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为何成了他们心目中的下一个「黄埔军校」

公司

2018-12-24 15:08

12 月初,知名种子基金风险投资公司 First Round 向全美 529 名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发出了一份问卷,涉及这些创办于 2018 年的企业一年来的整体发展情况,如融资氛围、股权退出环境以及运营挑战等,其中有一项调查结果颇为耐人寻味。

Uber为何成了他们心目中的下一个“黄埔军校”

在问卷中,有一个「未来五年内,哪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最有可能产生下一代优秀初创公司创始人」的问题,共有 23% 的受访者选择了 Uber。紧随其后被提名的分别是 Slack(16%)、Stripe(15%)以及 Airbnb(14%)。懂懂笔记对这一项问卷的相关内容进行了整理和分析,希望能为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带来一些启发。

「由于高度集中的创业环境(尤其是在运营方面),未来很多创业公司创始人可能会来自于 Uber。」今年 7 月,记者丹·普里马克曾做出上述判断。

近日,一家由两位 Uber 前高管乔西·莫勒(Uber 前纽约市业务负责人)和威廉· 巴尼斯(Uber 前西海岸城市运营负责人)联合创建的名为「移动资本」的投资基金,正在受到众多 LP 的青睐,而这家公司的主要投资目标,则是那些由 Uber 前员工创立的在双边市场及出行领域的初创公司。

「不管你怎样看待 Uber 的文化,所有在 Uber 工作过的人都会告诉你:Uber 的负责人就像在经营着一个迷你型公司的集合体,很多优秀员工都具有相当多的能力来尝试新事物,」记者丹·普里马克如是说。

共享经济、按需经济及无人驾驶理念成为信念基础

相比于关心如何成为下一代优秀初创企业的「黄埔军校」,Uber 此时正在关注着更为重要的两件事情:

在 12 月 6 日 Lyft 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的申请以后,Uber 紧随其后在 12 月 8 日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的申请。这将影响到二者之中谁会首先敲响共享出行领域的「上市」钟声。

Uber为何成了他们心目中的下一个“黄埔军校”

12 月 14 日,Uber CEO 达拉·科斯罗沙西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公司的文化转型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基于文化的工作也永远不会结束。」著名企业家、投资人里德·霍夫曼将 Uber 目前的转型称为从「海盗」向「海军」文化的转型,而这种声音很可能影响到用户和投资人未来对 Uber 的信心。

就在 Uber 准备上市的同时,上述调查问卷中的的 Slack(基于云的专有团队协作工具及服务)、Stripe(为个人及企业提供互联网支付服务)、以及知名的 Airbnb,都是在 2019 年向 IPO 狂奔的独角兽,并且都在各自专注的领域独领风骚。那么,为何那些新创科技企业的创始人会普遍看好 Uber?

成立于 2009 年 3 月的 Uber,在 2019 年的 IPO 估值可能达到 1200 亿美元,远远高于福特(市值 333 亿美元)、通用 (市值 495 亿美元)、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估值约 94 亿美元)三者之合,也高于在 2008 年 8 月成立、同处共享经济领域的 Airbnb 的估值(目前 Airbnb 估值约为 380 亿美元)。

Uber 的高估值也源自于投资人对其在未来科技领域趋势中所处位势的认可。在 First Round 公司做出的关于「当前哪些科技趋势被关注」的问卷调查里,「共享经济」、「无人驾驶」和「按需经济」名列前十,而这三项都与 Uber 目前及未来的业务方向有关。

Uber为何成了他们心目中的下一个“黄埔军校”

▲ 数据来源:First Round

值得一提的是,Uber「对平台的强调多于对产品的强调」也一直被硅谷很多创业公司奉为成功的秘诀之一。

「作为创业圣地,硅谷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考虑平台开发多于考虑产品创新的文化心态。产品的功能是有限的,而平台的价值则取决于使用它的用户。而且这种模式可以很容易地在未来被变形到其他领域。如今像 Facebook 和 Uber 之类的公司都在不断建立自己的平台以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聚焦在平台上将会是未来的重要方向。」企业及内容市场营销顾问瑞安·罗宾逊在近期提到硅谷创业公司成功的秘诀时公开表示。

而与此同时,Uber 在平台背后的系统架构能力也同样重要。

在首次将规模扩大到 2000 名工程师、1000 项服务以及 8000 个项目代码仓库时,Uber 首席系统架构师马特·兰尼在一次技术论坛上分享了一个「有哪些是我希望在 Uber 扩容到 1000 项服务以前便知道的事」的报告,其中提到了微服务、使用太多开发语言的代价、平台性能问题、日志跟踪以便错误排查、压力测试、故障测试、版本迁移、开源以及如何协调 2000 多名工程师开发工作的问题。

这些挑战给员工带来了压力,也促使员工不得不如同火箭般快速成长。对于毕业于名校并获得硕士学位、曾在 Uber 担任产品经理的丽萨来说,在 Uber 工作更像是一种投资。「Uber 当时给出的工资 ‘相当不具备吸引力’,但给了我机会来创造有意义的事物。创新是一件在 Uber 非常被倡导的事情,因为在那里解决的每一个问题都没有先例。」丽萨表示。

据应用程序数据网站 Business of apps 在 11 月 28 日的数据显示:

