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台北电脑展

商业

06-02 14:0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PingWest 品玩(ID:wepingwest),作者为 Cao Holmes,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台北电脑展没落其实很正常,任何一个展会(包括 CEBIT、CES)的生命周期其实并没有那么久,都是需要通过不断迭代向前发展的」,刘欣告诉 PingWest 品玩,2008 年第一次参加台北电脑展的他还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媒体新秀。

「而所谓的消费电子展,当消费趋势趋于平民化的时候,大家关注科技的渠道变得愈加多元化,并非只通过电脑展一种渠道获取,很多厂商也不再通过电脑展作为首发平台发布新品」,他随机补充道,「消费趋势的转型、资本的转向、消费电子的疲软、以及生命周期等综合因素促使台北电脑展相对没落。」

曾经红极一时的 CEBIT(汉诺威消费电子、信息及通信博览会)、COMDEX(计算机经销商博览会)的消失便是最有力的佐证。

▲ CEBIT 官方图片. 图片来自互联网

2018 年 11 月 28 日,德国汉诺威展览公司宣布取消 CEBIT 2019,至此陪伴科技行业 33 年、曾经全球最大规模的 ICT(信息和通信技术类)国际顶级盛会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专业观众人数下降和展位预定量持续减少是 CEBIT 消失的直接诱因,但根本原因正如刘欣所述。因此,如果有一天台北电脑展也消失在大众视野,请不要感到奇怪。

伴随 PC 而生

Computex Taipei,意为「Taipei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how」,中文名全称「台北国际电脑展」,1981 年首次举办,如今已经是第 39 届。

1981 年,彼时的台北电脑展还只是仅台湾地区厂商参加的出口厂商展览,被称为「台北市电脑展」。这一年,IBM 推出全球首台个人电脑(PC:Personal Computer)IBM Model 5150。

次年,这台信息时代的「开山鼻祖」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被评选为「年度人物」,这也是《时代》首次以非人物作为封面。

▲ 全球首台个人电脑 IBM Model 5150. 图片来自互联网

「在一年的新闻里,这是最吸引人的话题,它代表着一种进程,一种持续发展并被广泛接受和欢迎的进程。这就是为什么《时代》在风云激荡的当今世界中选择了这么一位新闻人物,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人物,而是一台机器」,《时代》写道。

台北电脑展便这样伴随着 PC 产业的萌芽逐渐成长。

最初,台北市电脑展只是为中国台湾地区当时正在发展的电脑(资通讯)产业中的中小企业而设,令这些企业有机会向国际买主展示其产品。「当时的台北市电脑展只有两百多个 ‘摊位’,而且都只有台湾地区厂商参加」,当时还只是专员的外贸协会秘书长叶明水回忆称。

1984 年,当时的台北市电脑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施振荣正式将该展览英文名定为「Computex Taipei」,以此确立了台湾电脑硬件产业的地位。

1985 年,「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正式成为展会主办方,冠上「国际」之名的台北电脑展开始走向全球舞台。

1986 年,台北世界贸易中心展区正式启用,当时台湾地区的 UPS、模拟器、电话、计画机的生产在全球均排名第一。

1989 年,台北电脑展正式成为亚洲第一大电脑展。1991 年,百家笔记本厂商参展,台湾地区从此确立了「笔记本王国」的地位。

叶明水表示,「台北电脑展当时的目标便是国际化,于是对外贸易发展协会率先邀请美国贸易中心(American Trade Center)参加。而当时全球做电脑最厉害的除了 IBM 就是 AT&T,AT&T 参展后,越来越多国外厂商(惠普等)的加入,令台北电脑展迅速成长为国际性展会。」

2003 年,随着美国 COMDEX 展会的落寞,主办单位决定将台北世贸三馆正式纳入展区,至此台北电脑展正式成为仅次于 CEBIT 的世界第二大展。

2019 年,台北电脑展在台北南港一馆、台北南港二馆(如今南港为主展区)、TICC 台北国际会议中心、台北世贸一馆四大展区同步进行。

记忆中的巅峰

「那时候台湾人对大陆还不了解,出租车司机甚至认为北京没地铁,」刘欣在回忆其 2008 年首次参加台北电脑展的情景时笑道,「当时电脑展的展馆还以世贸为主,南港为辅。」

