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产品

04-23 15:31

4 月 14 日,美图手机发出一封告别信:即将暂别手机舞台,并将品牌独家授权给小米。

2013 年,我的好闺蜜赶着热潮拥有了第一代美图手机。

她兴奋地看着手机屏幕里高度磨皮美颜的自己,发出我认识她以来最过分的一次感慨:我可真美。

那时我的确心生羡慕,但真的不太考虑入手一部。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或许绝大多数女性和我一样,的确不太需要这样「有性别的手机」。

从一方面来看,美图手机在自己岌岌可危的时候卖身于小米,小米也可以通过这个机会吸引缺乏的女性消费市场。

但观察分析智能终端在女性市场的不少作为,让我质疑这些品牌,是否真的能「赢得女人心」。

智能终端市场在发展过程中,着重女性用户需求是消费思维的升级,但是在重视女性需求的同时,依然容易落入性别刻板印象的陷阱。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女性相比男性对色彩更为敏感,但不意味着她们真的需要一部粉色手机。」

颜色是这个行业对女性明显的误解。

丰富产品颜色的确会刺激消费者买单,但这绝对不是让女性消费者猛掏腰包的软肋。

月光白、闪晶粉、炫目红、薄荷绿、樱花粉,美图手机的产品颜色基本可以集齐一道彩虹。Hello Kitty,美少女战士确实能够击中少女心,但并不适用所有女性的实际使用场景。

我能看到的除了对属于女性的颜色刻板印象外,也增加了消费者的选择障碍。

产品颜色升级把女性单摘出来进行划分,并不聪明。用颜色来提升产品质量、使用体验,才是大众的实际需求。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男女对手机的需求差异没有那么大,只是行为方式不同罢了」

美图手机陷入一种拧巴的状态,想要让所有人变美,但产品形态依旧「女性化」。这也是许多品牌产品面临的一个问题。

如果按性别二元划分,我们正在经历男女市场界限越来越模糊的阶段。

拍照变美并不只是女性专属,游戏竞技并非只有男性所爱。

来自 NEWZOO2018 年的一项报告,他们在 30 个不同国家进行用户调查(中国在内)发现。手机游戏在男性和女性中几乎同样受欢迎,分别有 52%和 48%的人每月玩手机游戏超过一次。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图片来自 newzoo

对于女性来说,「社交」是获取游戏来源的主要途径,而男性则更擅长通过不同渠道自主发现。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图片来自 newzoo

女性对于游戏的需求更倾向于「休闲化」,无论是二十几的白领,还是三十几的妈妈,她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掏出手机进行 Candy Crush,消除一下生活压力和疲劳,相比需要 PC 端专业设备的男性更为随意,但不意味着女性并非核心游戏玩家。

欣赏男女性别鸿沟的差异化,但无需夸大其词,何况这种距离正在缩小。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图片来自 newzoo

「我们都需要来自智能终端的实际关怀」

作为最大的智能终端,汽车一直被冠以男性消费的领地。

2012 年,女性购车占比不到 15%,但 2017 年这个数字已到达 30%。德勤 2018 年全球汽车消费者调查中,关于男女购车前的筹备时间、以及实际购车所花时间来看,两者并不存在明显差异。男性会花更多时间提前分析参数,女性则更倾向花更多时间场景体验。

美国女性消费模式专家马蒂巴莱塔,进行过一项不同性别的人在购买汽车时的研究,结果发现男性在购车时更在乎外型,而女性更在乎内饰空间。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来自德勤 2018 年全球汽车消费者调查

第一财经的《汽车公司对女性到底有什么误解》认为,女性对汽车内饰的关注引发一个趋势:「为了满足这些过去被忽视的需求,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参与汽车研发。凯迪拉克名为 XT4 的 SUV 设计团队由一位女性设计师领导,当团队成员提供各种内饰细节方案时,她能清楚地知道哪些是女性真正需要的。比如这款车型增加了眼镜储物盒的空间,而过去设计师们更把心思花在调整烟灰盒的大小和位置上。」

作为女性,我并不需要一部“性别手机”

不论是谁,或许这种来自智能终端实际的体贴才是我们每个人所需要的,在区分性别的基础上去性别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PingWest 品玩(ID:wepingwest),作者为仙人掌,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