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游戏

07-09 10:4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社」(ID:yysaag),作者为空白缠绕,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发售 3 年后,对一些人来说,《宝可梦 GO》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

几天前,布兰登(Brandon Tan)降落在了雅加达机场,这是他第一次来印度尼西亚。

印尼的这一天很热,布兰登叫了一辆出租车。在和司机的寒暄中,他提到自己是为了玩一款叫做《宝可梦 GO》的游戏才来到印尼的。司机以为布兰登在开玩笑,用笑声作了回应。

司机不知道的是,布兰登说的并不假,他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宝可梦旅行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来自新加坡的 Youtube 播主从一个国家来到另一个国家,只为体验在不同国度玩《宝可梦 Go》的快乐。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下了车没多久,布兰登就开始为了捕捉几只宝可梦而东奔西走,全然忘记自己身在异国他乡。像他这样的人,仅仅是如今《宝可梦 Go》玩家群体中并不十分特别的一位。

在发售 3 年后,这个或许很多人都已经遗忘的游戏里,训练师们的旅程仍在继续。

旅行者们

和去印尼玩宝可梦的布兰登一样,有一些玩家在为了《宝可梦 GO》而四处云游。对这些这些宝可梦旅行家们而言,哪里有宝可梦的足迹,路就在哪里。布兰登的 Youtube 简介或许是对他们生活最好的诠释——「《宝可梦 GO》是一种生活方式」。

一天下午,尼克动动手指,扔出精灵球,屏幕上显示,他捉到了一只灯笼鱼。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这一幕没什么稀奇,甚至有些乏味。唯一特殊的是,尼克位于新西兰汤加里罗国家公园,脚下踏着一座蠢蠢欲动,随时可能喷发的活火山。

为了爬到这座火山上,尼克经历了一路颠簸:驾车,步行,攀爬…而他也几乎只有一个期望:在火山上捉点宝可梦——如果是火系的就再好不过。

从两年前开始,尼克就带着《宝可梦 GO》去过不少地方,几天前的他就刚刚到达了德国,火山只是他的小小一站。

这样的宝可梦旅行者其实并不在少数。

「DX1」刚刚带着《宝可梦 Go》抵达芝加哥,在此之前,他到访过台湾,洛杉矶,佛罗里达,日本……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PokeGirl7」,登上了维京山,是她携《宝可梦 Go》旅行的第二年。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的旅程都这么波澜壮阔,在危险、遥远之地捉小精灵也并不是这群人最独特的一面。他们只是在继续着旅程,没有停止。

从火山顶端到海洋中央,在异域风情和壮阔美景面前,这些玩家们和周围人一样掏出手机,只不过他们选择的不是拍照——而是滑动屏幕,掷出精灵球,去捉一只宝可梦。

家人们

作为 3 个孩子的母亲,艾莉莎·辛德勒被孩子们带出门玩起了《宝可梦 GO》,没过多久她在路上遇到了一只胖丁。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艾莉莎觉得屏幕上粉红色气球一样的生物挺奇怪,但还是绕圈子捕捉它。当她最终在孩子们的教导下把胖丁捉到手时,一股欣喜莫名涌上了心头:

「我不敢相信我会这么说,但这的确是一个美好的下午。我们捕获了精灵。我们锻炼了!我看着我的孩子们微笑着互相鼓励,而不是嬉闹打架。这是一个我们都很享受的家庭出游。」

在一部分家庭里,《宝可梦 Go》变成了一个有趣的家庭活动——它老少皆宜,鼓励出行。每天有大量的《宝可梦 Go》视频被上传到 Youtube 上,其中很多是来自一些粉丝数量并不庞大的账号。他们通过这个游戏,记录自己和家人生活中的一点一滴。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而游戏中的纪念也同样有着非凡的意义。不久前,一位已成祖母的玩家不幸过世。这位高龄宝可梦训练师在过去的几年里做了无数场手术,但仍然热衷于玩《宝可梦 Go》——她 40 级,赢了 5000 场战斗,抓了近 5 万只精灵,走了 3000 公里。

在过世的一段时间前,她仍然没有忘记在游戏里送给孙子一个礼物。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这个孩子收到礼物时,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这个来自过去的礼物对他而言就像另一个世界的奶奶发来的安慰。他在论坛上发帖说:「如果在人生之后还有什么,我希望她有她想要的每一个宝可梦。」

走出家门

每天走 5 公里听起来不像是个难事,但对部分人来说,如果没有《宝可梦 Go》的鼓励,他们可能很难做到。

「elementsurvival」是 Reddit 上一位用户,体重 308 磅,在家工作,没朋友,但《宝可梦 Go》改变了他的生活。

「《宝可梦 Go》给了我一个离开椅子、走向世界的理由。我体重 308 磅,从 2016 年 7 月 11 日开始玩这个游戏,从那时开始我就每天都走 5 公里,超过 10,000 步。我要感谢它改变了我的生活,激励我起床,出去看世界,健身和减肥。」