「第一次参加是 2011 年,那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年。当时台北电脑展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前两年的 ChinaJoy,摩肩接踵,人山人海。展台之间相互较劲打擂台,关注度非常高」,另一位资深媒体人李伟告诉 PingWest 品玩。

如今,李伟仍然坚守在台北电脑展媒体报道的最前线,不过按照他的原话,台北电脑展已经不再是他每年来台湾的主要目的,顺便吃和玩才是重点,「每年都来台湾一两次,好吃好玩,从不会觉得腻。」

鼎盛时期的台北电脑展无疑成为了全球各大 PC 行业相关厂商每年秀肌肉的主舞台,每一届展会的明星产品都代表了整个 PC 产业的风向标,台北电脑展也因此成为 PC 时代全球最重要的展会之一。

在很多人眼中,曾经的台北电脑展甚至取代 IFA 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成为世界三大科技展会之一,与 CES 美国消费电子展、MWC 西班牙巴塞罗那通信展齐名。

▲ 图片来自互联网

数据显示,2010 年恰逢台北电脑展 30 周年,展会规模创历史新高,1715 家厂商共同使用 4861 个摊位,仅展览前 3 天便迎来 29,000 位国际观展人士。仅 6 月 1 日至 2 日 2 天,便有 116 家年营业额 5,000 万美元以上的大型外商参加,洽谈场次达 2,014 场,创造当场成交金额新台币 73 亿元的佳绩。

随后的几年,台北电脑展不断刷新着其历史成绩。

2011 年,台北电脑展首度使用 5 个展馆,共有 1800 家厂商使用 5300 个摊位,虽然摊位数量不如 2019 年的 5508 个,但是参展商数量远超过 2019 年的 1685 家。现在的台北电脑展场地大了,摊位多了,但是人气却大不如以往。

「我就参加过三年的电脑展,没有印象太深刻的,唯一的印象就是一年比一年人少」,作为普通观众的郝勇告诉 PingWest 品玩。

值得注意的是,2011 年台北电脑展上,平板电脑展出数量为全球各大资通讯展览之最,此外智能手机、电子书、3D 科技及云端服务皆受现场买主青睐,展现了当时五大热门产业的发展趋势,PC 时代向移动时代过渡的迹象初现。

同时,为了应对移动终端的冲击,英特尔首次在台北电脑展上提出「超级本」(Ultrabook)概念,其集成了平板电脑的应用特性与 PC 的性能,如今超极本已经成为了 PC 领域重要的细分化市场,不过现在我们更愿意称之为轻薄本。

目前,轻薄本又可以根据应用场景分为家用和商用,也可以通过功能和形态引申出不同产品类型,包括 360 度翻转便携本、PC 平板二合一、实时在线 4G LTE 版笔记本等,在今年的台北电脑展上,高通联合联想推出全球首款 5G 笔记本。

2012 年台北电脑展共有 1800 家参展商使用 5300 个展位,参观人数达到 130,013。这一年,全球 PC 出货量首次出现下滑,至此台北电脑展也开始逐渐走下坡路。2013 年台北电脑展虽然参观人数保持不变或略有增加,但是参展厂商和摊位数量均有所下降,共有 1,724 家厂商使用 5,042 个摊位。

随着台北电脑展的转型,尽管近两年参展商数量有所恢复,摊位数量也不断扩大,但是参展厂商数量和参观人数远不如十年前。

台系厂商的溃败

「台北电脑展虽然早就国际化了,但是台系厂商却一直是展会的主角,联想、戴尔、惠普三大 PC 厂商曾多次缺席台北电脑展」,李伟坦言,「今年台北电脑展前夕,台北的大街上仍然随处可见华硕、技嘉等台系厂商的宣传语。」

「台北电脑展早已不是联想、戴尔、惠普三大厂商秀肌肉的主舞台」,李伟补充道。

▲ Gartner 数据调研机构(图片源自互联网)

▲ IDC 数据调研机构. 图片源自互联网

Gartner 和 IDC 市场数据共同显示,2018 年全球 PC 市场出货量连续第七年出现下滑。尽管 Gartner 和 IDC 在「全球 PC 出货量谁最高」这一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但是毫无意外的,联想、惠普、戴尔三家 2018 年全球出货量均有所增长。

