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人们微信放牛,微信拜神

产品

09-02 18:38

本文来自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赵劼,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不丹有超过 50% 的人口是微信用户

在喜马拉雅山脉南麓,有一个山地小国,那就是不丹。2008 年 7 月,刘嘉玲、梁朝伟在不丹举办了一场豪华婚礼,曾令这个国家一时名声大噪。

不丹有七十多万人口,相当于中国一个中等规模的县,其面积却有三万八千多平方公里,比拥有近千万人口的海南岛略大一点。

1999 年,不丹第四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在不丹引入了互联网。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潮席卷此地,智能手机也在不丹普及。据新加坡《联合时报》2014 年的一篇报道,不丹七十多万人口中已经有五十五万手机用户。《不丹人》半月刊编辑勒桑格说:「不丹从封建时代跳到现代,绕过了工业时代环节。」

在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人们微信放牛,微信拜神

▲图注:不丹第四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

在印度,WhatsApp 运用广泛,而在不丹,来自中国的微信主宰了即时通信和视频转发市场。

据统计,不丹有超过 50% 的人口是微信用户。随着手机成为不丹寺庙里喇嘛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丹人民如今形成了用微信来传道、「拜佛」的风气。

微信为什么会成为不丹的国民应用?不丹知名记者 Namgay 在接受志象网(The Passage)采访时解释,与 WhatsApp 和其他应用相比,微信进入不丹时,就有语音留言功能。而不丹文盲人口很大,没法使用只能发文字消息的 WhatsApp。

在距不丹首都廷布四天行程的边远山村,村民甚至用微信来「放牛」,分享养殖的牦牛的实时动态信息。还有人通过微信找回了丢失的牦牛。

有了微信,再也不用担心牛丢了

在崎岖不平的 Jomolhari 沙漠中,古老的 Jangothang 遗址,摇摇欲坠。一座壮丽的建筑如同山脉般从 Pachu 河岸上陡然升起,这就是哈阿宗(是不丹二十个宗 (dzongkhag) 之一,地处不丹西部)守护神 Ap Chundu 的城堡。

城堡脚下的山谷里遍布着五颜六色的鲜花,Pachu 如同一条闪耀的银带,横跨山谷。在 Pachu 河岸,是 Soe 的古老小村庄,坚强的游牧民族就生活在这里。它也是著名作曲家和歌手 Ap Chonyi Dorji 的家乡。

Ap Chonyi Dorji 创作并演唱了一首著名歌曲《Yak Lebi Lhadar Gaw》,这首歌是献给一头将被屠杀的漂亮牦牛的,在 Soe 山区勾起了人们的某些情愫,引起了特别的共鸣。

Soe 远离城市,没有混凝土隔间,没有嘈杂的噪声,是迄今为止最后几个还没有跟上现代化步伐的村庄之一。这里住着 28 个家庭,约有 200 人,是不丹所有的村落中规模最小的。在这个村庄里,没有电视、广播和报纸,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任何形式的传统媒体。只有偶尔到帕罗和廷布旅行的村长和骑手,给人们带来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消息。

然而,情况正在起变化。2016 年,电力通到了格窝(Gewog,是不丹的地方行政机构,相当于区一级的行政区划。在不丹,格窝一般由几个村落构成,格窝的负责人被称为古普 Gup,不丹全国共设置有 205 个格窝)。在 3 个月前,格窝还接通了 B-Mobile(不丹电信有限公司 Bhutan Telecom LTD – BTL 提供的上网服务旗舰品牌)的 3G 网络。TashiCell(不丹移动网络运营商)正在将蜂窝设备运送到 Soe 进行安装。

3G 手机服务吸引了村民们的注意。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开始接触微信,并组成微信群讨论社区问题。43 岁的格窝负责人 Kencho Dorji 说,微信让这个社区团结到了一起。Dangojang 村 32 岁的 Wangmo 说,微信让放牧牦牛变得容易多了。整个牧民社区现在都在微信上分享全格窝的 1461 头牦牛的实时信息。甚至在微信的帮助下,牧牛人能够找到失踪的牦牛,把它们带回家。在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人们微信放牛,微信拜神

▲图注:Soe 的 Dangojang 村

每年 10 月,Soe 都会举办山地艺术节,迄今已经办了 6 年。艺术节会吸引约 400 人,其中包括约 60 名政府官员。不丹最受欢迎的徒步旅行路线——Snowman Trek、 Laya-Lingzhi Trek、Jomolhari Trek 和 Soe-Yaksa Trek——都要经过格窝。

与此同时,数百名游客和他们的不丹导游会穿过村庄。他们带来了大量的食物,包括各种包装食品。欣赏山景的同时,部分肆无忌惮的人在沿途留下了垃圾。

禁止乱扔垃圾的法规很明确,但垃圾问题仍然是一个日益严峻的挑战。格窝的负责人 Kencho Dorji 说,沿途都可以看到 PET 瓶和其他塑料垃圾。村民们听说,媒体是强有力的监督工具。他们希望,微信不仅能把他们丢失的牦牛带回家,而且能把他们反对乱扔垃圾的信息传播出去。毕竟,微信是他们唯一能使用的媒体形式。

微信的渗透

1999 年,不丹第四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在不丹引入了互联网。当时,互联网的收费和手机都很昂贵,只有富人才能用得起。

