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一代人黑历史的大头贴相机,在社交媒体上「复活」了

商业

05-03 10:00

十几年前,在那个智能手机和互联网还不普及的年代,无数 80 后和 90 后其实已经爱上了美颜和自拍。

那就是曾风靡无数少男少女的大头贴,放学后几个朋友就会挤在不到一平米的拍照亭里,嘟着嘴、比着剪刀手、精心挑选着相框模板,留下张张磨皮过度、像素堪忧的大头贴。

就连明星也热衷于拍大头贴,杨幂、高圆圆、李小璐、刘诗诗等娱乐圈女神,都曾将非主流的一面留在了大头贴上。

▲杨幂的大头贴.

狗仔队甚至会通过明星的大头贴来曝光绯闻,当年周杰伦还因为南拳妈妈主唱拍大头贴玩亲亲被八卦杂志刊登出来,即兴创作了一首《大头贴》来调侃狗仔。

当年在大头贴机面前精心摆的 Pose,悉心打扮的造型,都成了很多人无法抹去的黑历史,但那些年花光零花钱买来的大头贴相册,却也成了承载青春回忆的纪念册。

如今随着智能手机和各种美颜 app 的兴起,我们可以在手机里找到成千上万种滤镜,大头贴也逐渐被淘汰,但拍照亭并没有就此消失,甚至因为社交媒体的兴起而再度流行起来。

拍照亭几度被淘汰,但一直未消失

虽然我们对于大头贴的印象大概是从千禧年开始的,但其实拍照亭的历史已经有一百多年。

在 1889 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法国发明家 TE Enjalbert 就展出了一款投币式的自动拍照亭,不过要五分钟才能生成图像,当时人们对这台笨重的机器并不感兴趣。

拍照亭第一次流行起来,是 1925 年一位俄罗斯移民 Anatol Josepho 在纽约发明了一款新的拍照亭。民众只要花费 20 美分就能拍摄 8 张照片,这个带有自动拍摄功能的小盒子在纽约时代广场推出后,每天排队拍照的人数一度多达 7500 多人。

小试牛刀之后,这款拍照亭很快遍布美国各大城市,这也让 Anatol Josepho 成为百万富翁。《纽约时报》1927 年的一篇报道表示拍照亭为 Josepho 带来了 100 万美元收入,如果在今天价值 1200 多万美元。

接下来 20 年里,二战的到来又再一次推动了拍照亭的增长,因为无数奔赴前线的士兵需要和恋人交换照片。

但随着 1947 年美国光学协会宣布一次成像技术能够在 60 秒钟完成一张照片,宝丽来这样的拍立得和个人相机开始更受欢迎,拍照亭也逐渐淡出人们视线。

▲ 世界上第一台一次成像相机宝丽来 95 型

可到了上世纪 60 年代,安迪·霍沃尔等艺术家开始尝试用拍照亭进行摄影创作,安迪·霍沃尔用拍照亭拍下来当时众多的明星,包括玛丽·莲梦露、奥黛丽·赫本和「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都曾坐在拍照亭里摆出不同 Pose。

安迪·霍沃尔这批用拍照亭拍摄的作品还在 1989 年出版,并举办了线下的摄影展览,当时的电视电影也经常能见到拍照亭的身影,明星和媒体的推广让拍照亭再次流行起来。

之后数码摄影时代的到来再次对拍照亭造成冲击,直到日本电子游戏公司 Atlus 在 1995 年推出第一部可以添加前景和其他图案装饰的贴纸相机,拍照亭通过大头贴风靡亚洲。

▲贴纸相城. 图片来自:香港 01

对于很多 80 后和 90 后来说,放学后相约附近的「贴纸相铺」拍大头贴也是最潮的课后活动,大头贴机也是大型商超的标配,风头一点也不比今天的夹娃娃机差。

然而不到十年,智能手机就成了全面碾压大头贴的存在,更高清的像素、更多滤镜和特效、以及人们习惯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照片,大头贴似乎已经成了鸡肋。

▲Anglababy 用美颜相机自拍

去年 10 月,日本著名「大头贴」相机生产商 Make Software 宣布破产,可以说是街头贴纸相机走向没落的一个标志。

有怀旧党创办了一个叫做 Photobooth.net 的网站,从 2005 年开始统计全球范围内的拍照亭,并追踪拍照亭的去向,根据这个网站的数据,如今在美国大多数拍照亭都为个人所有,位于商场等公共场所的仅剩下几百台。

你或许已经很久没拍过大头贴了,但拍照亭并没有像电话亭一样被时代淘汰,拍照亭以另一种方式「复活」了。

社交媒体时代,自拍亭又「复活」了

如果单纯作为一个美颜和拍照的机器,拍照亭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于是人们开发出拍照亭实用的一面——拍证件照。