从数据上来看,2018 年全球 PC 出货量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以宏碁、华硕为主的台系厂商和苹果的共同溃败。

Gartner 数据显示,2018 年宏碁 PC 全球销量下滑 7.9%,排名第五,市场份额占比 6.1%;2018 年华硕 PC 全球销量下滑 13.5%,市场份额占比 6%。

然而台湾产业情报研究曾经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台湾 PC 产业最强盛的时期,台湾岛内企业约占全球笔记本产量的 89%,台式机的 46%(包含代工厂)。

▲ 图片来自互联网

由于强大的半导体产业链,彼时的台湾孕地区育出了一批在全球富有影响力的科技公司。借助英特尔和微软主导的全球 PC 框架,传统品牌宏碁、华硕等公司产品迅速走向了全球。

同时在产业链上游,包括和硕、广达、富士康等代工厂商也成为了台湾制造业的中坚力量。除此之外,半导体公司台积电和联发科也受益于台湾的硬件环境,在这几年日益强大。

2011 年,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排名中,联想排名第 449,而台湾地区知名的电脑代工厂广达电脑则排名 246,远超联想;而 2018 年财富世界 500 强最新排名显示,广达电脑仅排在 354 位,而联想则排名 240 位,早已反超广达。

包括 PC 产业在内的电子产业的衰退是导致台湾近地区年来经济增速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以宏碁、华硕、技嘉等台系厂商为首的 PC 产业的衰落也成为了台北电脑展没落的关键因素。

同时,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AIoT、V/AR、5G 等新兴领域对于 PC 的冲击,也成为了台北电脑展没落的诱因之一,尽管电脑展也在转型。

「太单一了,每年都是这些东西,无非是升级迭代。相比十年前来说创新匮乏,很难有真正改变世界的产品」,刘欣告诉 PingWest 品玩,「虽然台北电脑展已经做了好多年转型,想要构建全球科技新生态,但是目前 AIoT 等生态并不是很完整,看到的东西还是太少。」

千篇一律的转型

40 年的变迁让台北电脑展已经不再「人如其名」,电脑展已经不再是「电脑展」,而是以 AIoT、5G 等新兴领域为核心的消费电子展,相比美国的 CES 和德国的 IFA,台北电脑展毫无竞争力。

2019 台北电脑展聚焦 AI & IoT、5G、区块链、创新与新创、电竞与延展实境等五大主题,共有 1,685 家参展商使用 5,508 个摊位。

单从主题上来看,我们已经无法辨识出这便是那个曾经如日中天的台北电脑展,无论是国内的 AWE、ChinaJoy,还是国际的 CES、MWC,几乎都绕不开这些主题。

▲ 2019 台北电脑展 ShowGirl

有意思的是,尽管上述五大主题看似是台北电脑展当今的创新转型,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其中一部分早在很多年便出现在台北电脑展和 CES 上。

2011 台北电脑展上,物联网(IoT)便成为了展会的重要元素,其展出的物联网相关产品包含家电、车载、安全监控、物流管理、无线网络、能源管理等。奈何当时 AI 还没有再度兴起,因此大众对于 IoT 领域的关注度的远没有如今这么高。

▲ 2019 台北电脑展 Keynote 主体演讲

如果说近年来的台北电脑展有什么成功之处,那就是 InnoVEX 新创企业区吸引了更多小厂商的加入。李伟表示,「我亲眼看到了好多买主过来见一些小厂商,很快就加信息、预付款了,这里真的能够帮助小企业卖出东西。」

「至于今年新加的 Keynote 主体演讲环节,那无非是 AMD 的变相专场发布会」,李伟向 PingWest 品玩解释道,「不过还是很成功的,今年 AMD 的干货很多。当然,英特尔也不差,等了五年的 10nm 芯片终于来了,AMD 和英特尔互掐成为了近几年台北电脑展难得的看点。」

▲ 图片来自互联网

「如果不是无意中看到了朋友圈中少得可怜的台北电脑展相关信息,我差点忘了这周是台北电脑展」,一位科技媒体 CEO 表示。

备注:文中刘欣、李伟、曹鑫、郝勇等人均是化名。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