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公司

07-29 14:5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光谱,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在硅谷呆了几年,如果有人问我什么东西最为俗套,我不会说是工程师的仔裤格子衫,也不是满大街的 Model 3,而是挂在每一位科技公司员工身上的工牌/门禁卡……

有苹果的 first name+半身像简约式的: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或者姓名、部门、职位信息应有尽有的: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有挂在脖子上的: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当然,更常见的是挂在腰间的: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视觉可辨识,一刷就通过的工牌,可以说是最简单有效的身份认证方式。但麻烦的是,万一换了裤子,工牌落在家里还是比较麻烦,要么回家取,要么干脆就 work from home 了……

有没有比工牌更好的认证方式?

和朋友聊起这件事,她发给我一个链接,号称是可以植入人体的 NFC 芯片。我也有点惊讶:这种只会出现在邦德电影里的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这枚芯片叫做 Vivokey Spark: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看了一下芯片的官网,发现这公司未免也太敢想了。

就这么一枚长约 1 厘米,直径 2.1 毫米的芯片,居然可以作为登陆认证设备、取代钥匙、变成工牌/门禁卡/公交卡,还能存储数字钱包私钥。

因为它足够小,可以植入到身体里。推荐植入的位置是手的虎口——也即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筋膜组织 (fascia tissue) 里。产品自带针管和消毒、包扎用品,任何医疗工作者和具有穿刺资质的专业人士(比如打耳洞的人和纹身师)都可以在五分钟内完成操作。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完成植入和配置之后,挥挥手就可以开门、乘公交、登陆网站,甚至验证比特币交易了!

可是我的第一个感觉是:不就是把射频卡/标签 (RFID tag) 缩小了吗?能有宣称的这么厉害吗?

以及在效率人士的圈子里,射频标签也不新鲜了。几年前我曾经写了一堆射频标签,贴在家和办公室里,比如到了单位扫一下,手机打开静音;回家扫一下,自动连接音箱开始放音乐等等。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关于这个芯片我不懂的是,既然卡和标签都已经很方便了,为什么还要选择更复杂、更高风险的方式,把一个陌生的东西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呢?

带着一脑袋问题,我联系了 Vivokey Spark 的开发者 Amal Graafstra。

结果,我不但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还发现,原来 Vivokey Spark,以及人体芯片植入这项技术本身,其意义远比我所想象的要深远得多。

Amal 在西雅图工作,之前曾从事 IT 咨询工作,一直对人体植入芯片很感兴趣,还运营着一个专门销售用于「人体增强」的 NFC/RFID 设备的网站,名叫 Dangerous Things。

目前,Amal 的两只手里各植入了一枚芯片,但这些并不是他身上全部的芯片……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Spark 确实是普通射频卡/标签的缩小版。它的内部具有和射频卡一样的芯片和线圈(ISO15693  NFC Type 5 芯片,13.56MHz)。

因此,Spark 理论上可以替代基于射频实现功能的 NFC 卡。使用配套的 Android 应用(因为操作系统限制,iOS 可以读取无法写入),用户可以在 Spark 上写入不同的功能,

比如在门禁卡的使用场景里,卡片的 ID 是公开的,不需要安全验证即可读取,也很容易复制,然后写入到 Spark 里。这样,Spark 的第一个功能就有了。

Amal 自己的第一个 NFC 芯片是在 2005 年植入手上的。他已经十几年如一日用这个芯片来打开家和办公室门,就连车都已经改装成可以「一挥手」解锁。

多年之后 Amal 发觉,用植入芯片来代替钥匙和实体门卡的最大作用,其实并不在于节省了多少时间,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减轻心理压力。

「仔细想,我们在每天中有很多时间需要思考 ‘我到底带没带钥匙’ 的问题,变成了一个持续存在的心理负担。」他说,现在自己已经完全没有这样的负担了。

但是 Amal 不能代表所有人。当他和别人推销 NFC 芯片植入这项技术时,最常听到的问题就是:既然 NFC 这么不安全,为什么你要用它来取代我们的钥匙、卡片和密码,甚至保存数字钱包的密钥?

如果你对 NFC 技术稍有了解的话,可能知道常见的射频卡大部分都是 Java 卡。通俗来讲,就是卡里除了 NFC 线圈之外,还有一个嵌入式 Java 虚拟机,可以运行多个「小程序」(applet),也可以有加密能力。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比如支持闪付的银联卡,需要双向刷卡机和卡片内加密器生成的随机数,才能实现安全支付。同理,这个加密器也可以用于生成其它密钥。

Amal 透露,Vivokey 的产品采用了 NFC 开发方面世界知名的瑞典公司 Fidesmo 提供的技术,已经支持许多主流的加密功能,比如两步验证器 (2FA authenticator) 等。

你还可以把数字货币钱包程序写到 Spark 里。用它作为数字货币钱包的安全性,比私钥存在电脑、离线硬盘里甚至写在纸条上要好得多——毕竟,Spark 本身无供电不联网,而且你走到哪里它就在哪里,完全不用担心。

然而大家都清楚,世界上不存在极致安全这回事。最终还是要问这个问题:如果有人把你的手砍下来怎么办?

