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球鞋卖到过亿元,炒鞋是怎么变得比币圈更疯狂的?

公司

09-02 16:58

10 年前你错过炒房,5 年前你错过炒比特币,现在难道你还要错过炒鞋吗?

这可能是投资圈流传最广的一个句式,每当「错过体」出现,意味着某个投资市场开始疯狂和失控,当凌晨三点的币圈开始冷清,球鞋圈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炒鞋在圈内本不新鲜, Air Jordan 等品牌的新球鞋发售,都要摇号抢购,甚至要求购买者穿正代甚至指定代数的 AJ 才能获得抽号资格,尽管如此发售现场依旧人山人海,买一双球鞋可能比摇号买房还难。

▲这款球鞋抽签最终参与人数超过 37 万

如今线下的的球鞋抢购,已经发展成规模化的线上交易二级市场。一些球鞋交易平台像证券交易所一样运营,新鞋发售就像新股 IPO,价格的浮动有 K 线图展示,甚至出现了三大指数:AJ 指数、耐克指数和阿迪指数。

跟前两年的币圈一样,各种依靠炒鞋一夜暴富的神话在网上疯传。当各色人群纷纷涌向炒鞋市场,这件事已经和球鞋本身关系不大,而是又一个「​老韭割新韭」的故事。

像炒股一样炒鞋

在这场炒鞋的狂欢,最颠覆人们认知的,莫过于那三个神似纳斯达克指数的球鞋指数。其实这种向股票交易一样进行球鞋交易的模式,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出现,也为今天疯狂的炒鞋市场埋下了伏笔。

网上流传的球鞋三大指数,其实是来自于美国的球鞋交易交易平台 StockX 。这家公司在 2016 年成立,不过 StockX 的创始人 Josh Luber 早在 2015 年就提出了将球鞋交易市场股票化的理念:

像股票一样买卖球鞋,将球鞋作为一次投资,搭建一个买家卖家自由交易的平台。

很快 Josh Luber 就将实现了这一目标, StockX 的网页设计就跟股票交易平台十分相似,除了代表耐克、AJ 和阿迪达斯的三大指数,网页底部的轮动字幕实时更新每款球鞋的价格变动。

在 StockX 买卖球鞋的方式也和股票交易类似,卖家和买家跟据不同鞋款各自出价,如果双方匹配则交易达成,而 StockX 则会从每笔交易中收取 9.5% 的手续费,同时对所交易的球鞋进行真伪鉴定。

在接受 《纽约时报》采访时,Luber 表示希望 StockX 以股市交易的模式取代静态的零售价格,他认为静态零售价格是「一个过时的概念」,价格应该完全取决于供需关系。

这种模式受到很多球鞋玩家青睐,2018 年 StockX 的交易额已经达到 7 亿美元,将近 5 万并且在今年 6 月获得了完成了 1.1 亿美元的融资,市值超过 10 亿美元。

除了球鞋,现在手表和手袋等产品也可以在 StockX 上进行交易。不过球鞋交易仍是 StockX 最大的收入来源,占到总收入的 75%。

StockX 的崛起培养了很多人投资球鞋的习惯,将球鞋变成了投资市场的「通用货币」。同时也推动了类似的球鞋交易平台进入市场,国内的毒 app 和 nice 等球鞋交易平台便在这样的背景下横空出世。

与此同时 StockX 也宣布进军中国,Josh Luber 认为中国球鞋交易市场规模能达到 10 亿美元,然而事实证明,Josh Luber 还是低估了国人炒鞋的疯狂程度。

一双球鞋炒到过亿,比炒币更疯狂

相比起 StockX ,国内的球鞋交易平台可谓是青出于蓝。根据增长黑盒的统计,过去一年毒 app 和 nice 两大平台的交易额已经超过了 StockX ,其中毒 app 交易额达到 153 亿,其中 93% 来自球鞋交易,而 nice 还在以 200% 的速度增长。

