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生活

08-31 14:08

本文来自公众号游戏研究社(ID:yysaag),作者热得快,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Susan Dennis 的客厅里有一颗摄像头,70 岁的她在这颗摄像头下生活了 20 年。

几乎每一天,她都会坐在沙发上做些针线活,面前摆着电脑,时不时上网随便看看,或者撸撸猫,就像一位普通的退休老人那样。

但 Susan 知道,成百上千名网友可能正通过摄像头注视着她。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 Susan 每天的作息都很有规律

在一个叫作 Opentopia 的免费网站上,她客厅里的这颗摄像头几乎成了镇站之宝,被人们造访过 101 万次,留下了 492 页的评论,最高峰时曾经有 8000 多人同时观看。

作为一个私人搭建的小网站,Opentopia 唯一的内容就是通过简易算法从网上自动抓取公开的摄像头内容,并且分类展示。它早在 2005 年就上线运行了,那个时候微软还在开发 Vista 系统,后来让直播行业声名大噪的 Twitch 也还有 6 年才会正式出现。

由于 Opentopia 扫描到的大多是各处的监控摄像头,一般都是对着停车场之类的公共场所,像 Susan 这样的内容十分少见,很快就有一群网友聚集在了评论区里,每天默默地观看她的生活。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当然,除了善意地表示「我很喜欢她的客厅」之外,也有人指出这可能会侵犯到她的隐私,没过多久就有网友查到了 Susan 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这个网站的事情。

Susan 的反应显得格外宽容,她甚至还跑到了 Opentopia 的评论区加入了讨论,因为「我并不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人!」

实际上,Susan 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世纪初的时候,网络摄像头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她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架设的方法,于是就试着安装了一个,用来和远方的妈妈通讯。

后来,Susan 也和弟弟建立起了这样的联系。他在自己的店里也装了一个摄像头,这样就可以互相交流了。在那个摄像头下面,还贴了一张写着「向我在西雅图的姐姐打招呼」的纸。

对于像她这种曾经在 IBM 和微软工作过将近 20 年的人来说,网络时代的来临并不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

早在 2002 年,她就开始了每天在网络上写日志的生活,直到今天依然如此,期间几乎没有中断过一次。而在她搭建的个人网站上,也罗列着自己的各种信息。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这也许代表了他们这一批率先「网络冲浪」的人心中的互联网精神——自由、平等、分享。

时过境迁,如今的我们很难再去把它当作网络生活的一条准则。收录 Susan 家那颗摄像头的 Opentopia,也用自己发展的历程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在 Opentopia 最鼎盛的时候,曾经有几千个摄像头的内容可供观看,甚至还有一家俄罗斯的医院在手术室里架设了一颗镜头,让观众们可以实时观看医生们的操作过程。

但随着人们对隐私的要求逐渐提高,更新换代的设备往往自带加密,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大咧咧地展示在网络上任人观看。如今的 Opentopia 上只剩几百个可用的摄像头,基本上也都处于年久失修的状态。

这种曾经在「前直播时代」默默存在的网络现象,正一步步地慢慢消失,被人忘记,虽然依旧忠实地展示着此刻的现实,但它们自身已经成了留在过去的遗迹。

它们的历史,来源于我们对「实时了解世界」的渴望。

前不久,世界上最古老的网络摄像头「Fogcam」也宣布将在月底停止运行,结束它 25 年的直播生涯。

1994 年的时候,两名旧金山大学的学生将它安装在了校园里。那时要通过电话线路上传信息,一分钟只能更新一次画面,但依然成为了科技界的轰动话题,不少人慕名访问他们的网站,只为看一眼此刻旧金山的样子。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而如果再向上追溯,更早的尝试则是来自英国的剑桥大学。

1993 年,那里的计算机科学家们正面临一个十分困扰的小问题:工作需要补充咖啡因,但只有主实验室里有一台咖啡机,于是他们往往从不同楼层的不同实验室走过来,才发现咖啡壶是空的,白白浪费时间。

