bot 之下的人们快乐点赞转发时,会感到「我和那些只看过喜洋洋和佩奇的小朋友是不同的」;

年代的不同也许无关紧要,但次元的不同可能就意味着不在同一个沟通的维度。

圈子运转的核心逻辑是内部的同质性,而不同质通常意味着打破高筑的壁垒。全媒派往期文章《虎扑直男 VS 梅格妮,大型破圈层 Battle 背后其实是司马光砸错了缸》里,就记录了一场两个平行宇宙的正面刚——圈层文化迥异带来的不只是认知上的差别,也是行为准则上的分殊,冲突的两方平日里都感到逻辑自洽,但冲出舒适圈才发现,还有另一方不曾认知、或说是不愿认知的天地。

愈发单向度的人?

近年来,对「信息回音室」的焦虑早已不是新鲜话题。抛开人们在宏观层面所担忧的的观点极化、社会分裂,互联网圈层的构筑对微小的个体到底意味着什么?

从收获来看,这样一个崇尚「同质相聚」的互联网环境给了人们轻松得到归属感的机会。昔日,人们可能花费数月数年,才会在自己的社交关系中找到一个具有小众兴趣点的同好;而现在,互联网提供了最大程度的便捷来实现「连接」的愿望。

可是,这种轻易的连接,背后也承载着沉重的代价。

当寻找到一个舒适合群的环境变得无比容易,人们便可以将自己的认知和信息来源全部寄托在线上个性化的环境中,可以不再需要像曾经那样,在不同质、不舒适的现实人际关系网中不断进行社交妥协。

这看似是一个降低成本的过程,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减少了很多与多样化的人和信息接触的机会,愈发将「相似」等同于「正确」,陷在熟悉的思维方式里,难以真正理解「其他阵营」的逻辑。原本,游弋于「相同」和「不同」的人们是双向度的,但如此的环境,却培养出越来越多趋向于单向度的人。

单向度的人们驰骋在互联网世界里,也许可以自得其乐。但却并不知道,那个单向度的箭头,最终会引向何方。

互联网最初诞生时,承载着开放、互联的梦想,在一些充满乌托邦色彩的想象里,互联网能够建造起一座通向崭新的纪元的高塔。

而几十年后的今天,圈子分隔、认知分层,人们在各自不同的细分环境里,形成了不同的逻辑和话语体系,于是,在互联网的广袤平原上放眼望去,唯有一座新巴别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为腾讯传媒,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腾讯全媒体智库,捕捉全球内容风向,聚焦前沿传媒研究,链接行业先锋人士,发布重磅峰会、报告、招聘信息。在这里,定位未来。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