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chat:我一个社交平台,竟然被你当相机玩?

公司

05-19 12:50

我认为关于这一切有非常有趣的一点。每个人都在说 Snapchat 已经结束了,但突然出现的性别转换滤镜,让你意识到 Snapchat 或许还没有结束。大家依然下载它,并且在使用它。

在 Elvis Duran and the Morning Show 节目中,其成员 Gandhi 在谈到 Snapchat 大火的性别转换滤镜时这样说。

事实上,Snapchat 爆火的性别转换滤镜让它重新回到了下载榜榜首。娱乐界、体育界人士也都在纷纷用最新的性别转换滤镜,这成为了一种潮流。大家纷纷在社交网络晒出了自己变男变女的照片,但是这个社交网络却不一定是 Snapchat。

▲ 足球界性别转换图. 图片来自:BR FOOTBALL

在 Snapchat 上拍一张性转的照片,将照片下载下来,分享到 Facebook、Twitter 或 Instagram 上成了许多用户的共同选择。在这个过程中,Snapchat 似乎已经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那一个社交平台了,它更多像一个照片处理应用,一个拍摄工具。

尽管在更早之前,就有人认为 Snapchat 渐渐失去了一个社交平台的特性,渐渐失去了对用户的吸引力。但大部分人认知到这一点还是因为网红 Kylie Jenner 在 Twitter 的一番发言:

只有我一个人不再打开 Snapchat 了吗?还是只有我……这真是令人感到悲伤。

卡戴珊家的 Kylie Jenner 向来是 Snapchat 最受欢迎的明星用户之一。当这样一个有代表性的用户表示自己不再常常打开 Snapchat 时,平台的股价也受到了影响。当时 Snapchat 的股价下跌了 6%,Snapchat 的市值也因此损失了近 15 亿美元。

YouTube 创始人 Roly West 也在 Twitter 上表示「我喜欢 Snapchat 推出的这些新的性别转换/婴儿脸滤镜,但每个人只是把它下载下来,然后把照片传到了 Instagram 上。」

类似的证据还有很多,ITV 的《Love Island》节目曾是一个利用 Snapchat 进行营销的品牌。这部真人秀节目在前些年利用 Snapchat 与粉丝分享独家的内容,当时他们的粉丝群有很大一部分都在使用 Snapchat。而在这个节目取得巨大的成功的今天,《Love Island》的品牌营销与 Snapchat 无关了,即使这个平台曾有他们最大的社交媒体受众。

这确实侧面反映了 Snapchat 用户数量与黏性的下滑。

在 2018 年 7 月,Orchard 就认为 Snapchat 用户活跃度已经降低。「如果我现在打开我的 Snapchat,可能只有 7 个朋友的故事。在几个月前,这个数字还很容易超过 40……不可否认的是,在重新设计之后,用户数量出现了下降。」

在 2019 年第一季业绩报告中,Snapchat 称其日活用户达到了 1.9 亿,增长 2%。这是一年内 Snapchat 首次止住用户跌势,没有延续之前几个季度的用户规模萎缩。Snapchat 的首席财务官 Lara Sweet 在与分析师通话时也表示:「我们预计,2019 年第一季度日常活跃用户不会出现连续下降。」

随着性别转换滤镜的大火,Snapchat 的新一季的用户增长应该会非常可观,但这不能掩盖 Snapchat 渐渐失去社交平台属性的事实。人们依旧使用它,但可能不再认为这是一款社交应用了。

Forrester 市场分析师 Jessica Liu 就曾表示:「Snap 最大的问题仍然是它在核心用户基础之外缺乏吸引力。」

作为一款年轻人喜欢的社交应用,Snapchat 核心用户之外的人群可能正在使用 Twitter,Instagram 亦或是 Facebook。他们抄袭它,模仿它,最后想要打败它。

2012 年 12 月,当媒体询问艾文· 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对 Facebook 新推出的、几乎像素级复刻 Snapchat 的独立应用 Poke 的看法时,这位年轻的 CEO 只回了这三个字:

「Welcome, Facebook. Seriously.」

但这不是 Facebook 对 Snapchat 的第一次抄袭,它只是一个开始。Facebook 旗下的 Instagram 之后甚至复制粘贴了 Snapchat 的 Stories 功能。而这则是一次成功的抄袭。很快,Instagram 的 Stories 的日活就与 Snapchat 的日活打成了平手。

用你的方法,抢你的用户,受了大委屈的 Snapchat 只能看着用户数渐渐下跌。当巨无霸 Facebook 用自己的组合拳对 Snapchat 进行狙击和模仿时,Snapchat 确实有些束手无策。Instagram 和 Snapchat 的用户群多有重合,当二者都能满足用户时,弱势的 Snapchat 很难留住自己的用户。

他们自己也非常诚实地表示「Facebook 的子公司 Instagram 最近推出了一个 Stories 功能,它很大程度上模仿了我们的故事特征,可能直接具有竞争力。」

在几次更新受到用户差评,而竞争对手更少出错之后,在社交网络这个战场上,Snapchat 表现的有点跟不上竞争对手的步伐了。

它依然是全世界最擅长做滤镜的「社交平台」,它的用户依然不少。但 Snapchat 更想要的是用户在这里社交,在这里生活,而不是用户在拍照后将照片下载下来,上传到 Twitter 或 Instagram。

我在 Instagram 上看到了一个这个滤镜,于是我打开 Snapchat,拍下了我性转的照片,接着打开 Instagram 和我的朋友分享。

越来越多的人对 Snapchat 的印象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可能不再每天打开它,而是在其他渠道得知有新的、有趣的滤镜推出后,再返回 Snapchat 继续使用它。这显然不是 Snapchat 所希望看到的。

但一切就像 CEO Evan Spiegel 在回应被 Android 版本糟糕更新吓走的用户时所说的那句话「重新建立与用户间的信任需要一些时间。」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