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的新生意:卖「滤镜」

商业

12-07 15:21

拍照 5 分钟,修图 1 小时。这是你的日常吗?

▲ 图片来自 Giphy

但如果拍照 5 分钟,甩个滤镜就让你的照片变成最喜欢博主的风格,这主意听起来不错吧?可以确认的是,大量 Instagram 的用户都觉得这很好。

平心而论,网红也许多种多样,但他们间有一个共同点——都很会拍照(修图),尤其是在 Instagram 这种以图片为主导的平台。所以说,当网红们拿出「核心竞争力」的个性滤镜出来卖给粉丝时,自然就带领起一轮热潮,热得连明星裸照都不够它们火了。

不泄露明星裸照了。让我们来曝光 Instagram 网红们的滤镜预设吧。

「滤镜」买卖存在已久,但是个小圈子生意

▲ 图片来自 Travel Insurance Direct

当我在说卖「滤镜」时,我指的其实是专门应用于修图软件 Adobe Lightroom 中的「预设(preset)」。

简单来说,「预设」就是在亮度、曝光、白平衡、颜色等各个选项中以特定参数形成的一个组合,在 Lightroom 里导入这个预设,你的照片仿佛就被套上一个滤镜,呈现出特定的视觉效果。

▲ 图片来自 Giphy

对于大部分专业摄影师来说,照片的后期工作就和拍摄工作同样高强度,甚至称得上是创作过程的重要一部分。这种情况下,用得顺眼的预设不仅是减轻工作量的利器,有时候更是个人风格的制造工具。

很多年前,就有公司和少量著名摄影师开始为打造付费的专业预设。

拿 VSCO 为例,它是 iOS 平台上其中一款最受欢迎的收费图片处理 app,但它背后的公司 Visual Supply Company 其实是靠卖专业预设起家的。「技术迁移」下,这些动辄上百美元的预设成为了 iPhone 里几美元的一个的滤镜,触及到更加多用户。

▲ VSCO 官网上销售的预设

但愿意掏钱买这些预设的用户,大多还是靠这吃饭的职业摄影师/博主或重度爱好者。

Adobe 的一次更新,改变了「预设」的可能性

Adobe 知道,从电脑端到移动端的过渡是挡不住的趋势,因此,它将于 2019 年把功能和电脑版一样的 Photoshop CC 应用带到 iPad 上。

▲ 在 Adobe MAX 2018 上我们看到了熟悉的面孔,图片来自 Machash

在那之前,Adobe 今年也做出了一个重要的更新——让用户可通过云服务同步 PC 版和移动端的 Lightroom 预设。这意味着,购买或自己做了预设的用户不必再经历各种导出导入设置等繁冗步骤,就能轻松地在手机或电脑端编辑和使用预设。

▲ 手机端的 Lightroom,图片来自 The Luxe Lens

为了保持特定风格,很多网红都有自己固定的预设。当创造和分享的方式变得更便利,越来越多网红就开始将自己的「拍照风格」作为一种产品销售。

拿起手机拍下你的生活,套上所喜欢网红的私家预设,顿时间,你的生活看起来也变得更美好了,效果简直比买网红同款衣服更有幸福感。

除此以外,Lightroom 预设变得对手机端更友善还有一个重要意义——Instagram,甚至大部分社交网络,都是偏好手机摄影的平台。

一些我曾合作过的品牌告诉我,他们发现那些看起来不像是专业摄影作品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的互动效果会更好。事实上,他们更想要那些看起来像是用 iPhone 拍的照片。

即便是摄影师的作品,他们都会裁剪处理得就像是用手机拍的一样。

职业摄影师 Kelly Lane 分享道。只有看起来像是用手机拍出来的照片才更吸引人,因为 Instagram 的大部分用户都是「手机摄影师」。

虽然是「卖滤镜」,但卖的从来都不只是滤镜

虽然大家都是「卖滤镜」,但摄影师和网红的生意性质不同。摄影师的滤镜生意就和国内的 PPT 模板市场类似,是一种做出成品后躺等收入的过程,而网红们的预设事业,则更像一种品牌运营活儿。

(预设消费)更多在于人,而不是在于滤镜本身。在过去,人们买滤镜是因为它们好看,但现在,人们买滤镜是因为滤镜是他们喜欢的人做的。

Mike Moloney 说,他建造了电商平台 FilterGrade,上面贩卖着 Lightroom 预设和 LUT 视频滤镜等数字商品。很多网红都会将自己的预设放在 FilterGrade 上卖,并向平台支付交易额 30% 的费用。

▲ FilterGrade 上销售的预设,一般在介绍处都有创作者的 Instagram 连接,图片来自 FilterGrade

Maddy Corbin 就是 FilterGrade 的用户,她在 Instagram 上有 3 万多粉丝。点开 Corbin 的页面,你能明显看出她那标志性的粉系风格。

Corbin 的预设包价格定于 25 美元至 200 美元之间(约合 172 元至 1300 元)。因此当她说花了几个月在 Lightroom「探索实验出我想要的美学风格,以及什么颜色才能代表我的品牌」时,好像也挺合理。

如果你以为大家买完滤镜开始使用就完事,那就太天真了。

网红预设的使用者和一般摄影使用者其中一个最大的使用区别在于,不少人在发布用了特定预设的照片时,都会在推文里以「#」标上网红的名字。

Rachelle Swannie 在 Instagram 上有八万粉丝,她以 25 美元(约 172 元人民币)的价格卖预设。

Swannie 不时得腾时间看类似「#rachelleswanniepresets」话题下的帖子,这些大多是购买了她预设的网友发出来的「使用作品」。Swannie 得确保自己的预设产出作品质量在线,并检查有没有人冒充她的滤镜。

你要设计预设、给它做市场营销、销售,然后还得想方设法保持吸引力。

FilterGrade 的 Moloney 说道。

预设是一件得体的数字「衣服」

▲ 图片来自 Green Wedding Shoes

随着预设市场越来越火,甚至有网红开始放下「网红正职」,潜心做起预设来。

Dinh 原本是一位生活方式网红,但现在她更多精力都用在设计预设,运营自有的相关网站预设专用 Instgaram 账号

▲Dinh 的预设可「提升你的品牌和 Ins 内容」,图片来自 Instagram

对于 Dinh 来说,在网红社区保持走在趋势最前端对生意至关重要。她甚至会定期和用户沟通做调研,了解大家喜好,以调整预设的风格。拥有 3 万粉丝的 Jessica Turnquist 今年夏天开始做预设,到了现在,生意好得也已经得把预设做成全职工作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预设在变现粉丝经济之余,同时也在走出一条回归「贩卖审美」的道路。

现在,连非网红都开始看上这门生意了。Caroline Patterson 仍在读大学,但她最近也开始在 Instagram 上专设账号卖预设了。

▲ 原是「素人」的 Caroline Patterson 也开始加入预设大军,图片来自 Instagram

在她看来,一个得体的公开 Instagram 账号,现在已经成为年轻人个人形象的组成部分,因此很多人都有去优化的需求:

Instagram 是当下最常用和重要的社交媒体。如看你想营销自己,但你的个人平台看起来却很糟糕,那很可能会毁了你。

也许 Instagram 应该做个「预设市场」,预估火热程度能和我们「表情包市场」有得比。毕竟,Instagram 上近乎所有人,都喜欢发好看的图片,并需要好的滤镜。

提图来自 Quay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