Amal 解释称,在盗窃抢劫行为中,犯罪者往往竭尽全力不和受害者发生任何互动。比方说,你的车总是在你不在的时候被破窗。到头来,这还是一个风险收益比的问题。「如果你是美国总统,能控核武器,那还挺值的……但是那时的你难道没有保镖么?」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 BuzzFeed 记者植入了提供的芯片,用手完成支付引发轰动 截图自 CNBC

当然,考虑到数字货币玩家在大众之中并不占多数,敢把钱包放进自己身体里人恐怕更是少之甚少。Spark 想要证明自己在金融支付上的能力,恐怕还要另谋出路。

最简单的方式是通过移动支付软件 Venmo。在美国,BuzzFeed 的一个记者植入了 xNT(Spark 的前身),在上面写入了自己的 Venmo 账户链接,当餐馆老板用手机扫描芯片时,扫出了这个链接,从而完成了收款。

前面提到的 Fidesmo 其实也有面向万事达卡的支付 API,用户可以把卡片添加到任何支持 Fidesmo API 的芯片中,从而完成 NFC 支付。

很快,Vivokey 还将推出自己的 PGP、WebAuthn 互联网验证、U2F 硬件安全钥匙等更多在日常环境下完成登陆的功能。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像 Amal 这样的人,称呼自己为「生物黑客」(biohacker)。简单来说,这群人用黑客的心态去完成一些或简单或复杂的生物工程。在 Reddit 上,属于这群人的 subreddit 有着超过一万名成员。

有的生物黑客,会按照权威机构的标准在自己家里做一些高复杂度的实验;有时也不需要那么复杂,追踪自己的生理指标以改善健康,也算是一种生物黑客;而 Amal 则属于这群人里的一个亚种:Grinders。

对于 Grinders,只要有一个科技产品,能够使用某种方式安装或者嵌入到自己身体里,哪怕能够带来一丁点能力提升,他们就会十分踊跃地尝试。由于经费等原因,这样的产品通常没有(也不大可能)通过医疗安全认证……

但是这并不会打消 Amal 对于植入芯片的积极性。事实上,这种技术已经存在多年了,安全性久经考验:在欧美国家以及中国的少数城市,宠物植入芯片已经推广开来。它们身上的芯片具有保存身份、主人资料以及用药记录的功能。Amal 指出,如果宠物能用,人用也没问题。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植入芯片会导致生理排异、感染吗?芯片在体内移动,会导致损伤吗?

当被植入后,人体确实会对芯片作出反应,但副作用和程度远没有那么夸张:人体会在这个小玻璃管的周围分泌胶原蛋白,并且和周围的肌肉组织紧密结合。这样,不但芯片受到了保护,它本身也不会对人体造成物理伤害。

Amal 发现,人们对于植入芯片的恐惧,总是在理解它的工作原理之后烟消云散。

前面提到,芯片本身是无供电不联网的。这是因为它完全依靠电磁效应,也即读卡设备发出的电磁场产生电能,驱动芯片工作。而在静置不使用的时候,芯片不发出任何形式的辐射,因此没有能力对健康带来可观的影响。

直截了当地讲:你随身带着许多卡片,甚至把工牌挂在腰部(生殖器官附近),如果这样你都不担心的话,就更没有必要担心植入芯片了。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从不可复制性的角度来看,Spark 这类的植入芯片,可能是比人脸、指纹更靠谱的生物身份验证方式。

「在这个年代,谁掌握你的钥匙,谁就掌握了你的身份,谁就成了 ‘你’。这里的钥匙,既包括实体的钥匙,也包括你的银行卡、密码,你的指纹和脸,」Amal 说。

承认吧,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处在一种身份危机的状态中。我们总担心钥匙和银行卡会丢,密码会被 Equifax 和其它不长眼的公司泄漏。人脸和指纹就一定安全吗?不一定,过去已经有许多研究者验证过人脸识别(甚至包括 FaceID)都有被仿制品蒙骗的可能。

你甚至不需要去酒吧喝酒就能留下指纹证据:去年英国出过一个著名的案子,一名毒贩拍了一张手拿毒品的照片证明自己有货,结果警察获得照片,并从上面提取出了指纹,从而顺利抓到了毒贩。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而植入芯片呢?它在这个人人自危的年代开启了一种新的体验:只有当身份的主体确实身在现场,并且主动进行一个验证的动作,才予以通过——这才是最终极的身份验证方式。

「一切的答案都是生物加密。加密器放在你的手心里,完全不需要呵护,也不需要操心。这就好比是你的肾脏,它在做很重要的事情,但平时你完全不担心它们的状态怎么样。这就是我们对于植入芯片产品的定位。」Amal 说。

本来接触这个项目时,我还抱着一点嫌弃的想法。没想到一番了解之后,我发现自己居然被这个产品说服了,竟然有点想尝试。


Spark 保守估计能工作至少 50 年,外壳采用德国肖特生产的 8625 生物活性玻璃,对于极冷热、高压、真空和物理打击的耐受较好;它的抗磁场干扰能力也不错,一般核磁共振是 1.5 或者 3 个 T,而 Spark 在实验中能扛住最高 7 个 T 的强度。

因为 Spark 按照相关射频标准生产, 任何 ISO15693 认证的射频读取设备都可以读取芯片的公共 ID,以及和芯片内的加密功能发生交互。

这个小芯片目前在 Dangerous Things 等网站上有售,价格 109 美元。

一百块钱变身赛博格 (cyborg),不知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生物黑客:认识一下史上最“没用”的植入芯片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