有人曾统计了 8 月份某日成交量前 100 的球鞋,其中 26 款热门球鞋的成交金额达到 4.5 亿元,超过同日新三板 9431 家公司的成交量。

虽然这些平台不像 StockX 这么像股票交易所,也没有球鞋指数,但每款球鞋涨跌幅示意图都和 K 线图十分相似,可以清晰看到以小时、天、周和年为周期的价格变动。

▲斗牛 DoNew 上的球鞋交易界面

在毒 app 和 nice 上热销球鞋,目前的交易价格基本比发售价涨了 1 倍以上。以 nice 上卖得最火的 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 2019 年版北卡蓝黑曜石为例,发售价为 1299 元,价格曾在 7 月 17 日-18 日一天之内从 4999 元涨到了 11549 元。

不过球鞋交易市场价格的震荡幅度也很大,目前上面这款 AJ 的价格已经降到了 2400 元-3400 元之间。

至于像 Air Jordan 1 Retro High Rust Pink 脏粉黑脚趾这样的限量款,同样是 1299 的发售价,在毒 app 上已经炒到了 66669 元。

而目前球鞋界的标王,属于侃爷(Kanye West)的 Red October Air Yeezy 2,在 eBay 以 1640 万美元(约合 1.18 亿人民币)的价格成交,据称去年侃爷炒鞋的收入高达 10 亿美元。

▲ Red October Air Yeezy 2

随着球鞋交易市场的火爆,实物的交易已经难以满足炒鞋玩家,毒 app、nice 和斗牛 DoNew 等平台都上线了一种叫做「闪购」/「闪电发货」,即卖家将鞋子寄存在平台,交易达成后平台可立即发货。

这种模式让球鞋的交易周期大大缩短,甚至可能脱离实物交易,如果一买一卖十分频繁,一双球鞋几经转手但可能始终没有离开平台,交易双方像在证券市场上一直在买空卖空。

同时一些平台还推出了「担保预售」服务,在官方发售前就向用户预售券,由平台作为担保,这已经和期货交易十分接近了。

如果说这些球鞋交易平台还是以实物交易为主,那币圈的进入则完全把炒鞋市场证券化。

号称是全球首家可炒鞋的球鞋交易所的 55 交易所,将区块链技术引入球鞋交易市场,推出了潮牌通证,投资者既能用一定量的潮牌通证兑换实物,也可以购买通证获得球鞋等潮牌商品的部分所有权。

▲ AJ1 Off White 潮牌通证第二轮认购总额达 464. 5 万 USDT,超购 611 倍

这种通证是一种虚拟的数字凭证,也是区块链里的一种投资工具。在这个交易所里,每款球鞋的价格是由整个系列整体决定,而非个别的几双鞋,以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每款球鞋的 K 线图已经和股票市场上的几乎一样

而一个持有一定数量系列球鞋的所有者都可以在 55 交易所发行通证,也允许投资者对发行的球鞋进行上不封顶的超额认购,比如 Yeezy 350 黑丝满天星球鞋,获得了超过 600 倍的认购。

55 交易所的球鞋交易也十分活跃,以 AJ1 Off White 为例,已经从 0.1 USDT 的发行价,现在已经涨到了 2.96 USDT,上涨幅度近 3000%,过去 24 小时的交易量超过 5 万。

编者注:USDT 一种基于美元的数字货币,1 USDT≈7.15 CNY

除了 55 交易所, COINEX、BBX、ZB 等数字货币交易所也纷纷上线了通过数字货币进行球鞋交易的服务,炒鞋圈正在将币圈的那一套模式复制过去,还有人根据币圈总结了炒鞋圈对应的概念。

有人说炒鞋市场短短几个月就走完币圈几年的路,这一点也不夸张。「冲」成为炒鞋圈高频词汇,意思和股票市场的满仓类似,甚至每个热门鞋款都有自己的「猛冲群」。

这些「猛冲群」再现了当年币圈凌晨三点的热闹,这里有要拿 500 个比特币(约合 3500 万人民币)入场炒鞋的币圈大佬,一些核心猛冲群没有 100 资产连群都进不了,这也是币圈常见的验资模式。