靠《宝可梦 Go》走出家门减肥的,并非只有这一个孤例。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摄影师罗伯托·巴斯克斯(Roberto Vazquez)在北美捕获了所有 142 只神奇宝贝,在途中还顺便减掉了 25 磅体重。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尽管这只是一个手机游戏,但的确能让人出门,燃烧卡路里——它的功能也远不止如此,尤其是对 6 岁的拉斐尔而言。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拉斐尔,6 岁,患有自闭症。对他而言,社交是一种十分令人不适的活动,他难以和其他人进行目光接触或是交谈。但是在开始玩《宝可梦 GO》的那天,这个男孩却能够逐渐开始接受其他孩子,甚至还变得能和同龄人一起玩。

「他看起来更开心。他笑得更多了。他似乎更有信心。当他抓住一只精灵时,他自豪地四处奔跑,并以最可爱的方式向人们吹嘘」,拉斐尔的妈妈说。

没人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仍在靠着这款游戏走出家门,拉斐尔是不是还在与朋友们一起追逐宝可梦。但至少屏幕中的这些精灵们,的确影响了人们的生活轨迹。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 如今的拉斐尔

年长者们

任何游戏都要经过一个退潮的过程,《宝可梦 GO》也不例外,但令人惊讶的是,热潮过后,留下来的不只是年轻人,还有年龄稍长的玩家们。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陈三元。这位年逾 70 的宝可梦训练师带着十几台手机,骑着自行车,走遍街头,成了台湾一景。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像他一样较为年长的训练师还有很多。

早已年过 80 的陈乃娇有 10 位子孙。她基本上每天都去打太极,紧接着就去捉宝可梦。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宝可梦 GO》已经成为这位老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她说自己每天睁开眼的时候会玩,晚餐后再玩一会儿,打完太极后还要去公园玩。

这些老年宝可梦训练师们虽然像隐形的群体,但仍然不可忽视地存在着。根据东京的研究机构价值公司 Values 的数据,在发售 12 个月之后,《宝可梦 Go》年轻玩家数量从 62% 降至 52%,与之相对的是,40 岁以上的玩家增长到了 48%。

「我在休假期间无所事事,」一位在神户经营建筑业务的老人在户外玩着《宝可梦 GO》:「走出门玩游戏比呆在家里更好」。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感恩节,和奶奶一起玩《宝可梦 GO》」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我的曾祖母已经 85 岁了,她已经到了 31 级。由于额外的运动,她的健康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这不仅仅是一款游戏。」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这些大龄玩家们玩家或许也比我们想象中的有毅力的多。根据社交网络上网友们的见闻,陈三元仍然带着《宝可梦 Go》奔走于街头,乐此不疲,最近他好像连自行车都不太需要了。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更多的

宝可梦是一个简单的游戏。玩家需要做的基本上就是拿着手机,走出家门,然后用手指滑动屏幕,对着屏幕上的虚拟小精灵掷出精灵球,或是打打道馆。

但对玩家的生活来说,它有时候又不仅仅是一个游戏。

上周二,一位网友的父亲去世了,他们过去常常一起玩《宝可梦 GO》。为了纪念父亲,他捉了无数只卡比兽,将名字改成:「爸,我希望你能喜欢这次卡比兽活动。我要把它们全都捉住,只为你。我很想你,很爱你,从现在到永远。」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另一位网友则有着令人敬佩的母亲:「妈妈走了 10 公里,只为帮我身体残疾的哥哥孵化这个家伙。」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还有约好一起出去玩游戏,却意外捕捉到了订婚钻戒的情侣。

宝可梦旅行家:我曾为它跨越山河大海

很显然,还有更多训练师们有趣的旅程仍在继续。

这并不是说《宝可梦 Go》这个游戏有多么特殊,这个带给人希望和快乐的游戏可能是《塞尔达传说》,是《怪物猎人》,甚至是《空当接龙》——它可能是任何游戏。只不过对于训练师们而言,屏幕里的宝可梦世界是用以寄托感情的最好港湾。

无论是在异国的出租车上,还是他乡零下六度的街头,仅在屏幕中鲜活的宝可梦们让训练师们夜以继日的追逐,他们抬手滑动,掷出精灵球,周而复始,这一切也可能不需要什么理由——或许只是一种源自于宝可梦训练师的坚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每天发点儿有意思的内容,基本都和游戏有关,简称「游研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