如今在很多的地铁和商场,都能看到一些证件照自助拍照亭,照亭内的座椅可通过升降按钮调节高度,拍照时自动补光,而且可以拍到满意为止,最后扫码支付打印。

除了价格更加便宜和更加方便,更重要的是不用担心打印出来的证件照成为「黑历史」。其实专门用于证件照拍照亭在 1958 年就已经出现,但依然需要一名员工在外面按下快门,专供警察和监狱等政府部门使用。

虽然拍照亭实用性的一面被重新挖掘出来,但这不意味着社交和娱乐的一面消失了,你或许不会想到,现在很多人会在婚礼、派对等场合专门租用拍照亭。

这些拍照亭的工作原理和大头贴机没有什么不同,但不再是个简陋的小亭子,变成了一个迷你摄影棚。更加注重主题设计,可以选择复古风、派对风、童话风等不同主题,还会提供跟主题相关布景、道具和装饰。

▲婚礼上大篷车造型的拍照亭. 图片来自:The Times

在很多婚礼上,新婚夫妇会专门开辟一个小区域放置这样的拍照亭,让来参加婚礼的宾客在这里合影留念,使用道具拍摄一些创意照片上传到 Instagram 等社交网络。

▲  图片来自:The Times

这种拍照亭几年来在婚礼越来越受欢迎,根据 Google Trends 的数据,近 10 年搜索「婚礼拍照亭」(wedding photo booth)呈现出快速增长趋势,在  2015 年婚礼上对于拍照亭的需求甚至已经超过了婚礼摄影师。

当然这种拍照亭的价格也比拍张大头贴要贵得多,但有婚礼策划人员表示选择一些夫妇宁愿不用现场 DJ ,也要省出给拍照亭的费用,聚会设备租赁的公司 Revelry Events 的创意总监表示

拍照亭已经成为婚礼的主角之一,它可以让宾客在喝醉之前享受到更好的娱乐。

这种婚礼拍照亭的兴起,和 Instagram 风的流行有很大关系。从这些拍照亭的布景就能看出来,受欢迎的风格多为复古冷调和清新干净的 Instagram 风。

▲ 伴娘们在拍照亭前合影. 图片来自:The Ringer

从事婚礼设计的 Sarah Haywood 就表示这些很多客户租用拍照亭是为了能在 Instagram 上展现更美好的时刻,为了满足这个需求,一些婚礼拍照亭甚至可以录制视频和 GIF 动图。

因为 Instagram 风的流行,人们对自拍有了更加精致的要求,很多餐厅商场为此装修成 Instagram 风。这跟之前爱范儿介绍过的伪装成万豪酒店的「高空咖啡店」没什么区别,这种「布景店」通过「制造」适合晒图的场景来吸引客流。

而婚礼和派对上自拍亭的也是一样,无论是出于消费虚荣心,还是满足社交媒体的审美,拍照亭确实很适合成为这种「新型摄影棚」。

不久前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拍照亭展会 Photo Booth Expo 上,就有很多拍照亭带来针对 Instagram 等社交媒体而设计新款拍照亭。

比如这款可以拍摄 360° 旋转慢动作的设备,用户可以将 iPad 或者相机固定在底座上的悬臂上,拍摄出 360° 慢动作的效果,如果再让朋友在拍摄时往你头上撒一些彩色的纸屑,就可以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一堆赞了。

Simple Booth 则希望将拍照亭带到更多场景,他家的拍照亭 Halo 其实就是一台绕着灯圈的 iPad ,展会上 Simple Booth 将一个拍照亭固定在一台 Model X 后座上,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会在乘车的时候使用这种拍照亭,但一些酒吧已经引进了 Simple Booth 的拍照亭,据一家酒吧负责人表示拍照亭既能吸引客流,顾客将自拍上传社交网络也相当于给免费做了广告。

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把自拍亭当作一种营销手段,比如日本一些大头贴相机会联合一些热门影视剧和明星推出限定拍照元素,算是粉丝经济的一个分支。

▲《东京白日梦》主题的贴纸相. 图片来自:yohoboys

据一位美国拍照亭经营者 Patrick 介绍,他所在公司的业务 30% 来自婚礼,30% 来自派对,剩下都是企业营销,Google 光纤也是他的客户。

人们可以再拍照的时候分享定位,通过这些信息 Google 光纤可以追踪到其网络覆盖范围内的用户数据。

目前很多自拍亭都已经提供数字版本照片,可以自动上传云端,甚至不再提供打印照片的服务。除了是迎合人们在社交媒体分享的习惯,也是为了收集大量的用户数据。

在互联网时代这些数据对于很多产品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比如与一些运营商和广告商合作,向这些用户推荐相关商品和内容。

智能手机和美颜 app 一度将拍照亭淘汰,而社交媒体却又让拍照亭找到新的生存空间,原来互联网科技对于同一个产品可以产生截然相反的影响。

只是社交媒体时代的「大头贴」,会不会成为这代人的记忆相册呢?

题图来自:YouTub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