▲ 图片来自: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就连互联网上炒鞋暴富的故事也和币圈如出一辙,《我 25 岁,炒鞋月入百万》,《年轻人的暴富捷径:我靠炒鞋,月入千万》,《卖掉矿机,我去炒鞋了》……

在炒鞋群里,几千上万的球鞋动不动就有人「冲」个几百双,仿佛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越来越多人持币入场,希望自己成为那些「暴富神话」的一员。

真假难辨,缺乏监管,最后可能都成了被收割的韭菜

投资圈里有句警言,连大妈都有内幕消息的时候,那么这个市场的投资风险就非常高。但每当比特币这样的投资产品带着一系列暴富神话滚滚而来,不少人都会将这句话抛之脑后。

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反复上演,比如被不少经济学家视为经济史上第一个经济泡沫的「郁金香狂热」,1634 年炒买郁金香的热潮迅速蔓延为荷兰的全民运动,到了 1637 年一朵郁金香的价格甚至能买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一幢豪宅。

▲  图片来自:richardcayne

然而当荷兰人民还沉浸在郁金香狂热时,囤积大户们突然大量抛售,郁金香的价格也在一夜之间暴跌,不到几天已经不如一颗洋葱值钱,「郁金香泡沫」的破裂也让无数荷兰人倾家荡产。

今天炒鞋圈的疯狂,或许就是有一个版本的「郁金香泡沫」。两者有着一个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本身几乎没有太大的保底价值。正如知乎金融科技大 V @半佛仙人所说的:

一个产品有炒作的价值,最起码要有一个保底的价值在那里,可以随时换成钱或者生产物资的东西。

相比起房子、股票、期货这些投资产品,球鞋这种产品并不具备这样的特性。当然限量球鞋可能有一定收藏价值,但球鞋毕竟不是 Gucci、LV 这样的奢侈品,为了保持高价严格控制数量,把稀缺性留在一级市场(品牌方与买家之间的交易)。

▲ 图片来自:purseblog

而现在球鞋交易的火爆主要集中二级市场(买家与买家的交易),这是一个不可控的市场。一方面球鞋的鉴别还没有标准化,存在很大水分,另一个方面虽然球鞋市场在证券化,却是几乎没有任何监管。

此前虎嗅一篇文章描述了目前球鞋鉴别的现状:每一个鉴定师的鉴定方法千差万别,球鞋鉴定又是一个基于经验的主观工作,没有标准,或者说无法标准化、流程化。

▲ 图片来自:nowre

这也给了球鞋鉴定师和假鞋贩子很大的寻租空间,由于真鞋假鞋难以分辨,球鞋鉴定师可以和假鞋贩子结盟让假鞋在二级流通,球鞋产量供给由这些庄家控制,所谓稀缺性也就不存在了,价格可能随时暴跌。

▲ 图片来自:微博@ben 与 999

而在现在一些球鞋交易所里,炒的只是球鞋的拥有权,虽然价格翻了几番,这些球鞋是不是真的存在都存疑,由于缺乏证监会这样的监管角色,庄家可操作的空间非常大,一般的散户最终可能都会成为嗷嗷待割的韭菜。

尽管目前毒 app 。nice 等平台已经开始主动整顿球鞋交易市场,但将一个价值上百亿的交易市场的公平和安全,完全寄托在平台和卖家的自律,始终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对普通的消费者来说,也不得不面临炒鞋市场造成的畸高价格,买鞋的门槛高了,真正买来穿的人可能就少了,这对于各大球鞋品牌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  图片来自:sneaker freaker

虽然球鞋依旧供不应求,但可能只是虚假繁荣,对于球鞋这类折旧较快的商品来说,如果被大量囤积而非真的被穿在脚上,就无法释放更大的需求,投资经理「沧海一土狗」在一篇文章详细分析了这个问题:

商业的本质是消费,客户积极用掉的商品才是好商品,而金融增值的属性,天然的是消费主义的敌人。

股市和币圈等投资领域有太多故事都已经说明,炒鞋市场狂热的结局基本注定是多输的(除了少数庄家),愿你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韭菜。

题图来自:第一财经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