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小镇:让我们甩掉时钟,重新掌握生活

商业

06-19 15:08

在推崇生产力的现代社会中,我们把时间表填得严严实实。工作八小时得高效,下班后八小时还得进修,才不管屋外天晴还是雷打,我们「信仰」的只有时钟上的针脚。

我要做这个,我要做那个。我的感觉是,人们已经忘了怎样更随性地生活,看到天气好、阳光照的时候,我可以只是生活(I can just live)。

挪威居民 Kjell Ove Hveding 不满地说。最近,他甚至跑到了当地议会递交了一份申请——让我们直接废除时间这个概念吧!

▲ Kjell Ove Hveding(左二)和大家一起摧毁时钟,图片来自 Gizmodo

需要说明的是,Hveding 所生活的挪威小镇 Sommarøy 位于北极圈北端。在这里,每年夏天他们都会经历 60 天极昼现象(24 小时都有日照)。于他们而言,日出日落不是每日变更的规律,而是季节更替的现象。

因此,一般的计时机制,对他们来说也不太合适。

Hveding 提议,Sommarøy 的商店、学校和餐厅等都可采用更灵活的运营时间制度。在这个只有 300 多居民的小镇上,已经有不少居民为表支持,将自己的手表脱下,挂在小镇的一座桥上。

▲ 居民们脱表支持,图自 Gizmodo

曾于酒店行业工作了 35 年的 Hveding 见过太多匆忙过客:「(我)决定要将时间拿回来,并和大家合作来改善生活。」

虽然 Sommarøy 的新闻在挪威国内引起了一定程度的关注,但这个申请是否能通过仍是未知之数。毕竟,一个统一的计时系统,仍是很多公共服务、技术和产品运营的基础。

不过,被时钟「绑架」的并不只是挪威人民。

尤其在大城市,地铁和大量建筑物创造的室内空间,很容易将人和自然光隔离开。我们判断时间的依据,也许就只有时钟(大多是手机)本身。

▲ 图片来自 《Time Out》

为应对这个问题,新一代的建筑越来越注重建立室内和室外的联系。

苹果公司在建设 Apple Park 时就使用了大量清澈的巨型玻璃,为室内带来明亮而舒适的自然光线。同时,设计师也在户外设置了很多位置,让员工感知日落日出,日夜更替。

▲ Apple Park 环形走廊最外围是一大片玻璃,图片来自 《Wallpaper》

现在,Google、苹果等科技公司开始在原创内容发力,纷纷在洛杉矶设立办公室,当地的房地产商也对原有建筑进行改造,以吸引科技新贵。优化自然光采光、增设户外桌椅等举措,都画在了蓝图上。

▲ 创造更多户外空间和优化采光,是下一代建筑的趋势,图片来自 LATimes

此外,还有人想出了另一个和基于日照的时间观建立联系的方法。

Arielle Hein 生于阳光充沛的科罗拉多州。她从小就喜欢在户外玩,因此对时间的感知和自然环境息息相关:黑夜里的星座会随季节改变,春季暴风雨后积雪会融化得特别快……

但自成年后,Hein 搬去纽约发展。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星星「不见」了;在灯光闪烁的地铁里,阳光也消失了。

作为一名艺术家、技术专家和教育者,Hein 制作了一款「日照钟(Daylight Clock)」,将时间重新和日光联系起来。

▲ Arielle Hein 和日照钟,图片来自 Daylight Clock

日照钟会根据所处地理位置的日照时间调整「时间流逝」的速度,走完完整一个圆,就是一日日照的完整时间。你所看到的时间,就是你所处之地的自然时间。

▲ 日照钟的背面,图片来自 Daylight Clock

通过这个设计,Hein 想让更多人去留意并感受到季节更替的改变,以及,人类作为自然中的一部分,是如何受到这个规律的影响。

在春天,随着日照时间增长,我能感受自己身体里充满了能量。但在秋天,情况就正好相反。我的身体似乎也发展出一种和自然节奏相符的灵活性。

后来,Hein 还将这个日照钟做成了一个 Chrome 扩展程序。这样,无论她去到哪,都能在工作的时候仍和日照相连。

正如 Hein 在 TED Talk 上

今天,我们要用科技解决科技带来的问题。

我不是说城市不好,要完全废除时钟似乎也不太可能,但设计和科技可带来更好的工具,来帮我们慢下来,更好地体验生活。

有趣的是,这边厢我们在尝试让时间概念「去精确化」,让人和自然以及自己身体建立联系,另一边厢,科学家们一直在非常努力地研制更准确的时钟(现在依靠原子震动来计算时间了),因为那对于 GPS 等技术至关重要。

题图来自 Unsplash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