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的工作时间,不应只意味着无止境的加班

生活

2018-12-27 18:11

有时候我们会开玩笑说,如果在招聘广告上看到「弹性工作时间」,那就意味着虽然不打卡,但永远也不会有真正意义的「下班」。

▲ 图片来自 Giphy

但并不是所有灵活办公时间制度都是这样。《纽约时报》近日撰文指出,越来越多公司在调整办公时间来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

几年前,德国慕尼黑大学的时间生物学教授 Till Roenneberg 曾在德国一家工厂进行了一场研究

他们通过测试了解工人的「时间型(chronotype)」——简单来说,就是去了解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更合适睡觉,在什么时间更合适工作。

随后,Roenneberg 根据不同人的「时间型」来分配工作班次,让「夜猫子」上夜班,「早起鸟」上早班。经过调整,这两个群体均认为自己的睡眠质量和满意度都提高了。

▲ 图片来自 《纽约时报》

现在,开始有企业将这套主动引进公司。丹麦公司 AbbVie 为员工找来专业人员,花了九个小时评估出每个人的「时间型」,并依此分配「上午型」和「下午型」办公时间。此外,了解了自己状态节奏的员工也可更合理安排工作内容,用高效时间段进行创意性工作。

这种灵活性带来了更好的工作成果。

AbbVie 的总经理 Christina Jeppesen 说,而根据员工反映,调整后的工作满意度从原本的 39% 提高到 100%。

但想要进行这种调整,必须先解决一个关键问题:了解自己的「时间型」,因为在咖啡因和人造灯光等影响下,很多人根本搞不清自己原有的生物节奏。

除了研究「时间型」,「每周 4 个工作日」也是今年被广泛讨论的实验性工时方案

▲ 图片来自 Business Tech

2018 年 4 月,奥克兰理工大学和奥克兰大学在一家纽西兰公司进行了一项试验,将工作周工时从 40 小时减为 32 小时(工资不变)。这家公司的 CEO 同意参与,一方面是想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同时也希望可帮助他们更好地协调工作和生活。

试验的结果很好,公司的工作节奏没有受到影响,而员工的合作和投入度均有提高,焦虑和压力则减少了。

研究人员表示,为了额外多一天的休息日,员工在 4 天里工作更有动力去专注工作,不仅「划水」时间少了,大家讨论的效率也高多了:「管理人员说,员工们更有创意了,他们的考勤也有提升,上班更准时、没有早退或中途休息很久。」

▲ 图片来自 CNBC

不过,并不是所有工作类型都合适。譬如,在法国一家公司也尝试过改变,但员工依旧没法在 4 天完成工作,只能周五有偿加班,因为一些工作的确就是需要时间。

维珍集团创始人 Richard Branson 也是「更少工作日」的支持者:「一周工作五天和只在指定节假日休息,看起来已经根深蒂固。但社会并不是一直如此,未来也不是。」在他看来,科技的发展将改变人的工作方式,工作时间只是改变的其中一部分。

▲ Richard Branson,图片来自 CNBC

事实上,现在一周五天工作日的确也只有一个世纪的历史。

当大部分人都仍在工厂流水线上工作时,一周只有一天的休息,那就是周日(Sunday),主要是出于基督教礼拜需求。

进入二十世纪,美国汽车厂商福特等公司开始提出「一周五天工作日」的概念,主要是为了增加大家的自由休闲时间,增加工人去消费的机会。而在自动化发展的帮助下,这个改变没有损害企业原有的生产效率。

今天,我们正处于科技医学等研究突飞猛进的时代。在技术工具的帮助下,我们的工作效率在提高;而在医学等研究推进中,我们对自身的了解也在不断加深,工作时间发生改变,甚至在未来成为一种「可定制」的内容,也不无可能。

不过,《纽约时报》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那就是管理层自身的价值偏见可能会影响新工时制度的推进。

2014 年的一份调查指出,许多管理者会不自觉地偏好早起工作型员工,觉得他们更具尽职。这样一来,即便推出灵活办公时间,为了营造好形象,原本应该晚上班的员工可能会提早现身,维护个人形象。这就跟有的老板觉得只有下班加班的人才努力工作一样,那就比较无奈了。

题图来自 VideoBlock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