因此,他们想出了一个十分符合自己职业特点的解决方法:他们在咖啡机前安装了一台小相机,每分钟传递 3 次画面。这样一来,只需要看一眼屏幕,就知道现在有没有咖啡可喝了。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咖啡机摄像头」提供的画面

没想到的是,当这台摄像机被公布到网络上后,竟然成为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甚至有不少人会在去剑桥大学的时候特意拜访,只为参观那个著名的咖啡壶。

但随着科技的发展,维护这台摄像机变得越来越困难,最终科学家们在 2001 年关掉了它,传输的最后一幅画面就是按下「停止」键的手指。值得一提的是,这台著名的咖啡机后来还在 eBay 上拍卖出了 3350 英镑的高价。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 关停前的最后一瞬

有了这两个先行者之后,网络摄像头也逐渐流行起来。「被监控」的感觉固然不爽,但只要它可以被控制,就能反过来成为人们满足好奇心的工具。

比如,你一定对下面这张照片并不陌生: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它是披头士 1969 年发布的专辑《艾比路》的封面,从标题到封面都取自录音室所在小路 Abbey Road.

如今,这里不仅成为了乐迷们打卡的圣地,录音室还特意在这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用来随时随地看到这条小路的样子。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 如今的艾比路,大家横穿马路的时候还是会格外注意一下体态

在国内,网络摄像头这种古老的形式虽然已经几乎消失,但依然有着类似的内容,比如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开设的「iPanda」,其实就可以算是精神上的后继。熊猫 TV 倒下后的今天,货真价实的「熊猫直播」却依然安稳地 24 小时播出着。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当然,就像硬币的正反面一样,它也可以用来肆无忌惮地作恶。

2017 年闹得沸沸扬扬的「360 水滴直播」事件就是这样:大量摄像头的录像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公开在了网络上,其中不乏涉及隐私的内容。开发商把责任一股脑推给了散播破解方法的黑客们,可是背后的种种恶意显然不止于此。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 当时到处都是出售破解资源的人

虽然从时间上来看,网络摄像头似乎是直播的某种前身,但它们真正的区别其实在于内容——网络摄像头原始而粗糙,往往呈现是未经修饰的现实;而直播则或多或少带有刻意表演的成分。

人类天生就有了解世界的欲望。无论是网络摄像头还是网络直播,都像是我们眼睛的延伸,让我们可以打破空间的疆界,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建立起实时的联系。

我们认为那就是真实。

在前几年汹涌的浪潮与乱象消退之后,网络直播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了一个模糊的位置,像一枚忘记摘下的隐形眼镜。

它已经存在得够久,久到「新事物」的狂热和资本一起褪去。但我们的好奇、窥私欲还有猎奇心理并不会消失,它们在某种意义上是永恒的。

秀场的歌舞继续上演,人们继续在镜头前吃下满桌食物,十万观众继续涌进大妈的直播间、留下他们的感想……但也许那些来自「前直播时代」的网络摄像头们,可以用粗糙的现实感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透过模糊的画面,我们终于又看到了真实生活着的人。

Opentopia 上如今最受欢迎的摄像头,来自西班牙的一家酒吧:停摆的电扇下,一位女招待和来访的客人闲聊,他们身后的墙壁前几天刚刚重新装饰过。

免费网络摄像头里的另一个世界

你也许可以把它算作某种巧合——这家酒吧,就开在巴塞罗那的乔治·奥威尔广场边上,后者正是这个国家最早安装监控摄像头的地方。

参考资料:

http://www.susandennis.com Susan 的个人网站

http://www.opentopia.com Opentopia 的地址

http://fogcam.org Fogcam 的网站

https://www.abbeyroad.com/crossing 艾比路直播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每天发点儿有意思的内容,基本都和游戏有关,简称「游研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