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人物

02-18 15:20

她是《花花公子》杂志的封面女郎,却没想到自己机缘巧合成了计算机图像界的第一女神。

她的地位甚至不亚于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

无论你是否知道她的名字和容貌,每天也会在不知不觉中使用由她衍生的技术。你拍过的每张照片、去过的每个网站、分享的每个表情,都欠着她的人情。

她就是近 50 年来,推动图像处理发展的「守护神」Lena Forsen。

如果你在计算机视觉论文开头看到 Lena 的图片,也不必稀奇。她为《花花公子》拍摄的照片几十年来一直是图像处理的测试标准。

在计算机领域这个男性占多数的领域,漂亮的封面女郎总能激励着工程师。一位 IEEE 刊物的编辑在介绍 Lena 时说:Lena 之于计算机工程师,如同丽塔·海华斯之于二战中的美国大兵。

就好像一些程序员们把电脑桌面设置成新垣结衣、斋藤飞鸟,连写代码都有动力了!

Lena 在 1997 年出席在波士顿举办的第 50 届图像科技技术年会,真人的出现让工程师们为之疯狂。当时的她被无数人索要签名,风头盖过任何一名参会学者。

《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杰西·塞德曼(Jeff Seideman)是图像科学技术学会的前任主席,他回忆说,Lena 出席会议引起了同行的轰动。 有些人看到真人后才知道,原来他们看了 25 年的图片真有其人,而不是一张图画。

有多少工程师靠着这张照片的激励,在计算机图像领域摸爬滚打了几十年。

成为女神之路

1972 年,21 岁的 Lena 作为「Miss November」,登上《花花公子》杂志。

当时,她戴着一顶有羽毛装饰的太阳帽,长筒袜配短靴,搭着一条粉红围巾,除此之外,没穿任何衣服。

半年后,南加州大学信号与图像处理研究所的助理教授 Alexander Sawchuk 正想找一张图片,来测试最新的图像压缩算法。

那些常用的无聊测试图让他非常不爽。这一次,他们想找一张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照片。

就在那时,有人带着有 Lena 的那期《花花公子》走进了办公室……

Lena 的照片,颜色和纹理都很复杂,可以说是一张非常完美的测试图像。

他们把照片撕了下来,通过一组模数转换器进行扫描,将结果保存到惠普 2100 计算机中,并从中裁剪出了一幅 512×512 的图像。

《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做完了这一切,研究团队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每次实验室有人来参观,都会给他们一张 Lena 的图像。

很快,这位露着肩膀的年轻模特的形象,就成了行业标准,被工程师们复制和重新分析了数十亿次。

每天与 Lena 打交道的工程师,也有了更多的想法: 有人为她写诗,有人在她的图片上添加艺术效果,还有人给她取了一个具有文艺复兴气息的绰号:The Lenna。

甚至有人用这张图片作为自己博士论文的封面。

《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这张图像,还出现在了电影中。在 1973 年上映的《Sleeper》中,主角在 2173 年醒来,被要求辨认过去的照片,这些照片中的人物分别是斯大林、戴高乐和 Lena。

虽然说 Lena 的形象基本上只出现在媒体研究课程和工程师相关的论坛上,但它已被普遍认为,是互联网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引发争议

在 Lena 成为行业标准的同时,争议也随之而来。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张照片来自花花公子。有人认为,认为使用花花公子的照片,有些不太合适。

同时,花花公子也不爽,表示要起诉未经授权使用照片的人。但看着杂志销量逐渐上涨,花花公子也就不怎么提起诉的事情了。这一期的杂志卖出了 700 多万份。

《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更多的争论,则是聚焦在这张照片涉嫌性别歧视上,不少人认为这是在迎合计算机科学中男性占主导的地位。

还有一名高三的女学生发表文章说,这张照片引发了班内男生关于性的评论。

2018 年,Nature 子刊宣布,他们不再接收使用 Lena 图像的论文。

在接受 Wired 杂志采访时,Lena 本人对自己可能参与伤害或打击年轻女性感到震惊。

她说,照片中并没有显示出什么东西,很难看出有什么大不了的,除非他们看了完整的照片。

Lena 的人生

高中毕业后,Lena 搬到了美国给亲戚当保姆。她本来只想在美国呆一年,但是没想到一呆就是八年。

1971 年,她住在芝加哥,新婚不久,努力维持生计。那时,她的丈夫鼓励她和一家当地模特公司签约。

不过,身高 1.67 米的 Lena 还达不到做服装模特的标准,倒是有机会做珠宝模特。做了一段时间的珠宝模特后,她和《花花公子》取得了联系。

《花花公子》想让 Lena 去拍杂志封面,Lena 回忆说,她被介绍给一位名叫 Dwight Hooker 的摄影师。

摄影师问她是否有兴趣拍摄一些花花公子风格的照片,Lena 当时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她的丈夫认为给《花花公子》拍照片非常酷,且有丰厚报酬,而当时的他们手头紧。

而当她拍摄的照片出版后,Lena 已经绿卡在手,离了婚而且有了新男朋友。

那时,《花花公子》邀请她去创始人 Hugh Hefner 在比弗利山庄的豪宅做客,不过 Lena 拒绝了,而是选择和男朋友一起搬到纽约的罗切斯特,当起了柯达的模特,拍摄校准样片。这份工作只需要朝八晚四,晚上她也可以去万豪酒店做调酒师。

《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 Lena 为柯达、施乐的拍摄的产品手册封面

后来,Lena 结束了她的美国模特生涯,回到了瑞典,再一次结了婚,有了三个孩子,先后在瑞典的酒类垄断国企和斯德哥尔摩附近的政府机构工作。

而这张照片也成为了她人生中的一段过往,Lena 并没有和计算机图像处理领域产生更深的联系。

多年以后,这张照片早已成为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素材。1997 年 5 月,Lena 参加了在波士顿举行的第 50 届图像科技技术年会,见到了那些用她的照片做图像研究的学者们。

如今,Lena 已儿孙满堂。虽然年轻时拍摄的这张照片打扰到了她的生活,曾有人对她说「我知道你脸上的每一个雀斑」,但她仍以此为荣,认为这张照片是人生中的一项重要成就。

至少这张照片,的确为科技界做出了重大贡献。

《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 Lena 重拍当年照片

凑巧的是,Lena 的儿子也在科技行业工作,天天与图像打交道。

他偶尔会向母亲介绍这张图片是如何被使用的。Lena 说:「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觉得我做了一点好事。」

以现在的标准来看,Lena 图像分辨率太低,随机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可能不再适合作为未来图像处理的范例。

也许终有一天,它会被计算机图像学抛弃。但不可否认它曾经做出的伟大贡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由晓查、郭一璞、乾明编译自 Wired,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