  • 目前,Uber 在全球 65 个国家和地区、600 多个城市运营。
  • 在全球完成 50 亿次出行。每日乘客数达到 1500 万人。
  • Uber 在美国共享出行领域的市场份额位于 69% 到 74% 之间。
  • 全球有 300 万名 Uber 司机,平均收入为每月 364 美元。其中 75 万名在美国,225 万在其他国家(竞争对手 Lyft 司机人数为 140 万名,完成了 5 亿次出行)。

在用户数量的地理分布上,截至 2018 年 3 月,Uber 在美国市场有 4180 万名用户;在巴西有 1700 万名用户;在欧洲最大的市场伦敦有 350 万名用户;在印度则据 2017 年 8 月的数据显示,有 500 万名每周活跃用户。

「四年前,我还在欧洲从事一份技术工作。在一次公司举办的宴会结束以后,我第一次使用了 Uber。在手机上轻轻点了几下,几分钟后一辆梅赛德斯汽车便出现在我眼前。我很震惊,然后从第二天开始便在网上搜索 Uber 的职位招聘信息,最后接受了 Uber 给我的新职位。」一位 Uber 前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当被问及「如果 Uber 这么糟糕,为什么大家都想要去 Uber 工作」做了回应。

据职场社交平台 LinkedIn 数据显示:2017 年,Uber 在职位申请数、职位信息查看数以及新员工留存数量等方面,位列所有公司中的第五名,超过苹果公司、特斯拉以及华特迪士尼等知名品牌。与此同时,Uber 从其他知名公司获得的人才数量,多于亚马逊、苹果公司以及竞争对手 Lyft。

「为了在新的国家突然发布准备好的代码,会连续奋战几天」、「面临紧迫的时间要求,在 Uber 中国业务发展期间得到了成长」、「晚上熬夜到很晚,最终创建了成为 Uber 业务核心的动态定价算法」……Uber 前员工在向媒体回忆 Uber 工作中的苦与乐时说道。

而这些,虽然远没有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提倡的「一周工作 80 小时」那么疯狂,却仍然给在 Uber 工作过的很多人带来了宝贵的实战经验,以及无法在 MBA 课堂上体会的惊心动魄。

崇尚创业精神的 Uber:上市以后会成就什么?

Uber为何成了他们心目中的下一个“黄埔军校”

无论是从 Uber 网约车司机、到 Uber 内部员工直至 Uber 公司,都像是一个小型创业的个体。据悉,Uber 喜欢招聘具有创业经历的员工,这些偏好也体现在 Uber 接地气的面试问题中。这些问题往往会让让面试者感觉就像「上班的第一天」。

比如,如果想要申请成为 Uber 的区域经理(负责进入新的城市和市场),候选人需要参加一个为期两小时的分析测试。而对于其他更要求具备创意能力的职位(如营销经理),则可能会要求候选人为 Uber 创建一个新的市场营销方案。

此外,运营协调候选人在面试时需要回答「如果 Uber 应用程序出现了故障,你会如何安抚司机?」;运营和物流经理候选人则需要考虑「如何让司机在假期里也工作?」;如果 Uber 的竞争对手带着无限的资金进入你所在的城市——设想你是他们,会怎么抢走 Uber 的用户?如果你是 Uber 的负责人, 又如何说服司机不要离开?」;软件工程师则可能需要应对「如果在一个小的产品功能上不太同意产品经理的想法,你是否会认为产品经理很笨,又或者他们不懂技术?」这样的问题。

要找到这些问题的完美的解决方案,或许更像是一个「先有鸡(解决真实问题)后有蛋(得到可行方案),还是先有蛋后有鸡」的问题,只有真正尝试过在真实商业环境中解决过实际问题的人,才能更快地给出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Uber 在面试过程中给出的这些难题,背后隐藏的是自己的进取心和「掠夺」文化。

也许正因为是在这些挑战过程中培养出来的惺惺相惜,专门用于投资 Uber 员工创建的初创公司的「移动资本」才得以出现。「该投资由大约 100 名 Uber 人组成(由于软银的助力,他们中的许多人拥有足够的现金)。如果这项资本最后发展成为传统的风险投资基金,也不要感到惊讶。」丹·普里马克提到。值得一提的是,Uber 的上市也将会使更多持有大量 Uber 期权的人变得更富有。

事实上,Uber 因为在出行领域给用户带来了极大便捷性,因而受到投资人以及用户(包括 Uber 司机和乘客)的喜爱,也因为其「按需经济」的特征吸引到更多群体,如想要研究新的「按需经济」模式及其背后影响的研究人员。

在这套商业模式从全新的概念到实际落地的过程中,作为一个规模越来越大的公司,Uber 面临过、也解决过不少没有任何先例可供参考的问题,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文化上。同时,新的问题不会停止出现,但允许「快速失败」、解决问题的理念,也使得未来的 Uber 可能继续成为出行领域的代名词。

结束语

「如何成为下一个 Uber?」,「又如何找到下一个 Uber?」,是当前硅谷许多新创公司、投资机构共同关注的话题。

等到 Uber 最终成功上市的那一刻,它也将脱下穿了十年之久的「创业公司「外衣。与此同时,那些伴随着 Uber 在全球战场麾战数年、经过市场考验、极具市场挑战精神的人才,如果带着对于未来科技趋势的敏锐商业洞察力、创新的理念和心态,一旦转战创业领域,在人才、技术以及相应资金和融资网络的支持下再次走出一个新的创业轮回,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为夏青,编辑为秦言,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爱范儿,让未来触手可及。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