2008 年,新的玩家进入了互联网提供商 TashiCell 所在的市场领域,竞争导致互联网收费变得相对便宜,现在更多的不丹人可以使用互联网。

今天,不丹大约有 75 万人口。根据《信息通讯与交通统计公报》(2018 年第 9 版),不丹互联网普及率约为 60-70%,城市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高于农村地区。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的使用也在迅速增长,人们纷纷使用 Facebook、微信、WhatsApp、Twitter 和 Instagram。2019 年 3 月 11 日至 15 日,不丹还举办了一个名为「社交媒体赋权」(SM4E) 的研讨会,向与会者介绍社交媒体的重要性,以及它怎样成为变革的有力工具。

当地政府官员表示,微信是使用最广泛的信息交流和共享平台。

Tshogdue 宗的负责人 Lhawang Dorji 说:「无论是公务员还是村民,每个人都在使用微信。」「除了公务员,很少有人使用 facebook、电话或电报,但微信被广泛使用。」

通过微信,人们可以立即分享任何问题或任何会议的信息。他说:「之前我们不得不提前一周派人通知大家开会。」不丹有 6000 个村庄,由 205 个格窝(区)管理。

205 个格窝(区)则由 20 个宗 (dzongkhag) 管理。但互联网连接不是很稳定,所以有些时候,微信无法使用,这也影响了格窝的政府 G2C 在线服务。在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人们微信放牛,微信拜神

在 Dagana 宗,尽管有机会访问报纸和电视,但有些人觉得媒体报道的大部分新闻都是发生在城市的故事,而通过社交媒体,他们能够了解更多当地的情况。

那些能够很好地使用微信的人,会从中受益,Lhawang Dorji 说。

Dagana 中学副校长 Phub Wangdi 说,像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作为一种交流和信息共享的模式非常有用。他说:「如果我们需要任何紧急医疗援助,或者需要任何对穷人的资金支持来提供更好的医疗,我们将通过这个平台得到及时的帮助。」

Dagana 的一位店主 Sangay 说,他们没有订阅任何报纸,但是在微信上可以看到实时新闻。「事实上,在这些社交媒体平台上,你得到的不仅仅是电视上和报纸上的报道。」

Sangay 补充说,这也是一种非常经济的与远方亲戚保持联系的方式。

57 岁的 Tshering 说,微信对用户很友好,即使是文盲也可以用它与亲戚保持联系、获取宗教节目的信息、了解最新的时事。

他还说,他们可以亲眼目睹新闻,这很新鲜。「所有的照片和视频都被分享,像我们这样的人从中受益良多。最近,我们看到了一段塑料白菜的视频,这让我们警醒。」

他说:「现在很多人都出国了,那里的通讯方式太贵了,他们不能在电话里说太多话,但现在有了微信,他们可以随时保持联系。」

但规划官员 Yeshi Pelzang 表示,使用微信平台,有时也会起到误导作用。「人们可以访问任何类型的移动应用程序,但当涉及到重要的官方工作时,网络就会崩溃。因此,如果运营商能够改善 Dagana 的互联网设施,让人们随时了解情况并且毫不拖延地完成工作,那就太好了。」

他还表示,即使对社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人们还是会因为某种原因滥用这些应用程序,从而导致一些家庭问题。但人们必须学会如何平衡这些移动应用程序的优劣。

微信拜佛

微信不仅在不丹的乡村广泛使用,而且还走进佛教,成为人们文化和精神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

澳门大学的博士生 Dorji Wangchuk 说,不丹人已经将科技应用得「炉火纯青」。因为不丹人已经习惯了用社交媒体应用来进行佛教修行,尤其是用微信。

在 3 月 30 日的金刚乘(果乘,一般称为密教或密咒乘,亦有通称密宗)会议上,Dorji Wangchuk 分享了他关于「微信灵性:不丹的佛教和社交媒体」研究的一部分,他的研究试图回答,现有的文化和精神实践是如何适应和采用这项技术的。

如今,已有超过 50% 的不丹人是微信的用户。

Dorji Wangchuk 说:「已经有很多喇嘛使用微信,从世界的另一端,以及不丹、印度的不同地区发送教义。」

在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人们微信放牛,微信拜神

有一些人通过锡金喇嘛的微信获得 Tara(度母,女菩萨)的授权,通过微信群进行集体祈祷,约 200 名成员在协调员的管理之下,通过微信背诵 1300 万多条祷文。

他说:「我自己也不得不求助于一位占星家的占星术服务,他在澳门的 Trashiyangste 工作,因为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我被河水卷走。」「然后他在微信上为我祝福。」

居住在国外的不丹人,通过微信祭拜远在不丹的本地神灵,如 tsans 和 gyaps,因为如果不举行常规仪式,就会触怒神灵。Dorji Wangchuk 说:

微信除了让我们与家人保持联系之外,还能够满足我们的精神和传统需求。

他说,微信还被用于社会动员,以促进素食主义和保障动物权利,这是符合大乘佛法的同情实践的。「研究还发现,我们现在的修行方式非常实用,而不像以前的人们盲目接受和践行佛教。」

「技术是不容忽视的现实。」Dorji Wangchuk 说。

「我们的精神传统仍然存在,但我们的人民需要建立强大的文化。如果我们想让科技在我们的精神实践中继续出现,那么就必须有强大的文化基础作为补充。」他补充说,金刚乘的教义是永恒的,不会有任何形式的稀释,但是传播媒介一直在变化。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